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

曾经混迹录像厅的小弟,如今有机会当面向昔日台前幕后的偶像请教,崇敬之心不减,八卦之心不死。正所谓“风流总被风吹去,风情幸与同好说”,索性就与众影迷一起爽了吧!

网易考拉推荐

泰迪罗宾:卧底主流港片的“边缘人”…  

2009-12-09 09:53:00|  分类: 摘星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影迷怀念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多因港片除了娱乐大众的主流,还有追求自我的另类——若不能百花齐放,又何谈蓬勃繁荣?

 

 

上世纪八十年代,港片正值盛世,游走于主流与另类的奇人不在少数,卓有成就者,泰迪罗宾赫然前列。此公既是全才,也是奇才;不但相貌另类,创作更显怪趣;新浪潮、新艺城和好朋友、泰盛轩时期,身兼出品人、监制、编剧、导演、演员、配乐多职,一直坚持在主流与另类寻找微妙平衡,拍出不少叫好叫座的另类佳作,堪称卧底主流港片的“边缘人”!

 

 

泰迪罗宾与我今年在一月香港导演会、七月广州编剧会两次碰面,皆未得机会深谈,直到近期再聚,才得以畅所欲言。他横跨香港音乐史和电影史,纵深上世纪六十年代末至今四十载,经历丰富,看惯沉浮,他的故事,完全可以当做港片外史来读。闲言少叙,还是跟随泰迪罗宾的讲述,一起怀念香港电影的黄金岁月吧。

 

泰迪罗宾:卧底主流港片的“边缘人”…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童星混娱圈三步走:乐队、TVB、电影

 

 

60年代初,香港有一个很出名的有线电台,叫丽的呼声。我在里面讲故事,演一个顽皮的小捣蛋,然后被一个高层看中把我签去,每个礼拜要做三到五天的节目,算是童星来着。记得要做一个长篇剧,慢慢学会看剧本,我连字都写不出来,写不出就画一个鱼蛋,那段时间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影响到后来的电影事业,因为我很小就接触这个。

    

我是从中学开始玩音乐,其实我最喜欢踢球,我踢球比玩音乐还早。小时候不自量力,梦想做足球运动员,结果后来都没长高。我主唱的“花花公子”是香港第一支走红的华人乐队,比许冠杰早,当时我介绍冠杰到我们唱片公司,比我晚六个月出唱片,他也很红,但真正大红大紫应该是74年的《鬼马双星》。“花花公子”主要唱英文歌,主吉他手是郑东汉,也就是郑中基的爸爸。因为我是主唱,所以把我名字放在前面,泰迪罗宾是公司翻译过来的,我自己从来没有取过这个名字。我第一次监制是用了本名关维鹏,后来没办法,老板也好,观众也好,都只认得泰迪罗宾,最后就用泰迪罗宾不改了。两年前我监制了一部戏又用了关维鹏,就是郭子健的《野良犬》,我想可不可以把本名拿来玩玩,但英文名照样叫泰迪罗宾。我希望以后监制都用关维鹏。当然也要老板同意。因为我不觉得名字一定有帮助,但要是商业片可能还是用泰迪罗宾,毕竟这个名字太多人知道。

 

泰迪罗宾:卧底主流港片的“边缘人”…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70年代初,台湾歌星已经很红,但是跟我们河水不犯井水,他们是学生的,我们是学姐的感觉,我在新加坡认识的邓丽君,当时才15岁,比我年轻,她说是我的哥们,她唱得非常好,后来越来越好。我和邓丽君当时其实是两个大的潮流,我们不会到夜总会去唱,我们唱演唱会、电视台,也不是说谁比谁好,但好像大家是不一样的。因为我们唱英文歌,她们唱国语歌,我们有我们的生活空间。香港受英国影响,很多杂志都是英文的,我们是那些杂志的宠儿,我还帮很有名的周刊画画,在丽的又是主持,蛮开心的。74年的时候,我在跑马地有一个夜总会,办海滩乐队比赛,温拿就是第一名,当时还没用这个名字。后来他们在我的TVB青年节目做了三个月嘉宾,换了钟镇涛之后,已经是74年中旬了,我已经不在香港了。

 

 

做乐队对我进电影圈帮助很大,69年已经有机会拍第一部戏,邵氏电影《爱情的代价》,那部戏我是男主角,那个时候邹文怀先生还在邵氏。70年代初,我们乐队受钟景辉先生邀请签了TVB, 我要求做两个职位,因为要我做幕前演出没有问题,其实我还希望能够进幕后。第一个上司就是谭家明,当时他还在做节目,偶尔也有为电影做工作。我跟他的时间很短,但蛮谈得来的,我非常喜欢电影,只是还不认识什么是电影,,很多欧洲片都不认识,是他带我看艺术电影。同时间也认识了章国明,他才十六七岁,我慕名去找他的,那时他就已经很厉害,实验电影比赛他一个人领了三个奖。章国明比我年轻,但我当他老师,艺术方面学了一些,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合作。

