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

曾经混迹录像厅的小弟,如今有机会当面向昔日台前幕后的偶像请教,崇敬之心不减,八卦之心不死。正所谓“风流总被风吹去,风情幸与同好说”,索性就与众影迷一起爽了吧!

网易考拉推荐

追梦人——我在香港的日子(一)天下风云出“长辈”  

2009-05-30 21:52:18|  分类: 梦里真真语真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3年,我的生活发生了重大转变,家里从农村搬到了城市,这意味着去城镇混录像厅不再是半年一次的奢望。搬家当天我就跑去录像厅看了一部《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那份感觉实在幸福,但也夹杂看不太懂剧情的自卑。当时以为自己年纪小见识浅,后来才知道,老板放的那本录像带只有90分钟的容量,《男儿当自强》片长两个小时,能看懂才怪。1993年,我还看上了卫视中文台,唐山观众唤作“香港台”,也因此听到了艾敬的歌声:“1997快点到吧,和他去看午夜场;1997快点到吧,我就可以去香港……”午夜场是什么?我不知道,只知道我也想去香港,我想见拳头偶像成龙李连杰,想见枕头情人关之琳邱淑贞。那一年我第一次去了北京,不出所料,还是一个古老的城市,真正的时尚之都应该是电影中的香港吧?

 

1997年回归日正是我们高考备战的最后攻坚阶段,但似乎还是放了假,让我美美欣赏了直播重播两遍的四大天王演唱,又一口气读完霍达写香港的历史小说《补天裂》。一个月后,我接到唐山本地一所专科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很意外,我成绩一直很差,本打算考不上就拒绝父母让我重读高三的安排,然后与几个同学凑钱开录像厅来着。现在想来幸甚,1997年以后,影碟机流行,VCD泛滥,录像厅逐渐风光不再,经营路线遂两极分化,或精装修内设情侣包间,或不分时间放三级加大风险——当年的录像厅跟香港电影一样,盛极而衰,被好莱坞大片迅速蚕食,而我的青春依然在港片中徜徉,毕竟还有《古惑仔》、《野兽刑警》、《一个字头的诞生》、《朱丽叶与梁山伯》……1997到了,艾敬早就实现了愿望,我却还不知道何时去香港。

 

2007年,央视专题《亲历见证》为香港回归十周年做特别节目,找我和曾志伟做一期“双城故事”。那时我在网上写“香港电影”已小有名气,来北京工作也有两年多,多少采访了一些香港影人,总算有些阅历,所以面对问题:“身为港片迷,至今还没去过香港,有何感想”?居然可以故作矜持,答曰:“并不遗憾,保持神秘感比较好”,如此口不应心,不愧“伪君子”之名!也就在那一年,我第一次有机会去香港,迄今往返五次,停留时间累积近一月,虽然每回都是公务,但总有机缘碰到内地比较少见的香港影人,如楚原刘家良姜大卫狄龙章国明邓光荣等等,这是为什么呢?如果我说纯粹缘分,恐怕没人肯信,主动出击坚持不懈才是关键。必须承认,从童年开始的耳濡目染,香港于我而言,永远是梦幻之城,我对香港电影和影人,永远保持粉丝心态,终其一生难变,这就是所谓的情怀吧。

 

以下是我在香港遇到的一些故事与感受,在香港电影工业体系步入转型期的今天,管窥香港影坛曾经的人情世故、风景江湖,或许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追梦人——我在香港的日子(一)天下风云出“长辈” - weijinqing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茶餐厅偶遇唐佳雪妮夫妇)

 

 

壹•天下风云出“长辈”

 

若你是港片迷,香港绝对遍地黄金,处处机缘。若你够眼尖,机场撞见时常接太太翁静晶的刘家良,尖沙咀某酒店旁的茶餐厅遇到每日必来的唐佳、雪妮夫妇,光顾街边报摊时发现正在张望的冯淬帆,迎面走来的竟然是林岭东《风云》系列中的配角韩坤,都不是什么稀奇事,何况这本就是我的亲身经历。

 

离奇的也有,前年参加《香港电影》杂志创刊酒会偶遇黄岳泰,无意间打听到翌晚邵氏影人将为楚原贺寿,立刻腆脸请黄生帮忙参加寿宴。毕竟是私人聚会,黄岳泰也不是组织者,楚原导演又多年不见外人,期间艰难可想而知,但努力到最后一刻,居然仍能如愿:以港片发烧友身份与岳华恬妮夫妇、狄龙陶敏明夫妇、谷峰丁羽众人共贺导演大寿,并得授权写文澄清外间关于楚原患老年痴呆的讹传。其实他思维敏捷言谈犀利更胜当年,点评张艺谋武侠片《英雄》,一句“如老妇涂脂抹粉”,尽显“楚千万”的长辈底气。

