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

曾经混迹录像厅的小弟,如今有机会当面向昔日台前幕后的偶像请教,崇敬之心不减,八卦之心不死。正所谓“风流总被风吹去,风情幸与同好说”,索性就与众影迷一起爽了吧!

网易考拉推荐

尊师祖!打文隽!吓王晶——刘伟强:谁不想做老大?  

2007-10-04 23:03:04|  分类: 摘星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尊师祖!打文隽!吓王晶——刘伟强:谁不想做老大? - weijinqing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这次《无间道》大导演的访问,非常有成就感。因为当时刘伟强还没吃饭,他上来之前跟司机打招呼说,十分钟之后就下来,早已打定主意随便打发一下我,结果整整一个半小时过去,司机饿得两眼发绿,他还跟我意犹未尽,哈哈。


可能很多朋友奇怪,看我专访香港影人,实在没啥特别,观点不新鲜,剖析不深入,手段更老套。无可否认,这是事实,在下眼光从来短浅,只爱跟自己喜欢的香江影人叙旧,与其说是访问,倒不说是聊天。没办法,水平有限,贻笑大方,所幸尚有部分被访者钟意这种方式,毕竟跟自己的影迷聊天,不用没话找话那么尴尬,以放松心态回忆往昔,旁边还有个搭话撩拨的,自然可以“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刘伟强即是如此。

  问:您来北京拍戏,最早是否15年前的《黄飞鸿之狮王争霸》?

  刘伟强:对,15年前,稍后还有小黑的《正牌韦小宝》,我都是做摄影。当时拍《狮王争霸》,我们要晚上12点钟才能准备好,因为要很多人,当时有五百个狮子头,大概有两千个临时演员。在午门门前,发衣服发了整整一个晚上。当时时间很赶,我们大概每天只有三个小时才能进入故宫,实在是很短很短,要安排这么多人。前段时间我跟徐克导演在北京碰面,还谈起当时怎么去赶,跑步去,戏中很多大场面都是我们用很短时间去拍的。不过当时很兴奋,第一次去故宫拍午门,这么大,很兴奋。



壹 摄影出身:《旺角卡门》玩的是体力活

  问:感觉您和“铁三角”颇有缘分,您和徐克、林岭东都有过合作吧?

  刘伟强:林岭东更多一些,《龙虎风云》、《伴我闯天涯》,《最佳拍档》也拍了一点点。

  问:您的摄影技术在《龙虎风云》已经一鸣惊人,到《旺角卡门》时,很多人更对您的手提摄影非常佩服。黄岳泰曾经说过,手提摄影是需要体力的,他当年能拍刘家良的电影,是因为会功夫,能跟得上。

  刘伟强:真的需要很多体力,因为这个摄影机很重,我不像很多导演一拍就拍十多个小时,我体力不够。用手提可以跟演员有很多互动的东西。拿机器好像融进去摄影机里面,很有感觉。

  问:《旺角卡门》用手提摄影,是王家卫提出来的么?

  刘伟强:怎么说呢,他当时是新导演,很多时候我跟他去弄。

  问:比如说摄像风格,刘德华在那里砍陈志辉的那场戏。

  刘伟强:这场戏我们是试出来的,从前是没有这个东西的。他跟我说,我要镜头看着他,怎么看着他呢?就试很多次给他看。

  问:后来《古惑仔》里有场陈浩南砍人,跟《旺角卡门》很像。

  刘伟强:哈哈,这个是我专用的,其他人不要用。



贰 尊师重道:我是黄岳泰的徒孙

  问:您在《无间道2》里面找黄岳泰、敖志君演黑帮大佬,他们两个也是摄影师,您在现实生活当中跟他们什么关系?

