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

曾经混迹录像厅的小弟,如今有机会当面向昔日台前幕后的偶像请教,崇敬之心不减,八卦之心不死。正所谓“风流总被风吹去,风情幸与同好说”,索性就与众影迷一起爽了吧!

网易考拉推荐

专访谷德昭:行运导演能否笑傲2009?  

2009-01-23 21:58:36|  分类: 摘星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见谷德昭,先问《新僵尸先生》何时开拍?他摇头笑说:“卖不到内地,哪个公司还敢投巨资?若投资太少,拍得连丧尸片都不如,那就不如继续等日本美国来投资,反正老板是这么跟我说的。”

 

专访谷德昭:行运导演能否笑傲2009? - weijinqing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香港电影不景气,导演开戏无期,大家早已见怪不怪,谷德昭倒不是无戏可拍,今年春节就有他执导的贺岁片《家有喜事2009》上映。说起来,“肥谷”在香港影坛堪称怪才,他是喜剧名家高志森的高足,周星驰迄今不可缺少的智囊,邹文怀嘉禾时代最后一任运营总监。

 

自1995年第一次做导演至今,谷德昭总共导过10部戏(演出电影倒是超过80部,所以观众对他很熟悉),同门师兄马伟豪则是他的三倍——倒也不是他拍戏不卖钱,恰恰相反,除了一部《求恋期》(强烈表达个人情趣,刻意不做商业计算)外,“谷德昭喜剧”堪称票房灵丹。另外,“肥谷”也是香港唯一初执导筒仅三年时就已拍过周星驰、成龙大制作的青年导演。如今,谷德昭又接手“东方”历史最悠久的贺岁品牌《家有喜事》系列,可见老板黄百鸣对他信心十足。

 

值此淡季,谷德昭仍能赢得电影公司青睐,足以羡煞前辈同行,但兴趣广泛的“肥谷”并不满足以“电影编导”为专业,同时涉猎演员、监制、节目主持、专栏作家多种身份,就算不敢自称“大娱乐家”(这是香港影坛送给王晶父亲王天林的盛誉,有趣的是谷德昭曾在《精装难兄难弟》中扮演过60年代的王天林),叫个“娱乐大杂家”也不为过了。

 

谷德昭在香港电影黄金时代入行,机会大把;加之天赋惊人,得以速成。他的经历未必适用每一个有志从影者,但“肥谷”的创作经验却不乏借鉴价值。无聊时听听他讲自己故事,权当八卦谈资也好。

 

壹·入行始末

 

我姐姐谷薇丽80年代是新艺城高层,因为她做得好,所以名誉也很好,入行后大家都因为我是她弟弟,合作时比较容易照顾。其实我念书的时候从来没有入行的想法,后来我在加拿大念硕士,有一年高志森过来拍《富贵再逼人》,姐姐说如果需要帮忙可以找我,恰好导演需要搜集一些当地的素材,就找我谈。谈完以后,高志森觉得我很喜欢讲话,就让跟着他们拍戏。但那时还是没想过拍电影。毕业回来,本来想做其他工作,一时找不到,恰好高志森问我有部戏的剧本有没有兴趣写,我当时都不知道写剧本是怎么回事,但听说有钱收就写喽。写完以后,导演说能用,又问我有没有兴趣做场记,反正我还没有找到工作,那就做喽。

 

君子注:谷德昭写的第一个剧本是Beyond主演的《莫欺少年穷》,姐姐的业内背景令他不致有怀才不遇之忧,对此我辈影迷只能兴叹艳羡,不能学也。

 

 

贰·名师高招

 

高志森是我师傅,他基本上没有别的娱乐,就是电影,看电影,拍电影,做电影投资,做电影宣传,都是很认真,很投入去做,真是个全能电影人。我看见做后期的一些人想欺负他,觉得这个不行,他说怎么会不行,你这样这样就可以了,所以说他很熟悉,也肯教我们。师傅很重视剧本,印象最深就是他说你做编剧是天才也好,是什么都好,最重要是交稿,我们不交稿,你更大的本事也没有用。