 

追梦人——我在香港的日子(一)天下风云出“长辈” - weijinqing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与楚原闲聊)

 

香港地狭人密,几十年来从事电影工作的岂止万人,就算当年红火一时,如今仍在台前燃烧余热,在香港民众看来,也不过是老街坊一名,雪妮就是如此。真正尴尬的是金兴贤这种多年不露面的老演员,出席香港国际电影节走红地毯,现场记者居然无人认识。也难怪,如今距《点指兵兵》的时代已近30年,连新浪潮名将、卧底警匪片始作俑者章国明亮相同期举行的香港警匪片风云主题论坛都受到冷落,何况金兴贤这位《边缘人》的配角呢?章国明告别江湖多年,此番出山不免感叹人事已非,闲聊时也跟文隽、陈嘉上自嘲:“你们现在都风风光光,我就无人知晓啦。”这下慌得两位金像奖主席连说:“大佬,别这么说,当年我们都是给你打下手的小工,只是后来大家路不同,你选择当官了嘛。”当年章国明拍邵氏投资最大的电影《星际钝胎》时,文隽任编剧,陈嘉上做道具,都是后生仔,如今章导虽在香港廉政公署任职,但影坛辈分仍在,难怪文、陈尊敬有加了。

 

除了章国明,出席香港警匪片风云主题论坛的长辈还有李修贤。此人一生最重辈分传统,即便恩师张彻坦承李修贤拍警匪片知名是自己闯出来的成绩,他不能掠美;但李修贤对张彻一直感恩,从为庆祝恩师从影40周年筹拍的《义胆群英》到张彻过世后四处奔走张罗葬礼,尽显尊师重道的传统作风。正因如此,论坛结束后,面对记者蜂拥狂问周星驰最近的是非,李修贤早有准备,正好趁机狂批这个“忘本的星仔”。远处望着修哥的大佬气势,不由暗叹:不论他说得有多难听,总归是够辈分够资格,想必星爷听了也无话可说。这大概也是香港影坛的老派作风:就算是形势比人强,你最卖座你最红,还是要论资排辈不能忘本。了解这一点,听刘家良师父讲古,他那种舍我其谁的气势才不会给人感觉是倚老卖老。

 

追梦人——我在香港的日子(一)天下风云出“长辈” - weijinqing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我在香港警匪片主题论坛上,左一为章国明)

 

当然这一套,历来也是有人谨遵有人不屑,刘伟强就绝不忘本,我曾问“敖志君为何不承认黄岳泰是他师父”,这位《无间道》大导演正色答道:“他(敖志君)是我师傅就是师父,到今天他怎么样,我都要叫他师父,黄岳泰是我的师公,今天还是我师公。反反复复不行,你要有一个长辈的东西,要尊师重道,这个是要有的。我现在这么大(牌),但是他们还是我的师父,这个没问题。”再说回李修贤,其实是他第一个找刘伟强做导演(《朋党》),张家辉跟周星驰一样,都是被他提携进入影圈(《壮志雄心》)的,但问题是刘伟强、周星驰、张家辉真正成名却不是经他之手,这正如之前提到修哥成名也非张彻之功。李修贤一直敬恩师如父,当然值得尊重,但也不能强求后一辈。周星驰凭《少林足球》获金像大奖就感谢李修贤带他入行,同时提及的还有李添胜、万梓良另外两个伯乐;张家辉这次获影帝感激杜琪峰、王晶给他机会,唯独没提李修贤……

 

其实上述事例都不能说明什么,如果非要刻意揭示什么,不妨这么解释:随着香港片场制度的瓦解和电影人才的青黄不接,言传身教的师徒模式已经落伍,尊师重道的传统自然也逐渐消解。新人走红后的艺德修养以及公开场合对老影人的恶劣态度近来时有耳闻,既然江湖后浪推前浪的定律在所难免,新人敬老事关道德品质,长辈处之泰然亦显修养再上层楼。不妨学学姜大卫,月前在港与他闲话当年,谈及吴宇森曾多次公开感激他昔日对自己的接济照顾,李仁港有机会做电影导演并投到徐克门下也多亏他帮忙,阿尊一句“不提也罢”,道尽荣辱不惊过眼云烟的恬淡胸怀。若得结论,正应了徐克程小东《笑傲江湖东方不败》中令狐冲对东方不败口占诗句:“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王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