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

曾经混迹录像厅的小弟,如今有机会当面向昔日台前幕后的偶像请教,崇敬之心不减,八卦之心不死。正所谓“风流总被风吹去,风情幸与同好说”,索性就与众影迷一起爽了吧!

网易考拉推荐

杩蜂笂閲庢潙涓囨枊鈥斺?銆婇槾闃冲笀銆?/a>  

2006-04-28 20:36:00|  分类: 八卦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照俺的粗浅理解,日本电影《阴阳师》系列其实和港片《僵尸先生》是一个类型的。无论是“阴阳师”安倍晴明,还是“一眉道人”九叔,都是施法念咒与鬼神打交道,为人类消灾的法师而已。只不过,安倍晴明的服务对象是达官贵人,并直接受天皇调遣。反而咱们的九叔则是山野村夫,找他消灾的至多不过是镇上的土财主而已。
 
 
《阴阳师》是典型的商业电影,一和二是相同的模式,皆是“阴阳师”安倍晴明和“武士”源博雅联手斗鬼除魔,那鬼那魔皆负倾国血海之仇,而卷入其中的年轻女子则被源博雅心动神仪,却最终难逃惨死。日本电影当然比不上港片那样节奏明快,然随着剧情缓缓展开,所谓神鬼阴阳故事,虽是熟口熟面,却自有一番扶桑古国的味道。
 
 
看完《阴阳师》,回旋在脑海中并非特技效果的震撼,反而是安倍晴明那个容颜清秀、眉目如狐的”阴阳师“,其从容的气度、优雅的举止、善意的玩笑、凌厉的眼神、过人的胆魄,深沉的心机,都很难让人忘怀,简直觉得演员根本已与那个角色融为一体。于是开始注意到那个名叫”野村万斋“的演员,于是开始在网上搜查他的资料,一看之下,愈加敬佩着迷,真的很希望看到这位现实中的“狂言”大家(狂言是日本独特的一种滑稽喜剧艺术,起源于日本室町时代,至今已近600年历史。如果京剧是中国的“国粹”,那么狂言应该可以说是日本的“国粹”)的精彩舞台表演,
 
 
 
————————————————————————————————————————
 
 

以下是关于《阴阳师》和野村万斋的一些花絮,文字很好看,但没查到作者是谁,抱歉了。
 

·壹
 
日本是个奇怪的地方,号称是全世界最为多礼和内向的A型血国度,却有全世界最大规模的同人族群。其中势力尤为强大的是有耽美倾向的同人女。

这个族群还基本上是男士不入。

初看梦枕的《阴阳师》剧本时,看到晴明痛哭博雅一段台词,野村就倒抽一口凉气。这段感觉是硬生生塞进去的戏,明显要讨好的就是这一类人吧?这些是野村从未想过会与之发生任何瓜葛的年轻一代啊。

虽然在片场会被那个其实比自己还老的真田广之笑称为“大叔”,又始终从事着最传统的艺术行当,但野村其实倒一直紧跟着世界进步的步伐的。比如网络之类的东西,他一直也在用着。

所以,对这一群特别人群,野村当然知道。
 
只是没想过自己要去演一部明显针对那些可怕的女孩们的戏。
 
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哦?

野村在开拍前对妻子千惠子说起这事,一脸坏笑。
 
到了那一段著名的“没有你我怎么办?”“我们才刚刚相识,我们才刚刚开始”,伊藤就领教了这位戏外总是极开心大笑的野村大叔的演技和邪恶。

晴明乍见博雅垂死,忍不住抚尸大哭,一字一泣地把那段实在是前言不搭后语的台词说完,然后泪如雨下?本来导演担心野村演这段戏恐怕有些困难:毕竟野村是喜剧大家,极少演悲情哭戏,更主要的是,这段哭戏实在无厘头之至,感情酝酿并不饱满。

