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

曾经混迹录像厅的小弟,如今有机会当面向昔日台前幕后的偶像请教,崇敬之心不减,八卦之心不死。正所谓“风流总被风吹去,风情幸与同好说”,索性就与众影迷一起爽了吧!

网易考拉推荐

楚原 闹市侠隐  

2007-08-23 09:16:44|  分类: 摘星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才华的导演,有幸生逢盛世,若然抓住机遇,不难成就一番事业。譬如李翰祥、胡金铨、张彻,壮年时虽经几度沉浮,但作品等身,或叫好或叫座,皆不失为一代引领风潮的大导演。

 

待年事已高,事业走低,张彻疾病缠身退休,李翰祥被迫应景赚钱,胡金铨创作力不从心,迟暮英雄纵然无可奈何,却多少有些不服气,仍难免书生论剑、指点江山,至不济也要写本回忆录留个纪念。

 

相比之下,唯有楚原活得潇洒自在:论艺术成就,他未必在三位大师之下;讲商业票房,他导片138部,30年前人称“楚千万”(一年拍片总票房过千万港币,张彻也只号称“百万导演”);烈士暮年后,楚原既未像张彻、李翰祥那样壮心不已,亦不似桂治洪、孙仲那样退隐异邦。他依然混迹于纷嚣影视圈,却已不再做号令三军的大导演,而是屈尊去电视台演肥皂剧,甘愿做个供后辈驱使的老龙套!

 

按说楚原早已名利双收,何必如此自贬身价?但反言之,孙仲等远遁他乡自可超然物外,张彻辈久在圈中不免自恃身份,倒是“楚千万”这种“闹市侠隐”的淡然心态最是难得。不过,为人处事能做到荣辱不惊、锋芒尽掩,讲到底,虽是楚原性情使然,却也与浮沉经历有关……

 

楚原  闹市侠隐 - weijinqing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楚原(原名张宝坚)能进电影圈,当然多亏身为粤语电影名家的老爹张活游,但他掌握电影知识和理论则全靠自学。如果说父亲的粤语片只是启蒙,那么真正让楚原爱上电影的却是桑弧执导、石挥主演的《哀乐中年》。从此,学生时代的楚原迷上了上海电影,由于在解放后的广州读大学,他研习的电影理论书籍大部分来自前苏联。

 

饱览群书后,楚原很快有机会得以实践。1954年,楚原来港,蒙世叔吴回提携,开始电影拍摄工作。初期也学父亲演戏,但因个子矮做不了小生,楚原便转做助导和编剧,不久给秦剑做副导。《湖畔草》是楚原自编自导的第一部电影,当时他只有23岁,与岳枫并列为中国最年轻的电影导演(李翰祥28岁做导演,胡金铨、张彻更是30岁之后才如愿)。

 

虽然年纪轻轻就做导演,但楚原一开始就弓马娴熟,拍戏又快又好,也让他泡到了自己电影中的女主角南红。老东家光艺公司不仅纵容他自由创作,还允许楚原、南红夫妇自组“玫瑰”公司(但占股50%),并出借当家小生谢贤。显然,片商老板对楚原另眼看待,绝非大发善心,而是看重楚原才华横溢、有商业价值,无论文艺片《秋风残叶》、《含泪的玫瑰》、《冬恋》、《浪子》,抑或奇情动作片《黑玫瑰》和错摸喜剧《玉女添丁》,无不既有掌声又赢票房,与父亲合作的社会伦理戏《可怜天下父母心》更曾在内地发行,影响颇大。

 

久而久之,有人便称楚原为“急智奇才”,他却不以为然。因为在楚原眼里,做导演实在不算难:“我觉得做导演其实最重要的就是那个剧本,你隔晚将剧本弄妥了,拍摄时便一点也不困难。可能我的脑筋转得比别人快一点吧,所以处理起事情来也比别人快,在我写剧本的时候已经事先将镜位之类都想好了。坦白说,电影不过是化了妆讲故事而已”。

 

楚原说得轻松,但对同时代的多数粤语片导演来说,甭说事前写剧本,就是现场拍摄还有的听马经、有的吃云吞面——大家忙着赚钱糊口,哪有时间精力做准备搞创作?结果,纵然楚原有心,但面对那么多的云吞面导演和“七日鲜”,亦无力阻止粤语片的日益衰落。至1969年,香港的粤语电影已经走到山穷水尽,连身价一万一部的楚原(当时粤语片导演单部最高工资,其他人一般只有三四千港币)也只好转投国泰导国语片

 

