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

曾经混迹录像厅的小弟,如今有机会当面向昔日台前幕后的偶像请教,崇敬之心不减,八卦之心不死。正所谓“风流总被风吹去,风情幸与同好说”,索性就与众影迷一起爽了吧!

网易考拉推荐

专访余少群(上) 男人演女人为何比女人更…  

2008-12-13 22:57:00|  分类: 摘星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访余少群(上)  男人演女人为何比女人更…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主持人:我们相信看过《梅兰芳》的诸位网友应该是对余少群饰演的青年《梅兰芳》非常有印象。因为这部戏是分三段,您正好演足了第一段,有50分钟的戏份,所以说是男主角是不为过的。您是看了几遍《梅兰芳》?

  余少群:其实我只看了一遍。

  主持人:成片只看了一遍。

  余少群:对,包括我们几个主要演员,包括听歌) 大哥、专访余少群(上)  男人演女人为何比女人更…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我,我们只看了一遍。

  主持人:你们在哪儿看的?

  余少群:一号的时候有一个主创看片会,我们看了一次。

  主持人:你看到银幕上的自己是什么样的感觉?

  余少群:很奇怪,那天我看我自己的时候,刷的一下就过去了,没有太深的印象,反而是看后面的挺深的。

  主持人:您对《梅兰芳》这部电影,作为创作者之一,您有什么看法?

  余少群:这是2008年最值得期待的一部电影,而且的确是所有的演员付出了自己的努力、真心和真情,都在电影里。

  主持人:能不能说得更具体一点,比如说您对哪段戏是印象最深刻?

  余少群:是我自己演的那部分还是整个电影?

  主持人:全算上呢?

  余少群:全算上挺让我感动的是后面的梅兰芳,为了不给日本人演出,自己没有办法,强压自己心中压抑的感觉,在书房里喝酒,这时福芝芳过来什么也没有说,就靠着他,很温馨的感觉,虽然没有台词,但是很打动我。

 

    余少群难忘“斗戏传” 5岁时开始学武生

 

  主持人:如果对您自己的那段戏份,哪段印象比较深刻?

    余少群:剪出来的镜头很短,拍出来那一段我印象很深,在打败了十三燕之后,谢完幕回到戏台,一边卸妆一边哭,那个哭是压抑不住,没有人能说,外界的不理解,各种因素,难过的劲,到现在我回想起来还蛮印象深刻。

  主持人:您演梅兰芳这个角色,我个人觉得有一点奇怪,您是80后,80后喜欢看戏的人不是很多,您最后还是学了戏,这一点我觉得很奇怪,您怎么回喜欢戏曲呢?

  余少群:应该是冥冥之中有注定,我5岁的时候,在湖北,有一个剧团的老师是黄梅戏的,那时我5岁,跟我爸爸妈妈说,碰到我,说你们家孩子其实唱戏应该是一个好材料,让他跟我们去学戏吧。家里人特别反对,说我们家孩子怎么可能去学戏呢?他们是那种观念。这个事就过了。

  在我后来可能跟我奶奶生活的时间比较多一些,受老人的影响,她们有时也看戏或者听戏,你在她身边,就会影响到你。一直到后来上兴趣班,夏令营什么的,我就报了戏曲这个班。这样慢慢就受影响。

  主持人:你到这个班之后开始专业的学戏了吗?

  余少群:那个不是,那是兴趣班,有的小孩学书法,有的练跳舞,我就拿着枪,拿着马鞭在那儿耍。

  主持人:那时学的就是旦角吗?

  余少群:没有。那个时候如果硬要归类,那是叫武生,其实没有分行当。吸引我的就是各种兵器,长长的袖子甩来甩去。

  主持人:后来你是怎么上专业剧团?

  余少群:其实那个时候刚刚上初一了大概,就有一个招生,很多同学就去了,我自己很想去,但是不敢去,我知道我爸妈肯定会反对。就找同学借了报名费去了,借了30块钱,我说我试一下,结果谁知道一试就被选上了。这个时候就瞒不住了,必须得跟家里说,一说其实他们很反感的。

  主持人:最后呢?他们还是同意了,因为你的一意孤行。

  余少群:可以说一意孤行,那时他们觉得我特别倔。

  主持人:其实我看《梅兰芳》之后,可以不夸张地说我就成为了您的粉丝。

  余少群:谢谢,谢谢。

 

    余少群自叹《游园惊梦》最难演陈凯歌要求眉目传情

 

  主持人:因为很少有这种感觉,台上很迷人,但是台下是玉树临风的小伙子的这种感觉。因为整部《梅兰芳》里边你演了好几出戏,有游园惊梦。

  余少群:还有《黛玉葬花》、《玉堂春》。《玉堂春》是最早的堂会。

  主持人:这几出戏是京戏,但您本身并不是京戏演员,您学这几段,哪个最难或者是印象最深刻?有很深的体验?

