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

曾经混迹录像厅的小弟,如今有机会当面向昔日台前幕后的偶像请教,崇敬之心不减,八卦之心不死。正所谓“风流总被风吹去,风情幸与同好说”,索性就与众影迷一起爽了吧!

网易考拉推荐

追梦人——我在香港的日子(第一季大…  

2009-08-03 20:36:00|  分类: 梦里真真语真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肆·各说各理之妙趣

 

“第一部(做导演拍)《神打》明天开工,但还没找到男主角,反正我不用明星的,正好那个“咸湿皇帝仔”(汪禹曾演出李翰祥风月片《北地胭脂》中的同治皇帝)走过来。汪禹?师傅!你来做我戏的男主角吧,哎!女主角选谁呢?正好有一批台湾来的跳舞女孩,左边数第三个,就你啦,不就是后来很红的林珍奇(徐克《第一类型危险》女主角)喽。”

 

 

“他(洪金宝)请我拍戏(《群龙戏凤》),我们在半岛(酒店)坐下来,家良哥,帮帮我,好,就拍七天,OK。设计打戏当然是我啦,他哪有本事嘛。我们两人打谁赢?你说呢,我不能打输嘛。”

 

 

“给武师公会筹款,盖房子,我找成龙拍戏(《醉拳2》),又找大眼(袁和平),大眼摆手:大佬,别搞我啦,功力问题嘛。拍茶楼斧头帮大战那场,我控制他(成龙),不再像猴子那样跳来跳去。最后打ending,本来我跟他一起的,他很怕,好吧,我就自己死喽。”

 

追梦人——我在香港的日子(第一季大…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刘家良舍我其谁的气势背后是辈分和资历

 

 

上述三段豪言,影迷一看便知,乃出自刘家良之口。有后生小子或许以为一派狂言,但从师父的辈分立场心态出发,这些根本就是事实,只是不能当做影坛正史。其实不止香港影人,现实生活中又有几个不好吹嘘自己的威风史呢?当然,这也是各说各理的妙趣所在,我们大可去伪存真、去芜留精、自取所需,正好对影史进行搜集梳理慎重辨析。所以岑建勋一定说自己做低价数字院线的“农村包围城市”策略早晚大收成效;吴思远则会说他的高价多厅院线遍及名城繁华地可谓先见之明;二人言论向来针锋相对,但确实各有各理各有发展,不可以对错论之。

 

 

各说各理之妙趣,除了针锋相对,还有互相攀比。比如朱牧遗孀韩培珠曾言:“香港与内地搞合拍片,《少林寺》、《少林小子》那些不算什么,都是张鑫炎、傅奇那些左派影人搞的嘛。我们嘉民公司不是左派公司,但80年代初就跟内地合拍了《少林俗家弟子》、《木棉袈裟》以及后来的《海市蜃楼》、《秦俑》,应该算是最早进内地的正牌香港电影公司了。”但轮到吴思远说,会追溯得更早,“你去中国电影合拍公司去查001号文件,那部《熊猫与小孩》就是我拍的。为了拍这部电影,我专门注册了一家公司。为什么不用‘思远’?因为当时去内地拍戏会被台湾封杀嘛,所以说去内地拍戏,不算左派那批人,我是第一个!”

 

 

各说各理之妙趣,也体现在一些香港影人的自问自答上,颇为有料。陈木胜自认最好作品仍是当年的《天若有情》和《冲锋队怒火街头》,原因是处女作《天若有情》完全是毛头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反正上头有杜琪峰、林岭东两位大监制顶着,反而放开手脚,“比较潇洒”。待到第二部郭富城主演的《天长地久》就变得保守,“等于一个小孩学走路,还没跌之前可以很大胆的走,跌一下了,开始知道压力很大。”拍《冲锋队怒火街头》时,正值陈木胜决定离开电视台专注电影拍摄,“就像我拍第一部电影《天若有情》,没有负担,也没有再想回去之后,监制下一部电视剧什么题材啊,要去面对高层啊,所以拍得很轻松,好像又回到童年时候,又变回一个小孩子蹦蹦跳去拍。”至于叶伟信,居然是Cult片迷,最喜欢与好友郑保瑞一起看昆汀和《僵尸肖恩》之流,所以他早期拍过《生化寿尸》、《五个吓鬼的少年》等Cult风格明显的鬼片。直到今日,郑保瑞仍在坚持他的恶趣味,而叶伟信,其实还是很想重拍《五个吓鬼的少年》呢。

 

 

 

伍·片场探班之奥秘

 

 