 

我们那时候很搞笑,每天早上都到高志森家,坐在他的书房里。他坐在里面,我和马伟豪张肇麟三个坐在外面,就一直谈戏。谈完以后,他就出去了,我们几个人在这写。写完以后,就交功课,他就拿着功课,你这一场的只有几句可以用,他就拿剪刀把那几句剪下来,在一一张白纸上贴贴贴,这是真正的团体创作。

 

专访谷德昭:行运导演能否笑傲2009? - weijinqing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高志森在《家有喜事2009》中也有客串)

 

还有就是我们每年会有一个旅行,几个编剧跟他一起到美国去,那时候影碟还不是很流行,差不多每十部好莱坞片,可能只有一部在香港可以上映。那我们就去看了另外的几部。我们跟着他从中午12点半开始,看到晚上,吃饭的时候就谈刚刚哪一部电影好看。师傅说大部分都不好看,但每一部可以拍成的电影,里面总有一些东西可用,不会全部是垃圾,就算是垃圾你也要拿出来研究一下。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好看的电影,但看完要交功课,人家美国电影分场是什么样的,第二天就凭着记忆把这个电影的分场写出来,写出来再研究,为什么好看,好看在哪里?

 

那时候我只是学徒,不会关心这个行业什么样,只知道师父有很多机会给我,第一年我写的剧本就超过十个。

 

(魏君子注:高志森对徒弟十分照顾,第一年给谷德昭写的剧本几乎囊括各种类型,所以后来才传出“谷德昭偷偷帮周星驰度桥而被高志森逐出师门”的八卦。对此,谷德昭特别澄清:“不是偷偷,他知道我去帮周星驰写《唐伯虎点秋香》的,我跟他是两师徒嘛。说他不开心,我想应该有一点。他看到我有另外一条路要走,有一点不舍得,但师傅很好,第一是放手,第二是叮嘱我,你要好好去做,那是一条可能对你很适合的路。”)

 

 

叁·星爷智囊

 

《家有喜事》也是集体创作,写完剧本之后,高志森说你跟周星弛好像比较谈得来,那就在现场专注看他有什么需要吧。本来我以为高志森拍电影就已经很执著,但周星驰更甚,他真的希望可以每一样都做到一百分。他最擅长的就是,大家以为你这应该停了吧,再进一步应该是怎么样的,这个境界是大家不知道的嘛。所以在创作过程上面,你可以说是很辛苦的,但是也很快乐。周星驰本人没有什么特别,当然是比戏里更严肃一点,他也没有什么娱乐,就是看电影,看书,打桌球。我的爱好比他多很多,但是他喜欢的我也喜欢,所以大家可以一起看戏,看漫画,还有就是打桌球。

专访谷德昭:行运导演能否笑傲2009? - weijinqing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家有喜事》重的周星驰与张曼玉)

 

后来周星驰找我度《唐伯虎点秋香》,那时候我文采很好,得以做跟场编剧,每天在现场随时创作对白。说到创作,印象最深是我演师爷的那段,本来就是夺命书生跟宁王两个人去华府,正好前一天我在读书的时候,看到有几句诗句对联,觉得很好笑我告诉周星驰。他说好东西,但不该是林威或刘家辉说,所以我就创作了“对穿肠”这个人物,但现场没有这个人,周星驰就跟李力持说:“你去给肥谷量一量,准备衣服让他演吧。”我说不要吧,这么一个重要角色,他们说去吧,我也就做了。那场戏我演了三天,三天喷血喷了两天,我不会演,后面站着沾叔、佩佩姐、巩俐、林威、刘家辉给我当背景,很不好意思,沾叔就说:“不用怕,我不说辛苦没有人敢说话。”结果拍出来效果很好,上映时香港的宣传说:单看这一场,已经值回票价。

 