当听泷田委婉地问是否需要些辅助性方法的时候,野村笑笑,摆摆手,示意自己尽力出演,但心里还是忍不住好笑:这种台词明明就是你们弄出来的,自己都知道有问题还好意思说?忍不住斜睨一下蹲在场边打着探班名号其实来看热闹的梦枕貘,那家伙,居然一脸期待,真是奇怪的万中无一的恐怖同人男。

开拍时前一分钟还在开伊藤英明玩笑的野村,后一分钟便干干脆脆地泪如雨下!被他抱在怀中的伊藤一面睁开眼说台词:晴明,没想到你竟然会掉眼泪,一面心里嘀咕:的确是演艺界的前辈高人啊,这么勉强的台词和戏份居然如此毫无障碍。

叫停之时,泷田洋二郎掩不住的大喜过望。而梦枕貘简直开心得要坐在地上捶地大笑了?这家伙,都在想些什么啊?野村取过纸巾擦掉脸上的泪水,回望了一下尚还发愣中的伊藤,顽皮地做了个鬼脸。

比戏里的狐狸晴明还要恶劣的人哪。
 

·贰
 
 
还有更夸张的家伙。

真田广之饰演的道尊在与晴明正面斗法的那场戏里,按照剧情要求要挟剑制住晴明有一段对白。

但剧本并未写明具体的动作。

真田说着类似“晴明,不如到我这一边来”的台词,一手持剑架在野村颈间,一手就顺势摸上了野村的尖尖下巴,一双黑黝黝的手在野村粉白的脸颈之间游走,动作暧昧得让人足以浮想联翩,

野村居然顺势一靠,薄唇半启,一副不情不愿的诱惑表情。

伊藤英明与场边的其他人看得目瞪口呆。

泷田与梦枕在监视器后面看得欢欢喜喜。

其他人却是下巴都快掉下来。
 
泷田喊过了之后,真田与野村站起来,相顾大笑。两双掩不住鱼尾纹的眼睛里透出同样坏坏的笑意。

伊藤愣愣地瞪着那两个加起来七老八十的老家伙。
 
 
·叁
 
 
梦枕貘说即使只是为了看万斋师的舞蹈,也无论如何要把《阴阳师》的第二部剧本写出来。

所以,就有了《阴阳师二》中野村的天钿女命之舞。

舞就舞吧,所谓女舞,也可能只是一种噱头。
 
但,野村的女舞啊。
 
开拍前,野村与泷田洋二郎导演谈论过化妆的问题。

以野村的长相和现代化妆技术的无所不能,完全是可以弄出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妆来。

但这建议被否定了。美丽的男扮女装,随便哪部变装电影里都可以见到的。
 
形式上的相似真的有那么重要么?

对于狂言来说,男扮女是常有的事情,但并不需要在化妆上太下功夫,只要换上女装面具,意味着即是女性了,这种图示化的表现手法,是舞台艺术特有的。

电影可能不行。毕竟,纯粹的男相女舞会吓到不少人的。

但是,如果真按照精细的电影化妆手段,做出一个完全女相的女子跳一段女舞,那又有什么意思?

至少在外表上要看起来是能够分辨出是男子的女妆,然后要用舞来证明这是一段真正的女舞。这就是几人商定后最后的定论。

至于舞蹈上面,就完全由野村自己作主了。
 
按照野村的意思,只是略涂了一些艳色的唇红。头发散落下来,而没有采用真正平安时代的女性及地长发(天啊,那样的头发,即使是野村,也是不可能活动得了的!),再戴上木神叶冠。
 
开拍这一段时,片场众人都忽然变得紧张起来。毕竟,第一部中的泰山府君之祭舞给人的印象太深了,虽然其实野村本人并不是太满意,但那种优雅大度,从容不迫的舞姿并不是太容易见到的。

而女妆女舞,那个容颜清秀,眉目如狐的野村,该是怎样一种风情?
 