为国泰打工两年,楚原只拍了四部戏,远不及60年代中期一年拍10多部的盛况,但其中一部《龙沐香》却奠定了日后自成一派的楚氏浪漫奇情武侠片的风格基调。正因如此,楚原跳槽到邵氏不久,就拍出代表作《爱奴》(1972)。只是,该片虽用武侠片包装,但依楚原初衷,“爱奴”何莉莉只须用爱复仇,不需要懂武功,可惜当时流行武侠片,楚原的想法最终还是被老板邵逸夫否决。

 

1973年,楚原拍出《七十二家房客》,票房大卖,不仅打败李小龙与好莱坞合作的《龙争虎斗》,荣登年度冠军,更成功令几近绝迹的粤语片起死回生,影响可谓深远。不过,对于楚原来说,《七十二家房客》或许是他票房最好的电影,却绝不是他最喜欢的作品(浪漫奇情文艺片才是他的最爱)。更何况,《七十二家房客》之所以能成功,很大程度要归功于原著舞台剧本精彩,还有一班深受观众欢迎的《欢乐今宵》电视艺员演出。至于楚原的功劳,只是适时将当年的香港现实与剧情台词结合起来而已。

 

无论如何,《七十二家房客》令楚原成为邵逸夫最器重的导演之一。可惜好景不长,楚原随后执导的六部戏,除《香港73》卖座稍可外,其余票房皆未达到预期,他也因此逐渐失去老板信任。1975年,楚原有9个月没戏拍,心底发慌之余,就想到拍武侠片,主动将金庸和古龙的小说写了电影分场剧本给邵逸夫看。这回总算峰回路转,尽管邵老板觉得不太靠谱,但他仍叫自己信任的倪匡写了一个《流星·蝴蝶·剑》剧本给楚原。楚导演一看傻眼,原来倪匡的这个剧本只有律香川和老伯的斗争部分,竟将小蝶、孟星魂等主角尽数删去,只好偷偷自己重新改编(好在倪匡有个习惯,先拿剧本费,必定准时交稿,但恕不修改,你改随便)。

 

《流星·蝴蝶·剑》上映后,香港票房不俗,台湾更破了卖座纪录。自此,改编古龙小说的武侠电影蔚为风潮,一直延续到20世纪80年代初,单楚原自己就拍了18部。当时,观众和业内一致公认:港台那么多人(包括古龙自己)拍古龙武侠片,更有不少玩大手笔拍外景,却都不及只拍内棚厂景的楚原最得神韵。对此,楚原先是谦逊一句:“基本上,没有了枫叶和干冰,我是不懂得拍戏的。”随后言明:“我的电影,其实可以叫做楚原的古龙小说电影,那里面有很多我的成分在内,我很喜欢国画中的写意派画风,《三少爷的剑》中的燕十三,一个冷寂的江头,一个残破的鱼网,他一面在那儿补网,一面煮药,只是这些,燕十三的遗世味道已经出来了。”

 

楚原  闹市侠隐 - weijinqing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除了构图布景等方面受中国写意派画法影响,楚原亦坦承一直把古龙武侠当成文艺片来拍,“例如《小李飞刀》中几乎全是讲人性,终日情情爱爱”,加之拍古装片可以借主角之口吟风弄月,更对了楚原性喜诗词的胃口,拍起来自然随心如意、效果奇佳。

 

别看楚原最爱拍浪漫奇情,本人又喜欢开玩笑,经常在片场逗大美女井莉莞尔,但为人处事却与自己电影中的浪漫男主角不同。他和南红相敬如宾已有50载,他在片场永远穿着破烂背心短西裤,见人就笑,毫无架子,人缘最好(有记者甚至管楚原叫济公,只差手上一把大葵扇)。楚原从不会清高脱俗,别的导演欺他脾气好,经常借棚借人,他忍久也会发火。他也经常“为五斗米折腰”,即便拍古龙武侠最红的时候,邵逸夫让他专为李嘉诚几个潮州富商拍个潮剧电影《辞郎州》,他也欣然从命。结果《辞郎州》上映三天便下片,票房不足八万。当然,楚原之所以有此底气,皆因事前邵老板给他吃了定心丸:“拍这个才花几十万,让他们(李嘉诚等富商)开心一下吧。”至于是否砸自己招牌,楚原无所谓,只要老板满意就成。

 

楚原这大半辈子,骨子里是文艺情怀,拍的却多是商业片;演的影视剧虽然不少,但真正有戏可演的只有《雪儿》和《警察故事》。不过,楚原最难得之处在于因地制宜、适应潮流,拍武侠片居然融入文艺腔,也能成功;做导演渐失灵感,便毅然收手;对影视圈难舍难离,就干脆放下身段跑龙套!大导演又如何?活得潇洒才是正经!祝楚老开心长寿!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