《唐伯虎点秋香》就是尽情地想去笑,不择手段地搞各种笑料。到《破坏之王》,就进入了一个摸索期,我感觉周星驰想有一个转变,好像目标不只是好笑,但怎么转呢?所以创作很痛苦。今天起个分场大纲,毙掉了,明天重新起一个,如此往复差不多连续三个月。《破坏之王》是邵氏投拍的,我们都在那边开会,早上脱了衣服在草地上谈,中午到无线的饭堂吃饭,就看明星,看女明星。吃完饭,又回到写字楼里面,把想到的写出来,到傍晚又出去晒太阳,太阳下山就各自回家,第二天又重分一个场。周星驰对拍打的戏很感兴趣,《破坏之王》里很多打戏都是他跟程小东一起设计的,到了《国产007》,他更加对幕后有了很大兴趣,尤其是打戏,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少林足球》和《功夫》。

 

君子注:同样作为周星驰的智囊,李力持最佩服谷德昭,如今他与吴孟达、罗家英甚至李健仁都相继淡出周星驰的电影。唯有谷德昭一直被星爷捉住不放,《长江七号》仍找他做编剧和监制。究其原因,李力持归之为“肥谷打桌球又得,劈酒吹水又得”,实在是一个最佳玩伴。此言或许不虚,但前提是谷德昭脑筋灵活、才气逼人——这才是星爷仍倚重肥谷至今的关键,否则就算出身电影世家、八面玲珑又有何用?

 

肆·初执导筒

 

我做编剧的时候,从来没想过做导演。那时我跟永盛合作了好几部戏,有一个叫杜琪峰的导演找我谈《天龙八部》,后来还一起谈了个成龙的剧本,这样来回谈了好几个月,跟演员都有见面,包括成龙,但不知什么原因,最后都没有拍成。这也无所谓,因为通过这段时间相处,我跟杜琪峰成为好朋友了。

 

突然有一天,杜导打电话问我有没有看过《阿呆拜寿》,我说看过,你想拍?他说是啊,找我做编剧?他说不是,找我做导演。我就停了一下没说话,他说怎么怕了?我说你都不怕,我怕什么。这样就开始,我回去再看梁醒波主演的《阿呆拜寿》,就觉得有问题,然后打给杜琪峰,我说这部旧电影要是用现代的节奏来讲,应该15分钟讲完的,余下的一个多小时不知道讲什么好了。另外,女主角指腹为婚置自己的幸福而不顾,这种思想太落伍,现代女性肯定难以投入。杜琪峰问我有没有想到解决办法,我说还要再想一想。

 

专访谷德昭:行运导演能否笑傲2009? - weijinqing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想了一个礼拜,突然之间看到一部美国电影叫《阿甘正传》。当时还没有看到电影,我就看到海报上面用英文写着“我们找到了一位最优秀的美国公民,他是一个呆佬。(大意)”,我一下来了灵感,将这个《阿甘正传》的宣传标语改了一下套到《阿呆拜寿》上,改成“她找到了她的梦中情人,他是一个呆佬……”这样我的第一部电影故事就顺畅了,杜琪峰觉得也OK。

 

第一次做导演的感觉就是钱钱赚得比编剧多一点,还有责任大很多,压力大很多,体力付出很多,但是满足感和成就感也多了很多。你可以令大家都看到你的梦想,然后有人付钱,有演员会相信你这个梦想,你再一步一步把梦想弄出来,这实在是一件很过瘾的事。

 

我拍第一部戏,杜琪峰起的作用非常大,他差不多是教我怎么去拍的。通常我把想的东西先讲一遍,演员先走一遍,摄影师我不会摆,他就去摆一些镜头。我不会讲应该怎么摆,但是摆好,我看画面,我就知道哪里不对,应该近一点还是远一点。作为监制,杜琪峰大部分时间他都在现场,有时候他会说,这样子可以多一些动作,做些格调,技术上面,做一些车轨。他很会教演员,有一个镜头是临时演员说台词:“你不要再打了”,我已经拍了一遍,他看了说不行,我说我已经把他逼得很紧了,他说不行不行,再拍一遍。他就不停地在骂那个人怎么怎么样,结果再拍效果真的很好。杜琪峰是大导演,他知道怎么在摄影机旁引导演员去做出你想要的东西,我跟他学到很多东西。他也算我的一位师父。