  刘伟强:我们关系很复杂,敖志君是我的师父,黄岳泰是敖志君的师父,我是黄岳泰的徒孙。

  问:敖志君的助理曾有个声明,他跟黄岳泰并非师徒关系,但是很好的朋友。

  刘伟强:当然是好朋友,不是好朋友就不跟我拍《无间道2》了,我觉得是这样的关系。我第一部电影就是跟敖志君做摄影师,拍《十八般武艺》,我不能叫刘家良师傅,就叫敖志君师傅吧。

  问:昨天问到林岭东和徐克交情,林岭东说他当年在无线的时候,徐克只是一个实习生。香港影人很多都是片场历练出来的,可能会有这种传帮带,我带过你,但没有很明显的嫡传的师徒关系,愿意认就可以认?

  刘伟强:我不这样想,他是我师傅就是师傅,到今天他怎么样,我都要叫他师傅,黄岳泰是我的师公,今天还是我师公。香港什么反反复复不行,你要有一个长辈的东西,要尊师重道,这个是要有的。我现在这么大(牌),他们没问题,但是他们还是我的师父,我是这样想的。

  问:我看过你师傅演过很多戏,譬如《色情男女》,您也演过戏吧,譬如《咖喱辣椒》。

  刘伟强:演得好不好?

  问:跟现在的形象反差特别大,那时候是一头披肩长发,跟陈可辛一样,据说您跟陈可辛曾一起去欧洲游玩,那时候您多大?

  刘伟强:我跟陈可辛去欧洲是25岁、26岁吧,很年轻。

  问:那时候结婚了吗?

  刘伟强:还没有,因为还有很多美女在旁边嘛,哈哈。那时候很年轻,中学开始留长头发,当时很流行留这个头发。

  问:陈可辛至今没有剪掉。

  刘伟强:他之前不是长头发,之后他才学我。

  问:他一直留到40多岁,您反而剪了。

  刘伟强:我33岁就已经剪了,剪得很短,成家了。


 尊师祖!打文隽!吓王晶——刘伟强:谁不想做老大? - weijinqing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叁 烂片起家:老被文隽骂,气得想打他


  问:您导演的第一部电影是李修贤监制的部《朋党》,不久就进王晶工作室了吧?

  刘伟强:没有,还拍过两部,《伴我纵横》,黄鹰监制的《僵尸至尊》。

  问:黄鹰拍完《僵尸至尊》不久之后就去世了,原因是?

  刘伟强:他没有什么大病,我听说他去推牙,突然一睁眼就去了。

  问:93年去的王晶工作室?在您的导演生涯里,处于什么样的阶段?

  刘伟强:那时候拍了《香港奇案之强奸》、《人皮灯笼》、《庙街故事》很多, 我觉得是懵懂阶段,很多东西都不懂,在学习。 先要学怎么当导演,当摄影当了很多年,怎么当导演要去学,王晶给我很多机会。我觉得我跟吴镇宇很像,也是拍了很多烂片才有今天。

  问:当时文隽在电台骂您执导的《慈禧秘密生活》?

  刘伟强:骂的不太多,倒是《庙街故事》骂得多一点。

  问:据说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想去打他?

  刘伟强:对,已经找了人,在门边了,就没有动手。王晶说先不要打,让他来公司再说。

  问:本来是仇人,怎么变成了“最佳拍档”了?

  刘伟强:就是王晶啊。王晶叫文隽过来,说要骂他。过来之后说,这是文隽,这是刘伟强。我准备打他了,王晶却说不如我们三个合作搞一家公司吧。啊?不是要打他吗?怎么合作,就开始谈了,慢慢就成为拍档了。

  问:您跟文隽先生的合作怎么样?

  刘伟强:蛮好。开始比较难,文隽在剧本、文字方面帮我很多。

 
 
 


肆 首创高峰:《古惑仔》让王晶吓破胆

  问:文隽编剧监制,您导演摄影的《古惑仔》,可以算作是您导演生涯的第一个高峰,在这个阶段有什么感受?