  余少群:最难其实是《牡丹亭》的《游园惊梦》,那个特别难。因为不像《穆柯寨》可以穿很多服装,很华丽,可以分散你的注意力。那个导演就要求你眉目传情,把深闺少女对青春感慨的东西全部奉献出来,那个很难表现,京剧那一段是用京昆唱的,又加深了难度。

  主持人:我感兴趣的一点是每出戏需要学全吗?

  余少群:不用,需要学我们大概的那个长度。

  主持人:谁给你们讲戏。

  余少群:李玉芙老师,也是梅兰芳的弟子,非常著名的京剧演员。

  主持人:如果是地方戏曲,学京剧有没有障碍?

  余少群:有的,在语言上和表演的规格上都不一样,比如越剧更多表达情绪和描述情节的东西,行云流水,比较接近话剧一些。但是京剧我个人认为程式化的东西多一些,所以要求规格必须怎么样,梨园行的规矩,就像电影里说的不能破了规矩。

 

    余少群:邱如白似艺术导师十三燕执着传统

 

  主持人:电影里邱如白的唱戏唱京剧什么都是规矩,您是怎么看待邱如白这个角色,因为他对梅兰芳在这部戏里影响最大。

  余少群:我们在一路宣传的时候,有很多人说邱如白在那个年代就是梅兰芳的经纪人。我自己感觉应该是他的一个领路人,更多像一个知己,因为他特别懂他,知道他身上的优点在哪里。

  主持人: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其中有一场戏,您和饰演的邱如白结拜,看的那张图你还知道是什么图吗?在电影里没有点出来,我是知道这个典故,孤独伯在现在河北唐山附近,是我的老家,我一看比较感慨。您演这一段,80后对兄弟情,跟邱如白的关系,如果单从戏份上来说,孙红雷饰演的邱如白是整个《梅兰芳》里边贯穿始终,而且到后边是戏份越来越重,而且对艺术的疯狂,他其实是高过梅兰芳的甚至是,因为他有一句话,如果德国占领了英国,听歌) 国还不演莎士比亚了?这是他对艺术的追求。您怎么看待他的这句话,还有孙红雷的表演呢?

  余少群:这句台词出现在这里,可能是他在那个情况下他要告诉梅兰芳,你做的是艺术,可能当时跟政治是没有关系的,你要做纯粹的梅兰芳,纯粹的京剧就好,我个人理解大概可能是这样。红雷哥的表演肯定是没话说,他是非常实力派的,大家都非常喜欢他,我们一路走来,他的粉丝不断。

  主持人:另外在你演的这部分里,大量对手戏的是王学圻的十三燕,如果现实生活中有这么一个像这样的爷爷,您是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感受?

  余少群:其实我觉得现在的学艺或者是从艺的道路跟当时梅先生所在的那个年代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不敢说就有这样一个人在我们的生活中,在我们的艺术生涯中会出现,但其实有很多相象的地方。

  主持人:怎么具体说呢?

  余少群:比如我自己感觉我在学戏的过程中,其实就有这样的情况,有些这样的人。因为他们的执着来源于他们那个年代。也许变通对于他们来讲并不是那么重要,他觉得继承老的东西,把传统的东西挖到根是最重要的。这固然是好的一面,但是如果太过于极致就可能对创新,跟年轻人、跟这个时代可能离得稍微远一点。

  主持人:因为戏里的十三燕也说他不懂戏,怕总这么改戏会把梨园行朝三暮四的地位。王学圻之前没有演过戏。

  余少群:没有。

  主持人:我看到一个访问,说他学戏学得连死的心都有。因为你跟他有一场戏,他是作为一个非专业没有这种戏曲经验的人表演得怎么样?

  余少群:我觉得非常到位,绝对是这样的。而且演的时候看不出来他是没学过戏的,但是在台下吃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主持人:你有没有看到他自己在底下用功?

  余少群:有,他戴着那个胡子,没事就挑胡子。当时最早的时候可能技巧没掌握到,不停地弄。但是带他的老师也在那儿不停地说他。我想王学圻老师这样一个在影视圈已经有这样的地位了,他对一个新的东西还那么认真地像小孩子一样学,真的很难得。

  主持人:我也觉得这也是梅兰芳之所以取得这么大成功的一个主要原因,每一个主创人员都竭尽全力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这出戏你有没有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有没有什么遗憾?