 

(魏君子注:拍《阿呆拜寿》最好笑的一幕是,导演谷德昭与摄影潘恒生戏瘾大发,扮一对乌龙医生在台前演戏,这时候监制杜琪峰则拿着摄像机在现场拍。初做编剧,有高志森教授,初执导筒,有杜琪峰帮忙,谷德昭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伍·大内密探

 

我执导的第二部戏本来想拍苏东坡、我觉得他很有趣,如果他要是一个密探怎么办?我就拿拿这个想法来内地审,当时可以先用说不用写的。他们说,苏东坡不可以拍的,因为在内地很香火鼎盛。我说我们可以很正经地去拍呀。那谁来演?我说周星驰啊,他们说不用想了。我就只好改名字——但《大内密探》其实还是苏东坡的故事,如果你留意的话,会发现零零发的朋友还是佛印,其他的故事和人物也没有太大变动。

 

《大内密探》是007的古装版,也是一部周星驰电影。只不过这次我想拍一部看得见女主角的电影,因为当时刚看完《真实的谎言》,觉得里面特工与妻子的关系,如果在古代发生,应该挺有趣。

 

电影的一开场是古龙小说最著名的“叶孤城与西门吹雪决战紫禁之巅”,开始我真的考虑让TVB版经典版本的那几位明星回来演,我找了刘松仁(饰陆小凤),他说比较少不当主角,客串也比较少;郑少秋(饰叶孤城)好像当主角是那么多钱,来一天客串也是那么多钱;后来又听说演西门吹雪的黄元申出家了,我想,向老板(向华强)可不可以做西门吹雪呢?他听了很感兴趣,但其他人说公司(中国星)刚上市,暂时不要演戏吧。我就说,全部不要!全用新人,我要再选我心目中的西门吹雪。所以就选了麦当雄电影重最讨人憎的升斗小民黄志强。还有文隽演陆小凤、黄一飞演叶孤城,哈哈。

 

《大内密探》里张达明演皇帝,这是他第一次演这么重的戏份。当时向老板问,这个人是谁,我说是皇帝,老板说皇帝还是找徐锦江吧,我说给他一次机会吧。周星驰也有疑问,我说没有问题,他很好笑,结果效果真的很好。罗家英演佛印,《007》之前,我刚看完他演的《姊妹情深》,第一次觉得罗家英很好笑,就把他介绍给周星驰。拍了一半,一点都不好笑,演来演去都差不多,周星驰说怎么搞的?我就跟家英哥说,你可不可以靓仔一点?结果出来效果非常好笑。以后我跟周星驰都用“靓仔一点”跟罗家英讲戏,所以大家都需要有一个磨合期。

专访谷德昭:行运导演能否笑傲2009? - weijinqing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当时我跟周星驰谈得来,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大家都很喜欢巴西柔术。早在《破坏之王》,我们就用了这种武功,到《大内密探》又用上了,以此来表现周星驰和刘嘉玲的夫妻融洽。其实巴西柔术没有什么好看的,躺在地上一个钟头不动。所以在现场经常看到我和周星驰两个躺在地上排练,刘嘉玲就跑过去问:哪一个是我?

 

君子注:谷德昭说做导演就是先要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拍喜剧起码要自己笑得开心。拍《大内密探》我一直在笑,所以出来的效果还是不错——此言绝对真理,写剧本搞创作如果连自己这关都没过,那就无话可说了。

 

 

陆·爱情万岁

 

拍完《大内密探》,有很多老板找我拍这个拍那个,但这时我就有一个关乎信心的疑问:我做导演的第一部戏,杜琪峰帮我很多忙,第二部电影周星弛帮我很多忙。如果我一个人的话,能不能拍完一部戏?究竟我会不会拍戏?我真的不知道。而过不了这一关的话,我就很难再继续下去。

 