 

 

魏君子注:泰迪罗宾少年成名,又多才多艺,貌似星途坦荡。70年代香港经济开始腾飞,都市节奏加快,文艺界固然有一批全才怪才快手高手趁势出头,但更多的是大浪淘沙优胜劣汰。泰迪罗宾之所以十年后演艺事业仍能更上层楼,就在于深知艺多不压身的道理,有心转做幕后,学习电影创作。

 

 

泰迪罗宾:卧底主流港片的“边缘人”…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监制新浪潮四部曲:《点指兵兵》《救世者》《山狗》《胡越故事》

 

 

19741月,我离开香港去了加拿大,潜意识可能希望离开这种名利圈,反正对金钱也没什么概念。在外面4年多,除了自由,玩音乐好玩之外,我没有成功,也没有要求成功。等1978年再回到香港,就发现什么都变了,我走的时候香港还是英文歌的天下,70年代末已经是粤语歌的天下了。但郑中基的爸爸说不要紧,在外国熬了这么久,相信你有这个能力,那时他已经是宝丽金的头子,要把我签下来。不过我当时更看好电影的前景,就找到梁太(梁李少霞),她是我以前的同学,比我低一两届,跟我弟是一班的,她先生做很大生意。梁太介绍她先生给我认识,她先生说好,我信你,尝试一下,但是我只能做一半老板,就用梁太名义投资,就是“珠城”。我又另外找了一个老板,姓张的,后来公司开到一半时,他把自己的一半也卖了给梁太,所以珠城最后只有梁太一个老板。

 

 

我帮珠城监制了四部戏,第一部是《点指兵兵》,也是章国明导演的第一部戏。当时正是新浪潮兴起,所有新浪潮导演中,最卖座的就是章国明这部《点指兵兵》,我觉得自己很有眼光。《点指兵兵》差不多是我和章国明的作品,我什么都做,以至于我的名字分开两个,监制是关维鹏,编我也有份,署名关维鹏,然后音乐是泰迪罗宾,主題曲又是泰迪罗宾,不好意思电影字幕全部是又长又大。其实我自己最引以为荣的,做得最好的还是做监制。

 

泰迪罗宾:卧底主流港片的“边缘人”…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张国忠(后来成为香港第一代金牌经理人,艺能影业老板)本来是梁太先生公司的职员,我把他拉过来帮我。张国忠也是第一次碰电影,我们两个都不懂的,我做监制,他等于我的助手,有些我在香港不太熟的东西就问他,因为离开了四年多嘛。《点指兵兵》成功之后,章国明一定有人抢的,好朋友无所谓,我一定叫你出去玩,你不可以把一个天才拖下来。他也一天到晚找我继续跟他谈剧本,《边缘人》我也有帮他。

 

 

给珠城监制的第二部是于仁泰的《救世者》,也卖钱。然后拍了《山狗》,当年我不喜欢这套戏,倒不是怕暴力,我也蛮暴力的,只是不喜欢变态的感觉。但《山狗》是蛮重要的一部电影,影响了很多年,包括陈嘉上跟我说,那部戏很厉害啊。《救世者》和《山狗》我都有参与创作,但给珠城拍的第四部《胡越的故事》,我就没怎么参与,全部是许鞍华的,最大的帮忙就是想办法把周润发抢过来。原来周润发与许鞍华已经谈好了开拍了,但TVB不给他来拍,他算是逃跑出来的。我就跟刘天赐坐下来谈判,大家好朋友,不要告他了,价钱就打个八折吧。《胡越的故事》的副导演是关锦鹏,常常有人以为他是我弟弟。他很努力,很

棒,当时是一级副导演,美术指导也很有名,后来也做了导演,叫区丁平。

 

 

其实在《胡越的故事》之前,麦嘉他们已经向我招手,我没答应,因为我拍电影的机会是梁太给的。但是拍到《胡越的故事》的时候有点担心,感觉我还差什么东西,觉得自己应该多学一点。不久徐克找我演《鬼马智多星》,应不应该休息一下呢?答应之后就跟麦嘉、黄百鸣他们交了朋友,觉得很好玩,没有老板的架子。虽然我也算是一个小老板,因为梁太也给了珠城股份我,但是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生意人,做老板我的创意能力就会受影响,这是我自己的感觉。我反而喜欢做小弟,这么多高手在,有徐克,黄百鸣,麦嘉,石天,我还不去学,还到哪里去学?但问题是,我怎么跟梁太讲呢?

 

 

魏君子注:新浪潮之所以成为香港电影的一股清流,完全是因为一批有热情有专业素质的电影青年自发进行的一次破旧立新。章国明、于仁泰、余允抗、许鞍华,加上颇有渊源的谭家明及后来成为“最佳拍档”的徐克,泰迪罗宾与大半新浪潮名将皆有合作,这也成为他后来游走于主流与另类钢丝绳之间的重要原因……(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