  余少群:我认为我做到我自己所有能积蓄的全拿出来,包括我的热情、感情,包括我对电影的认识,对角色的认识,全部拿出来了,即使没拿出来也被导演掏了。

  主持人:有没有遗憾?

  余少群:之前有人说电影是一门遗憾的艺术。在我这里我认为如果说遗憾的话,可能我认为被剪掉的东西太多了,因为我们其实拍了很多,篇幅很大。当然我和王学圻老师那一段就可以剪成一部片子。

 

余少群女装扮相要让男人销魂戏外跳出要变真男人

 

  主持人:这是很多人看了之后的看法,也是一个意见,如果梅兰芳效仿专访余少群(上)  男人演女人为何比女人更…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分为上下集,上级就是余少群(blog) 和王学圻的斗戏,大家就想看,因为上集是足够精彩的。因为邱如白在里边有一句话,对戏里的您有一句评价,就是《游园惊梦》的那一句,只有内心最纯净的人才能演出如此完美的情欲。您怎么看这句话?

  余少群:因为如果你内心不是纯净的话,很有可能路会走歪,可能会脏。只有你是很干净、很纯净的心态去表现这个少女对青春的渴望,而不是别的一些东西,那个才是最美的。

  主持人:还有人说,只有男人最懂什么样的女人让男人销魂,所以男人演女人比女人还能勾魂。

  余少群:非常赞同您这句话。

  主持人:您作为一个男人,在舞台上演一个女人,我作为观众我特别想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余少群:这是两个步骤:首先是把外化的东西学会。当我走进这个角色的时候,一方面我学会杜丽娘。一方面会有另外一个我,在我的旁边告诉我,我所喜欢的女性是什么样子,就像您刚才说到的。我就把我喜欢的江南女子的感觉融入到杜丽娘的身上,我认为是这样的。

  主持人:你说的外化的是化妆还是女人的神态吗?

  余少群:对,这是必须的。

  主持人:我说您很有天赋,不仅表现在您的表演上,还有表现在您的仪态上,您刚才这么一说,我想到一个特别滑稽的场景,叫东施效颦,如果是一个长得很丑的男人也好、女人也好,想象自己心目中的男人和女人,然后表现出那种仪态,肯定也会很难看。

  余少群:没有,还是刚才我所说的,这是两个方面全部抓住。首先是你在基础、外化的东西上抓得牢牢的,必须知道哪个眼神、哪个手势表现她的幽怨或者是喜悦。把我想象美女形象附加在这个角色上,也肯定是经过处理的。比如之前我喜欢的一个人,肯定要处理一下才是这样。

  主持人:还是一个普通观众的看法,如果一个男人在台上,演女性的角色,比如旦角,演完了之后如果不出戏,可能在台下也变得很阴柔,但是我觉得你在台下还是一个小伙子。可能看了很多电影,有很多人是人戏不分的,您是怎么样能够跳出来?或者你是有什么样的看法?

  余少群:我更多可能是京剧的音乐给我的感觉,当它那个丝弦,当它的锣鼓点,当它娓娓道来的小腔,当它出现的时候,我感觉会给我很多。所以到生活中,我换成这样的衣服,咱俩这样聊天,你想让我那样我自己都觉得别扭。

 

    余少群现场清唱京剧《游园惊梦》

 

  主持人:现在替网友有一个不情之请,能不能在现场表演一段,就穿着这个衣服。因为在戏里边,梦想中和梅兰芳也有一场,穿着戏服去演戏的,能不能给网友清唱一段。

  余少群:清唱一段啊。因为我如果说不唱,可能会太不好。

  主持人:因为现在有很多网友都在现场看。

  余少群:肯定电脑前有很多懂京剧的朋友,我想想唱什么呢?那么我就唱一句《牡丹亭》里面的第一句。

  主持人:就是《游园惊梦》。

  余少群:这句的词是“蓦乱里春情难遣”。

  (余少群新浪现场唱京剧《游园惊梦》第一句)

  主持人:好,真的是很有味。戏里《游园惊梦》原唱都是你唱的吗?