换上天钿女服饰款款出来时,众人便一阵低呼:妆很重,但并不是女子的浓妆。相反,在眉眼之侧加重了眼线,突出了野村凌厉的眼神,眉用了直眉的画法,线条虽细,却抹得甚重,不管从哪里看,不仅是男子,而且还是一个带着几分悍然的男子。

伊藤和今井呆望着,然后百思不得其解:明明要将野村扮成绝对婉约的美女并不是问题的啊,为何要故意让人看见男子的相貌?
 
但野村微笑着换上绯衤夸与水干,开始在场地中央起舞。

所有人的呼吸刹那停止。

那是无关相貌的美丽。

也是蚀骨噬心的美丽。
 
 
 
·肆
 
从第一部《阴阳师》到第二部《阴阳师》,其实算起来不过是短短三年多。
但同样开始吊钢丝时,野村已经明显能够感到自己极度的困倦。
做钢丝特效的工作人员与三年前一样手忙脚乱,不断NG,有时野村甚至会在两幕钢丝戏中短短数十秒中打个盹。
太累了。
还好由于签约时已经对档期作了协议。泷田集中先把关于野村的部分拍完。所以,野村的戏份在拍摄中段便已结束。
虽然说因为疲于奔命的缘故,有时候野村很希望早日结束拍摄,可是真到了离开剧组的时候,竟生出些离愁来。毕竟,与剧组的大部分工作人员相处日久,虽然谈不上很亲近的关系,但总是渐渐有了些或多或少的亲切感。
两部戏中今井绘理子做野村的式神,跟出跟进,小女孩笑容甜蜜,嘴巴也是甚甜。野村偶尔会暗想,这个其实相貌演技都并不太出众的女孩在这样的圈中能够一直站到如今,也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女孩,要付出的东西比男人还要多许多,而在残酷的淘汰面前却更容易被卷走。虽也并不觉得她如何特别,但既然曾经是晴明的蜜虫,野村还是希望这女孩有好未来。野村要离开剧组,绘理子满脸不舍,虽然在圈中见过无尽人情冷暖,野村知道那样的依恋未必真实,但总是不缺礼数。于是,当今井泪光闪动地跑过来请求合影时,野村微笑着以示安慰。
其他的工作人员也纷纷过来合影。
老朋友中井贵一今天并没戏份,也没有特意跑来告别之类的。毕竟是旧交,所以,这些套路能省就省了。对于中井,野村其实很想说,那家伙的厨艺真是不错啊。上回炖的那锅鸡汤,真是难得的美味。那种精通厨艺且愿意下厨的男人也真算是稀有物种了。 但在这些礼貌与应酬间,还得要说到伊藤英明上来。
伊藤好好一个靓仔,偏偏的确如同传说中的源博雅一样,“脸凹凸不平的丑男”,有一张很不适合古装的现代脸孔,初见他的定妆照便觉得好笑。演技尚还生嫩,不过胜在用功,《阴阳师》是古典故事,所以里面的台词相当汉字化和拗口,对于野村来讲当然不成问题,但对演偶像剧出身的伊藤来讲,真是很辛苦的事情。但在导演与搭档们的配合指导下,伊藤拼命练习,也总算撑过来了。而且凭心而论,伊藤在二里的表现比一要出色一些。
对于这个后辈,野村是看着看着便忍不住喜欢起来:那个努力学习的孩子,那个有时候觉得和戏里博雅一样老实得有些愣头愣脑的孩子,那个有些嘴笨不太会甜言蜜语的孩子,那么小心翼翼地走在青春路上心里怀着梦想的孩子,怎么看都觉得有些亲切。??那个还没袭名的野村武司,也是一样过来的。
虽然成长的道路与方式不同,但一路走过青春来的感觉却何其相似。
野村因此会下意识地多帮助伊藤一些。比如在对台词时绝不苛难于他,比如在他NG时给予鼓励。
但,和日常普通的交往一样,是些淡淡的往来与体谅。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日本人啊,不都是这么礼貌而有距离地相处着么……