  刘伟强:当时在王晶工作室有很多机会,拍了这么多部,不是太好也不是太滥,票房走走停停。但是当导演要有一些东西冲上去吧,我们拍商业电影的导演,真的需要票房很火。当时有这个心情,电影要拍得好,但是票房要冲上去。

  问:据说王晶并不看好您跟文隽的这部《古惑仔》。他觉得自己同期导演《偷偷爱你》才赚钱。

  刘伟强:他真的很意外,《古惑仔》午夜场他也去了,当时吓破胆。开场半小时他打电话问票房,对方说多少钱多少钱,他说什么?大声到整个场子看他的反应。我说什么事?好还是不好?他说很好,全香港爆了。我还记得,庆功宴我们大概庆了十次。午夜场一场就收了130多万。

  问:结果马上要开拍第二部,《猛龙过江》拍了几天?

  刘伟强:第二部我不想拍,对王晶说,我要考虑一下。因为当时题材有很大的非议,很多人说这个电影是教坏小孩子,我有压力。有一个片商说你要拍啊,你不拍很多人拍。

  问:后来很多人跟风。

  刘伟强:对啊,所以想想我就拍啦,才知道他们排了档期。当时很赶,大概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要连拍带上映,连搞剧本包括前期创作,这个就头痛了。我用很快的方法去拍。

  问:第二部以陈小春为主。

  刘伟强:山鸡是很重要的角色,所以第二部我们就陈小春多一点,那个拍了11天。

伍 迷恋漫画:《风云》暂不拍 《阿鼻》了夙愿



  问:《古惑仔》之后,就是《风云雄霸天下》了,在香港有四千多万的票房。

  刘伟强:4600多万。

  问:在那个时代也是一个很高的记录。

  刘伟强:最高了。

  问:《风云雄霸天下》之后,您又拍了《中华英雄》、《蓝血人》、《拳神》,感觉您很迷恋漫画特效片,最近您还在筹拍《阿鼻剑》。是不是因为从小就喜欢漫画?

  刘伟强:可以这样说,从前我们小时候没有什么东西,没有太多的娱乐,光是看漫画。 我从前是一个很不想看文字的人,看画面很喜欢,文字一多我就头晕。可能从前小的时候看很多这样的东西,所以做了导演就喜欢把好的漫画拿过来拍。

  问:《风云雄霸天下》是您主动拿来拍还是片商找您?

  刘伟强:我们去找,因为我觉得拍完《古惑仔》要改变一下,不是光拍1234567拍下去。很多片商给钱去拍,但是我们要转变一下,拍一些新的东西,所以当时就看到《风云》这个漫画书很卖座,那时候就拿来拍。拿来拍之后你要想一些深的东西,所以加了一点电脑特技。因为从前有很多,人飞来飞去的很多,你要跟他们不同,所以要想方法去搞另外深的一些东西出来。结果我很惨,我搞剧本大概有三四个月,拍了四五个月。

  问:后期电脑制作用了多长时间?

  刘伟强:后期搞了一年。大概用了两年时间去搞这部电影。

  问:那您是真真正正喜欢漫画电影,那个时期一年可以拍三四部《古惑仔》电影。

  刘伟强:不止。

  问:可是您甘愿花费一两年的时间拍摄一部《风云雄霸天下》。

  刘伟强:要转变啊,不行就完了,每个时候要有一个准备。

  问:《阿鼻剑》是不是圆您一个梦?

  刘伟强:是的。《阿鼻剑》是我1995年看的,我在王晶公司时,给他他看了之后说不拍。不拍就算了。有机会就拿出来拍吧。

  问:《蓝血人》是您一开始接手还是最后接手的?

  刘伟强:最后接手的,中间断了一两年,从前是找王晶拍的。后来找我帮忙,我就帮忙弄好。

  问:最近有消息说您要拍《风云》的续集。

  刘伟强:很久之前说的,2002年说过要派这个东西。因为02年要拍《无间道》,所以就把这个计划放下来了。

 
 
 


陆 无间风云:刘德华梁朝伟并非首选对象

  问:您跟文隽合作的最后一部戏是《极速传说》。之后“最佳拍档”各奔东西,但您的“铁三角”并未解体,后来加入麦兆辉和庄文强,就有了《无间道》这个系列。《无间道》的剧本据说麦兆辉找了几个人都没有人想拍,您在看剧本的时候能想到日后会大火吗?