与香港影人聊天,最喜欢听他们讲片场的秘闻轶事,久而久之,便生了去拍摄现场探班的念头。幸好时机随即而至,去年我的剧本《当年明月黑》被吴镇宇看中买下改编版权,之后我与两位好友遵照镇宇哥的要求参与改编剧本等前期筹划工作,曾陪麦子善、吴镇宇一起去怀柔看景,当时已经得知这两人将联合导演,麦子善与武指马玉成负责武戏调度,吴镇宇负责文戏调教。这种分工合作的方式后来在横店上演,我虽没亲眼得见,但据麦子善导演说,这在港片中比较常见,陈可辛与李志毅就联合导演过《风尘三侠》和《难兄难弟》,杜琪峰韦家辉、刘伟强麦兆辉、彭顺彭发更是经典组合了。其实这种创作形式成功与否,全在于合作二人是否默契到心有灵犀,《追影》如何,就有赖各位观众判断了。

 

 

6月横店之行,总算一了现场探班的心愿。徐克的《狄仁杰》与李仁港的《锦衣卫》同时在赶拍,两片都是古装题材,极重武戏,拍摄方式却各有特色。《狄仁杰》由洪金宝做武指,徐克十分放心,若只是过场或小型打戏,往往交由洪金宝发挥,重大场面则需事前详细沟通设计然后亲赴现场督战。《锦衣卫》则不然,李仁港事必躬亲,大小打戏皆在片场指导。原来该片武指为袁和平大弟子谷轩昭,虽然经验丰富,但到底比不得师傅及洪金宝、程小东那些宗师级武指足以令导演完全放手,加之李仁港本身对动作场面亦有心得,是以才会事无巨细。在片场,我看到洪金宝和李仁港都是通过看监视器(包括回放)了解镜头画面(及完成)效果。但《锦衣卫》编剧邝文伟告诉我,即便现在有了电脑和监视器,仍然有些导演只通过自己的直觉评估拍摄效果,比如陈嘉上,但他们敢这样做,往往是因为有一个值得信任的好摄影,譬如拍《画皮》的黄岳泰。

 

 

 

陆·再约香江花月夜

 

 

来惭愧,我虽爱港片,但因生在北方,录像厅时代看的都是国语,近五年来开始买DVD重温港片,才开始配合中文字幕听粤语。本以为应该听懂,谁知被中文字幕所误,一旦没有字幕,听起来还是费劲。到香港与计程车司机说话,就是典型“鸡同鸭讲”,但对方若讲得慢,我便能听懂;同理,我若讲得缓,港人也能明白,看来大家都在积极互相学习嘛。

 

07年参加楚原寿宴更是“国粤南北和”,大家国语粤语混着说,谷峰、岳华说得最好,楚原、狄龙也不错。其实70年代,香港仍是国语片天下,李小龙的影片上映时配的都是国语,至80年代重映才配以粤语版。楚原回忆,当年他的《七十二家房客》虽然令粤语片起死回生,但他后来拍的古龙奇情武侠片在港台却皆是国语配音上映,谈及原因,楚先一针见血:“古龙的对白,国语念来最有味道。”

 

追梦人——我在香港的日子(第一季大…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我与岳华、谷峰、丁羽在香港用国语畅快交流

 

 

作为港片迷,若身在香港,放眼望去皆是梦中熟悉景象,必定快慰难言。我每次在香港逗留,皆忙于各种事务,偶尔清闲就跑去影院看片,无暇游览香江美景,但即便如此,我这路盲依然可以梦想成真。去百老汇艺术中心看电影,旁边赫然竟是港片最常见的油麻地警署,观影完毕附近找地吃饭,找大排档坐下仔细一看,哇,原来正处庙街一隅。最有趣是第一次去香港文化中心,途中发现某大厦前聚集很多印度人,脑子立刻闪出《重庆森林》的映像,抬头一看,果然重庆大厦!

 

 

如果让我说最能代表香港的地方,个人感觉是茶餐厅,老板店员与本地顾客都是街坊,话虽不多,却透着熟络亲切,一下让人想起《文雀》。在尖沙咀某茶餐厅遇见唐佳、雪妮夫妇,本以为是幸运,但老板告诉我们,他俩每天中午都来这用餐,大家街坊融洽几十年——此后三天来堵,果不其然!期间目睹雪妮独自站在门口吸烟,仰首苍天,恬淡自若,江湖云烟尽在不言,徐克找她演出《刀》中少女老年,可谓贴切。香港天气多变,常下阵雨,此时渐始淅淅沥沥,抬头看天,夹在密集楼层的天空显得如此狭小(天台因为成为港片最常见的场景),雨滴成串落下,望之别具美感,似乎理解了杜琪峰拍《文雀》、《复仇》夜景雨戏的情趣。

 

 

香港于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午夜十二点旺角街头依然人潮汹涌亮如白昼,而是年初看完《拳霸2》午夜场(地点是红磡附近的华懋影院,龚如心的产业,香港还放午夜场的影院已经剩不下几家了),行至地铁站走廊转角附近,听闻有人在唱肥妈的“友谊之光”,快步过去一看,竟是两位老人正一弹一唱得起劲,声调苍老激越,听得眼眶发湿——香港!我的青春!我的梦想!躬身放下几枚钱币,寒风中心头火热继续前行……

 

 

 

 

  评论这张
 
阅读(5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