但这一次要分别了。安倍晴明面前傻乎乎的源博雅要变回偶像明星伊藤英明去,而阴阳师安倍晴明也要回到狂言的世界去继续传扬古典之美。

竟有些舍不得那个傻小子?此一别日后即使有机会相见,也不复今日之情怀了罢?
伊藤表情僵僵的,从早上知道野村戏份完结就是这样子。然后在摄像的提示下,才记得要过去和犹穿着戏服的野村合影。
两人站在一起,片场一片喧乱。
摄影师说:二位请看镜头这边。
伊藤看着身边的野村,脸上的粉妆未褪,虽然眼角已经有些微皱纹,却依然明丽。有时候真觉得这样的男人真是拿来开世界玩笑的。男人尚如此娇美,女人又置于何地?
摄影师说:二位,请靠近一些。
伊藤下意识地伸手去揽住野村的腰。虽然与人合照这种姿势很常见,伊藤还是不自觉地有些别扭。想起某人说过,野村是那种男人也会为之拉开椅子来的男人。伊藤便不觉苦笑,这家伙有时候其实极男子气,有时候又会故意让人觉得雌雄莫辨,真是会让人头痛的。
尤其是,当他故意捉弄人时。
伊藤真乱七八糟地想着时,野村微笑着如同戏中晴明一样举着酒盏靠着他,然后突然随着摄影师的动作把脸贴过来,在伊藤的脸上亲吻了一下。
然后野村侧开脸,看着伊藤一脸的惊震大笑,呵呵,难道不是很简单的告别礼节?
愣了一下,伊藤迅速地回过神来,也礼貌性地抱着野村在他面颊上轻吻一下。
野村的笑容真是有些恶劣的,本来亲吻脸颊这种西化的礼节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但野村明明是知道现在同人女们在网络上渴盼的眼光的……
而伊藤又愣些什么呢?
那个家伙吻过来时竟然感觉很特殊,并不是男子之间的礼节性亲吻,也不同于被疯狂的女孩强吻,那么怪怪的,慌乱的,说不清楚的些微甜蜜感。
索性在第三部里让博雅爱上晴明吧!伊藤在台湾作宣传时开玩笑说过,感觉野村,也许也是会被男人爱上的男人。虽然,显然那家伙本人对男人恶作剧多过喜欢。
 
你呀,老这么胡闹,还欺负人家后辈。千惠子听着野村讲今天告别时亲吻伊藤时伊藤的呆样,微笑着嗔怪他。
 
 
·伍

电影《阴阳师2》放映后,批评的声音不少。东宝方面很尴尬。

票房并无意料中的好,虽然其实也不算太失败。
还好,那些各色的批评声中,并没有针对野村的。
 
关于2的记忆,野村并不太多,简略地说,是因为自己的档期极紧,泷田将野村的戏份先期开始拍摄。整个拍摄过程很匆忙。
野村很明白这是部完全的商业制作。
答应接拍二,其实只是还泷田导演与梦枕貘编剧一个人情。虽然一也是商业电影,但毕竟还算诚意之作。
但二的话,野村却是心知肚明的。二就好象是一的周边,是只为赚钱而生产出来的产品。
常被追问会不会接着拍第三部。
面对那些殷切盼望的眼神,野村无法回答。
有时候实话总是很让人难过的。
 
老爷子万作看了《阴阳师二》之后,并怎么吭声。只是偶尔冒一两句,比如:武司啊,他们是不是做得很匆忙?这样的话质量有保证吗?老爷子没有拍过电影,但参与过一些电影的制作,比如在《乱》里便担任了狂阿弥的狂言指导,对电影其实多少是有一些了解的。
野村万斋常常无言以对。

当然,野村万斋的阴阳师安倍晴明,从此也树立了基本是不可逾越的标杆。即使在影史上微不足道,但在传说中,在日本人的概念中,野村让安倍晴明具体化了。这也算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至于《阴阳师》之三,也许,只是也许,野村很难再参与其中了。而没有了这个最好的安倍晴明,也就不存在所谓的第三部了罢?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