我把自己关起来差不多半年,把自己和同学的故事写出来。这个故事发生过,我经历过、见证过,没有人可以跟我去抢。这部电影叫《求恋期》,当时我要用它来证明自己拍不拍得完一部戏。拍完了,我知道我是可以独立去完成一部电影的,拍得好不好再说,这个关过了,我才可以再继续下去。《求恋期》没有任何的商业计算,只是想拍一部我自己最清楚的电影。幸好那时候向老板对我真的很好,他说你喜欢拍就拍,但也不要太贵了。所以我就拍了一部我自己最喜欢的一部戏。

 

拍完《求恋期》,我在电台做了一年,不知道拍什么好。后来嘉禾公司打电话给我,说成龙大哥想找你拍电影。有这回事?我就去谈了,他们说大哥想拍一个爱情故事,爱情故事?恐怕不是吧?我当然想拍,但我想亲耳听见大哥说想拍爱情故事。他们就安排我到台湾见大哥,原来是真的,那我就拍了。但大哥还是要打的,起码预告片要剪一个要打的才能卖。我就发展了《玻璃樽》这个有一点打的都市爱情故事,现在看还好,打戏加得不算太生硬。

 

专访谷德昭:行运导演能否笑傲2009? - weijinqing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本来我有点担心,因为没有跟成龙合作过。但我比较幸运的就是,成龙当时去好莱坞拍的《尖锋时刻》空前成功。大哥跟我说,要是那部戏美国不行,回来拍这部戏,人家会说我不行;现在我兴致特别好,拍什么都可以,就当回来玩。你随便来,拍你想拍的东西,爱情片我很少拍,你只要看着我的戏就行了。拍大哥的戏,我居然还可以有发挥,你说我是不是很走运?

 

(魏君子注:《求恋期》的演员都是新人,客串的却有巨星刘德华,谷德昭说:“华仔对我很好,他说你拍一部年轻人的戏,如果有需要就找我”,结果刘德华最终友情无偿客串。为什么成龙、刘德华、周星驰都如此看重谷德昭?除了运气好,自然还有才华横溢。)

 

漆·喜剧新得

 

我第一次知道喜剧的威力,是在影院看我有份编剧的《家有喜事》,观众的反映是失控,有几个人从中场开始站起来看,一直没有坐下,看完以后,他们不肯离开,都笑得很开心。散场的时候,我混在人群中,其中有两个跑去电话亭打电话给朋友,说有这么一部喜剧非常好笑,现在还有一场,我们马上要再看一遍,你们要不要来,我给你们买票!当时我看到一部喜剧可以同时令那么多人开心,我也真的开心哭了。原来喜剧的威力是这么大的。

 

专访谷德昭:行运导演能否笑傲2009? - weijinqing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我很开心有机会拍《家有喜事2009》,过年的时候可以再逗大家开心。本来有一段时间,我做了太多贺岁片(即《幸运超人》、《嫁个有钱人》时期),慢慢陷入一个框框中去,所以我就退出来,去拍暑假片,就是郑中基的那几部。暑假片的语言对白跟贺岁片是不一样的,可以玩得更屎尿一点,我拍得很开心。但是这几年没有贺岁片,我又怀念起来,所以才拍了《家有喜事2009》,这部戏我放弃了一些比较擅长的很本港色彩的笑话。我跟每一个演员说,这次我写的是人物是全世界的人物,家庭是全世界的家庭。我希望每一个观众看,反正会讲中文的都投入去看,所以这是我的一个尝试,希望大家喜欢。

 

君子注:看完《家有喜事2009》,感觉谷德昭与其说在尝试,不如说是在炒冷饭。影片的剧情笑料大多似曾相识,都是肥谷当年的得意桥段,包括翻炒92版的经典笑料对白。无新意无所谓,够好笑就好,但放弃自己最擅长的本土笑料,想搞一个港台内地通吃确实非常难,谷德昭再有才华,恐怕仍须努力……

 

专访谷德昭:行运导演能否笑傲2009? - weijinqing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专访谷德昭:行运导演能否笑傲2009? - weijinqing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吴君如和周星驰在《家有喜事1992》的经典造型和台词笑料,在《家有喜事2009》中也有出现,但给人感觉新不如旧)

  评论这张
 
阅读(5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