  余少群:不是,是老师配的。

  主持人:要有正宗梅派的味道。在这戏里演少年梅兰芳的你有没有接触到,您是演的青年梅兰芳,

  余少群:跟他接触不多,因为他拍的时候我没在,他大概有两场戏拍完就走了。

    余少群为《梅兰芳》遗憾放弃红楼海选 自称有红楼情结 

  主持人:他是演少年梅兰芳,后来又演了少年贾宝玉。我知道您是在“blog) ”进入上海五强,为了梅兰芳放弃了贾宝玉这个角色,你有没有遗憾?

  余少群:当时选择的时候也是很犹豫,当时没有完成这个东西很遗憾。因为我真的有红楼的情结,不敢说对有多深的理解,但它一直都是我向往的一个东西。所以,其实当时在咱们国内有很多选秀什么的,我自己说,作为专业的演员,不管是戏曲还是什么,我其实不太屑于这个选秀,但是红楼来了,我当时不管不顾,就冲着贾宝玉、大观园去了。

  主持人:但是有了这个机会之后,我想问你一下,一边是贾宝玉,一边是梅兰芳,怎么样去选择?

  余少群:其实演员很多时候都蛮感性,但是在关键的时候还是有理性的东西在里面,起码我是这样的。因为我知道可能是一个很长的长跑,而且最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模式出现还不知道。但因为有一个国际知名的大导演放在这儿,而梅兰芳是我更早接触到的一个人物。所以,如果有机会能够饰演,当然还是要权衡一下。

 

    余少群为《梅兰芳》试镜不自信眼神打动陈凯歌

 

  主持人:因为我知道好像小梅兰芳也不是很容易,因为好像也有很多竞争者,你觉得您是哪个方面让陈凯歌导演选中你?

  余少群:其实我当时很不自信,当时那时脸圆圆的,比现在要胖。其实他们是在杭州去选演员,我北京的一个老师就跟我说,说有一个剧组,你带他们见一见杭州的剧团,我等于是一个接待工作,去接待他们。其实我蛮努力地介绍各个剧团,最后他们也都没挑上,我觉得工作没做好,就这样这个事就搁下了。没想到没过大概一个月,专访余少群(上)  男人演女人为何比女人更…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听歌 blog) 来到杭州说想见见我,我说难道我有希望了?自己这么一想。结果果然,有很多优秀的男孩子在那边,大家都是南方的,上戏的、话剧中心这样的。我刚才跟你形容我的状态,那个状态下肯定不自信,大家都高高、帅帅、瘦瘦的,我在那儿特别不讲究,特别不自信,我最后一个进去,跟陈红老师聊了聊一些东西,她拍了一些照片,也没说电影《梅兰芳》怎么样,我想彻底没戏了,就不想这个事,一心一意那个时候做红楼选秀。结果上海赛区五强出来之后有我的名单,这个时候在上海接到陈凯歌导演的电话,说想见见我,当时很激动,就去见了。那次之后节定下来了。

  主持人:你觉得哪方面被陈导看中的?

  余少群:是自己的一种感觉、一种气质的东西,可能感觉觉得我的眼神是他所想要的。第一次碰到导演我们聊天,他就这样盯着我在看,他说话很少,都是我自己在说,说我学戏的经历或者是对戏曲的看法,他就这样看着我。

  主持人:观察你。

  余少群:对。

  主持人:陈凯歌导演是以善于调教演员比较著名,因为他的戏里面的演员基本上这几部戏都是非常精彩,您觉得他对你的调教,在演技上,有没有觉得他有技巧,有独特之处?

  余少群:有,我现在回过头来想其实是有的,因为他需要我把之前舞台上演出的一些痕迹全部放下来,出现在电影镜头的时候就是一个没有任何负担的我,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我。如果说到技巧,特别有意思,拍戏的时候有一场戏邱入白带我去他们家,那场戏被剪了,他妈妈就在门口说,我们家不可能让唱戏的人进来,因为他们在那个年代是官宦年代。那场戏导演让我表现被他母亲奚落之后的不卑不亢,但是心里又很复杂的状态。

  当时我记得是在晚上,当时在布灯光,他说少群你就跟我位置说好,你就在这里试你的戏。他说你先试两次吧,我就站在那儿试。试完之后我想怎么还没开始,再试。最后导演说收。我说收?怎么,拍完了?因为他知道那种情绪你无法表达,其实你即使是演技再高的演员,在那个时候可能都不免会有做作的痕迹在里边,所以他就要的是一个很纯粹或者是委屈也好,什么样的状态也好,以偷拍的形式记录了这一段。

 

专访余少群(下):与阿娇演三场戏十三燕其实没死

  评论这张
 
阅读(10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