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

曾经混迹录像厅的小弟,如今有机会当面向昔日台前幕后的偶像请教,崇敬之心不减,八卦之心不死。正所谓“风流总被风吹去,风情幸与同好说”,索性就与众影迷一起爽了吧!

网易考拉推荐

老谋子版“金枝欲孽”删去的房中秘事  

2005-12-23 00:19:10|  分类: 八卦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声明一句,这是一个很无聊很无趣的八卦,都怪俺闲得蛋疼。


 

苏童、刘恒、余华,曾是俺上学时最喜欢的三位作家。他们当时也很有名气,因为张艺谋将他们的作品搬上了银幕,为大众所知。

张艺谋与这三位文坛名家,到底是谁成全了谁?恐怕,这与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一样难答。但,有一个事实不容否认,《菊豆》之于《伏羲伏羲》,《大红灯笼高高挂》之于《妻妾成群》,《活着》之于《活着》,无论文学,还是影视,都堪称佳作。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巧的是,俺都是先看的小说,后欣赏的电影。《妻妾成群》让我俺惊讶,苏童在家里瞎编都能搞出这么精彩的小说来,后来一琢磨,那是人家抓住的人性的丑恶,勾心斗角争风吃醋,最后为的是什么?——活着!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至于改编成电影的《大红灯笼高高挂》,剧情较之原著,其实没啥新突破,基本遵照原著。但老谋子聪明的地方,是加进了许多民俗性的东东,最明显的一例当然是:大红灯笼挂在哪房太太的门前,就代表今夜你将承受“杨枝玉露”。另外,在乔家大院拍摄,那样的气氛环境也有了;加之画面构图场景转换都冷静从容,放当年绝对已露出大师的范儿。是以影片在西方大受欢迎,连获大奖,在当时国内虽被斥之为“伪民俗”,有向老外献媚邀宠之嫌,但其本身达到的艺术水准却是毋庸质疑。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不过,就我而言,总觉得张艺谋的改编虽然不大,却依然舍弃了原著的一些精髓。先说《菊豆》,正如王朔所言,张艺谋非得让巩俐最后放一把火,抗争一下,其实这远没原著精彩,婶子与侄子的奸情败露,被他们的孽种发现,打死了名为哥哥实为父亲的奸夫之后,这女人就该认命。就象原著所写:“话说民国三十三年秋天--那个落雨的秋天的日子已经死掉四十多年了。事到如今,远近闻名的俏寡妇已经苍老得不成个样子。她的闻名一是因为美貌过人,一是因为她给叔侄俩各孕了一个儿子,为两条血脉付了牺牲且忍受了极大的耻辱。每逢清明时节,她就去杨家坟地在两个辨不清谁是谁的土堆中间坐下,掏出干干净净的手帕,抑扬顿挫地放开苍凉的喉管,为她伺候过的两个男人高歌一曲,那悲哀的调子是洪水峪所能听到的最动人的音乐。‘我那苦命的汉子哎……’

再说《活着》,原著除了福贵,身边亲人尽死,够悲。电影里还活了媳妇、女婿、外孙,这个倒比原著更符合现实些,同样表达了“活着”的精髓,这种对原著的改编或舍弃,见仁见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最后讲《大红灯笼高高挂》,前面提过,这部老谋子的“金枝欲孽”基本照着小说拍的,剧情没怎么动,倒是删了一些闺中房事的细节。本来嘛,女人争宠就是要有绝活儿,否则单凭电影里二姨太为人的“八面玲珑”,怎么能赢得老爷那么多次的宠爱?虽然大家心照不宣,但由于影片没有交代颂莲到底为何失宠,未免让人看得懵懂,有些不解。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其实原著里是有这段描写的,跟房事有关,虽然有助于交代情节,但张艺谋可能考虑不适合表现,最终还是给删了。

 

苏童原著中对颂莲失宠的交代,小可特录之下,有兴趣的朋友尽可一观

 



    隔了几天不在一起,颂莲突然觉得陈佐千的身体很陌生,而且有一股薄荷油的味道,她猜到陈佐千这几天是在毓如那里的,只有毓如喜欢擦薄荷油。颂莲从床边摸出一 瓶香水,朝陈佐千身上细细地洒过了,然后又往自己身上洒了一些。陈佐千说,从哪儿学来的这一套。颂莲说,我不让你身上有她们的气味。陈佐千踢了踢被子,说,你还挺霸道。颂莲说了一声,想霸道也霸道不起呀。忽然又问,飞浦怎么去云南了?陈佐千说,说是去做一笔烟草生意,我随他去。颂莲又说,他跟那个顾少爷怎么那样好?陈佐千笑了一声,说、那有什么奇怪的,男人与男人之间有些事你不懂的。颂莲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她摸着陈佐千精瘦的身体,脑子里倏而浮现出一个秘不告人的念头。她想飞浦躺在被子里会是什么样子?
   
    作为一个具有了性经验的女人,颂莲是忘不了这特殊的一次的。陈佐千已经汗流侠背了,却还是徒劳。她敏锐地发现了陈佐千眼睛里深深的恐惧和迷乱。这是怎么啦?她听见他的声音变得软弱胆怯起来。颂莲的手指像水一样地在他身上流着,她感觉到手下的那个身体像经过了爆裂终于松弛下去;离她越来越远。她明白在陈佐千身上发生了某种悲剧,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情,不知是喜是悲,她觉得自己很茫然。她摸了下陈佐千的脸说,你是太累了,先睡一会儿吧。陈佐千摇着头说,不是不是,我不相信。颂莲说,那怎么办呢?陈佐千犹豫了一会,说,有个办法可能行,就是不知道你肯不肯?颂莲说,只要你高兴,我没有不肯的道理,陈佐千的脸贴过去,咬着颂莲的耳朵,他先说了一句活,颂莲没听懂,他又说一遍,颂莲这回听懂了,她无言以对,脸羞得极红。她翻了个身,看着黑暗中的某个地方,忽然说了一句,那我不成了一条狗了吗?

陈佐千说,我不强迫你,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颂莲还是不语,她的身体像猫一样卷起来,然后陈佐千就听见了一阵低低的啜位,陈佐千说,不愿意就不愿意,也用不到哭呀。没想到颂莲的啜泣越来越响,她蒙住脸放声哭起来,陈佐千听了一会,说,你再哭我走了。颂莲依然哭泣,陈佐千就掀了被子跳下床,他一边穿衣服一边说,没见过你这种女人,做了婊子还立什么贞节牌坊?

这年冬天在陈府是不寻常的,种种迹象印证了这一点。陈家的四房太太偶尔在一起说起陈佐千脸上不免流露暖味的神色,她们心照不宣;各怀鬼胎。陈佐千总是在卓云房里过夜,卓云平日的状态就很好,另外的三位太太观察卓云的时候,毫不掩饰眼睛里的疑点,那么卓云你是怎么伺候老爷过夜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