  刘伟强:我没有看剧本,他就是告诉我一个概念。他只是写了一个大纲,拿着大纲去见很多人,但很多人就走了。但是我听他讲完,看了这个大纲,觉得这个概念蛮好,就说你去弄一个剧本出来,不要光是吹,这个不行。所以他就去写这个剧本出来,我觉得可以拍我就拍了。

  问:《无间道》如果没有刘德华和梁朝伟的话,它的票房和效果会不会打折扣?

  刘伟强:其实当时我并没有考虑他们两个,而是希望找一些刚刚起来的明星。后来一想,不行,一定要把它搞大,因为这个剧本很好看,我想争取很多人去看,所以就找最好的演员去演。我打电话给刘德华,他说好啊,这是一星。另外想由谁来配他吗?现在大家都说刘德华、梁朝伟,但当时他们不会一起的。

  问:《五虎将决裂》之后,他们好像很少合作。

  刘伟强:一部也没有。要找最好的,想了很多,梁朝伟吧,我说。很一听,梁朝伟行吗?试试看吧,打电话给他看看他有什么要求,能不能来帮忙。他说好啊,没什么问题。然后就开始这个东西。开始这个也头痛,还有两个大佬,也要找最好的,就找了黄秋生跟曾志伟,他们两个是影帝,影帝才能来拍我的电影,就找四大影帝去拍《无间道》。

  问:《无间道3》加上黎明和陈道明是六大影帝。

  刘伟强:《无间道4》是十大影帝。

  问:有没有计划?

  刘伟强:没有,哈哈。

  问:您在拍完《无间道》之后,有没有想到会如此成功?

  刘伟强:没有,根本没想到票房会有五千万。当时预计是3200万,我自己心里面想的,但是不能告诉人。很多人都看扁,说刘德华加梁朝伟,最多一千多万。因为那个时候市场不好,票房不好,很多人觉得一千多万最多了。当时我刚开自己的公司,开销很大。《无间道》上映的时候,我正在北京拍贺岁片(《老鼠爱上猫》),他们每天打电话给我,票房又怎么怎么样,我说你明天不要打来,我每天五点起床要拍片。结果四点钟又打来。为什么又打来?又破纪录了,要告诉你。谢谢,谢谢。听着听着就不能睡,很兴奋了,但是每天五点要起来。

  问:三千万到四千万又到五千万,连破纪录,应该是一个很兴奋的过程。

  刘伟强:对。但是不能回去香港。

 

 

柒,跻身国际:香港电影将成历史名词

  问:《无间道》系列之后您真正跻身国际名导了,好莱坞买您的剧本,邀请您去拍戏,包括韩国找您拍戏,去年的《雏菊》,去好莱坞或者韩国拍戏有没有不适应的感觉?

  刘伟强:拍这个《DASIY》(即《雏菊》)是纯带我的香港班底去欧洲拍,所以好像没有离开香港去拍电影一样。但是去好莱坞拍《TheFlock》的时候就有不同,我一个人去,不是麻烦,是收工后没有人跟我去吃饭,去吃饭他们没有中国东西吃。 拍东西当然是一样啦,导演沟通用另外一种语言,但是你在外面,还是有一种不知道很不舒服的东西。

  问:让我想起另外两个闯荡好莱坞的导演,于仁泰,一般会带着胡大为,林岭东就不一样,他去好莱坞拍片不喜欢带着自己的班底,因为感觉跟在香港没什么两样,他是去学东西的。

  刘伟强:我跟林岭东差不多,也不想带我自己的班底去,,你去那个地方要信任它的制度,你带香港班底去好像拍香港片一样,你要克服这个东西才能很潇洒去,一个人去就可以了,把很多事情搞定,面对它的制度,你要调整自己,因为这才能一路一路去拍。

  问:圈内有一个说法就是您现场拍片比较迅速,而且现场的驾驭能力很强,善于协调各个部门。像现在的香港您这样拍片又迅速又快又好的导演有多少?

  刘伟强:没有了!开玩笑,但不是很多了。

  问:目前香港一个星期未必有一部港片上映,如何看待这个局面?

  刘伟强:现在是过渡期,从前我们很多一年拍几百部电影,这是不健康的。

  问:超出香港这个小岛的范围。

  刘伟强:去一个地方有一组人拍,去另外一个地方又有一组人拍,全香港人都在拍电影。我当摄影师时就有很多组。

  问:每天穿梭不同的组?

  刘伟强:对,最忙的时候有三组在身很糟糕,真是不健康。每个星期庆功宴不停地吃,徐克的电影过了1500万来吃饭,好啊,去吃。林岭东导演打电话过来,我的电影过两千万了,来吃饭?好啊。过两天又一个2300万来吃饭,当时就是这样……这个市场太好,你每拍一部电影一定受欢迎,从前收一千万很一般,现在是很厉害了。从前我们一拍就已经赚钱了,有东南亚市场嘛。一开拍,你写什么A计划,他们就来买了,这是最不好的东西。那时候很多这样的东西。现在把这个歪风慢慢改变,准备好才拍,因为不担心,从前担心香港太小,市场太小,现在不怕,我们有全中国,你慢慢去磨合这个东西。

  问:但是这样的话,很多香港导演拍戏都不以香港本土为题材了,有人也在说香港电影是否将来会成为一个历史名词呢?变成大中华电影?

  刘伟强:我觉得大电影会是这样。成本很大的电影可能有这个东西。但是香港导演有他的风格,很不同,这个是刘伟强拍的,那个是冯小刚拍的,这个是谁谁拍的,含有他的风格。我的风格就是香港的风格,冯小刚的风格就是北京的风格。香港说普通话不清不楚,很尴尬。我觉得就是这样,当然还有很多小的电影,好像电视电影,在香港还会利用香港的风格去拍。

  问:譬如您监制的邱礼涛电影《人在江湖》那种?

  刘伟强:对,这个东西还有香港的风格,我觉得每个城市会有它的风格吧,有北京菜、上海菜,也有香港菜嘛。

  问:您的心态很好,我接触过许多香港影人,他们特别怀念港片的兴盛时代。

  刘伟强:应该这样嘛,从前是片商去找导演拍电影,现在不能坐在这边,你要去找片商拍电影,你要适应这个东西。因为你不能光坐在这边,钱不会从天上掉下来,你要找机会去搞一些电影。

 
 
 


捌,分手之谜:有谁不想做老大?

  问:年初关于您有一个消息挺让我们这群港片影迷惊诧,庄文强和麦兆辉与您分道扬镳
!对于这个,影迷有很多猜测了,除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之外,有什么别的解释?

  刘伟强:我觉得是这样的,要分一定要分的,看怎么分。好像我跟王晶、文隽很和平地分,我从前当小的,他们年纪大,他们是大股东,我是小股东。但是你要有当大股东的想法,我从前当小股东的时候,就一定想着有一天要去当老大。很简单,所以一定要分开。他们也要有这个心态,不能每天跟着我。我希望他们也要发展,我现在飞来飞去,在北京可能开一家公司,在香港在美国可能有公司,现在这个时代不同了,可能他们要自己去发展一些东西,当然我们很默契,有时候会回来,这个不用担心。

  问:分开是谁先提出来的?

  刘伟强:基本上这个不用说了,你要有一个默契,差不多就要分的。分的意思不是打架分,应该是拍黎明、杜文泽的《情义我心知》吧,我觉得应该出去看看这个世界怎么样,那部电影我没有做导演而是监制。

  问:我感觉您像刘邦或者刘备,身边一定要有一个张良或者诸葛亮这样的智囊,当年有文隽,后来就是庄文强、麦兆辉,现在有没有新的智囊?

  刘伟强:很多。

  问:有没有像文隽、庄文强、麦兆辉那样的高手,还是在挖掘?

  刘伟强:要看怎么去安排自己的角色,有人帮你的忙,一定要找人帮你的忙,一个人不行

  的。所以是有的。已经很多剧本在香港,一个剧本能成功,关键是选剧本人的眼光,现在像好莱坞一样有很多很多剧本,我不知道什么叫好的剧本,票房好,这个就是好剧本。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