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

曾经混迹录像厅的小弟,如今有机会当面向昔日台前幕后的偶像请教,崇敬之心不减,八卦之心不死。正所谓“风流总被风吹去,风情幸与同好说”,索性就与众影迷一起爽了吧!

网易考拉推荐

《追影》最原始剧本超级血腥变态(四)地狱…  

2009-08-04 02: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回:地狱无门

 

桥段(1)前倨后恭

 

迎春阁,李诚朋客房

 

黄敬祥:

“江南镇只是小镇,迎春阁是镇上唯一像点样的客栈。以前叫“跃龙门”,半年前换了新老板,改名迎春阁。重新装修后开业,布置更豪华,价格更贵,生意较之前冷淡,平常只有镇上首富唐家父女光顾。”

 

李诚朋:

“哼,必有古怪,装修恐怕是掩人耳目,少人光顾,正好做些不为人知的事,我看昨晚那个僵尸还有那两个死掉的黑衣人就是迎春阁的老板伙计,还好那个小镖头没死,四宝都没丢,今日须得大发官威,将这帮贼寇和那个小镖头降伏,让他们交出宝物!黄捕头,你手中的戚继光阵法图,反正无用,不如交我保管!”

 

黄敬祥:

“啊哈,这是小物件,李挡头心愿虽了,但眼下还是先找那两最重要的宝物为妙啊。”


李诚朋哼了一声,一抖袖由客房出来,直奔迎春阁大厅,黄敬祥紧随其后。

大厅上,徐三官正独自用餐,面色疑惑郁闷,唐薇则跟着父亲坐在远处角落。店老板与三五个伙计则坐在柜台后面,面色凝重。

李诚朋大摇大摆在中央落座,一个下人站立一边,黄敬祥坐在下首。犹如官家坐堂开审。

 

“老板何在?我看你这迎春阁好像少了两个伙计啊?”——黄敬祥率先发难

“您可真是火眼金睛,连我这做老板的都没在意。嘿嘿,想我这客栈有二三十号人,少了一两个也没什么。”——店老板不软不硬。

“二三十号人?哈哈,若比起江南镇十里外驻守的上万大军,又如何?”——李诚朋冷哼。

 “客官说笑了,俗语说得好,远水不解近渴,鱼死也要网破,只要料敌先机,胜负未必可知啊。”——店老板脸色一变。

“哈哈,最重要是和气生财。与官家作对,就算你是会打地道的老鼠,也讨不到好果子吃,不如仔细思量,若有那绝世佳肴,别藏着,献出来也好让我们品尝。”
黄敬祥软硬兼施,言罢又转到徐三官桌前,
“小兄弟,你想要的东西在我手里,你拿到的东西又没用,不如给我,做个交易。”
徐三官则一脸茫然苦闷。

 

黄敬祥这里左右劝说,李诚朋那边的亲信已往天窗放出一只信鸽,飞往十里外驻军方向,这下韩老板脸色大变,李诚朋则阴森道:
“让鸽子报个信,煮熟的鸭子就在这里,岂能让它跑了?”

 

李诚朋话音未落,砰地一声,信鸽又从天窗摔下来,身中一箭,还有烧焦的浓烟
大家皆惊,由外面跑进李诚朋另一个亲信,大叫:
“不好了!清军打来了!”
“胡说,史可法大人不是在守扬州么?”
“扬州已破,清兵屠城十日,数十万人惨遭杀戮!”
“那镇外十里一万驻军呢?”
“早已弃营而逃!”

扑通一声,李诚朋坐回椅子上,傻了。
黄敬祥也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徐三官则喃喃道:
“又乱了?又要没吃的了?”

此时,客栈外纷乱不堪!客栈内,却静如死水。

韩老板,最先缓过神来,哈哈一笑:
“煮熟的鸭子没跑,烧熟的鸽子倒有一只,我这会盗洞的老鼠看来有好果子吃了”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李诚朋黄敬祥对视一眼,都存了隐藏身份借道逃生的心思。黄敬祥忙笑道:
“哈哈,您这是盗亦有道啊,值此乱世,还望韩老板与大家共渡难关,逃出这生天哪。”

“我这盗倒是有地道,你们这官还管不管呢?”

“莫开玩笑,都什么时候了,还什么官不官?管不管?”
李诚朋黄敬祥一脸谄笑。

 

“啊,嫂嫂,何故前倨而后恭也?”
唐镇业大笑,
“明月潇,来段《苏秦大封相》,唱唱小人嘴脸!”

李黄情知唐翁故意嘲笑,也顾不得了,围在韩老板身边,直说:
“咱们是求财不求命,还望韩老板借路避祸。”

“好一个求财不求命,既然如此,咱们就打开窗户说亮话,李挡头,黄捕头,藏宝图在哪位手中,就请亮出来吧!”

李黄面面相觑,都摇了摇头:
“实不相瞒,那胡宗宪的藏宝图并不在我二人手中”。
说罢,三人都将目光转向徐三官!

此段可借鉴徐克《笑傲江湖》、《新仙鹤神针》,形势逆转,一群小人前倨后恭丑态百出,表演可借鉴京剧,配以京剧鼓点和利落的形体动作,也会有一定的喜剧效果)


 
桥段(2)当年明月

 

“挡头?捕头?那你是不是贼头?”
徐三官仍在喃喃,突然问韩老板。

“哼哼,说起来也算,我乃卸岭贼头韩寒松!”

“哎呀,不好啊!大家快跑,我义父跟我说,十年前的惨剧会重演,贼头捕头挡头镖头如果聚齐,会有非常恐怖的事情发生!”

 

“你义父?徐侠客?什么时候说的?”
黄敬祥追问。

“前晚,梦中!”
“我呸,发高烧胡说八道”,
李诚朋一脸不耐烦
“别废话,快交出藏宝图!黄捕头会用戚继光的阵法图跟你换!”

“慢着!现在是贼大,不是官大,这里我说了算。”
韩寒松大咧咧坐到正当中,
“奶奶的,我现在头还晕啊,乱世发横财,我只想要藏宝图,偏偏棺材里拿到个破剧谱,盒子里弄到个剑法图,究竟那个破墓里还有什么东西?你们都拿到什么东西?为什么你们知道那么多?今儿得跟我说个清楚!”

“哎呀,韩当家的,清兵将至,时不我待啊”黄敬祥焦躁。
“不急,我那地道如迷宫,易守又难攻,保管清兵进得也出不得,你们没我们兄弟带着也出不去!今儿大爷我不急,就是好奇,说说怎么回事儿。”

“唉,说来话长,”黄敬祥叹道:“李挡头是朝廷中人,这些消息不难打听。但我却是亲身经历、亲眼得见。

 

(开始倒叙:)十年前,我本是南京六扇门的一个小捕快,有次去江南镇办差,却遇见天下第一捕头楚千万,他不认得我,我这小人物却认得他。

(当年场景再现):四大头上了草头山山神庙,黄敬祥在后尾随,亲眼目睹当年四大头决战叶赫长弓一幕。

 

长弓决战前,曾问:
“今日一战,生死一线,俺只想问一句,中原四大头合力围攻我叶赫长弓,难道只为忠义二字?

古月金:“徐文长《屠龙术》岂能落入蛮夷,我要夺回呈给朝廷!”
长弓:“噢,原来你是为了升官。”

洪佳良:“乖乖交出胡宗宪的《藏宝图》,万事好商量!”
长弓:“哈哈,你是为了发财。”

楚千万:“俞大猷的《剑仙谱》在你之手,我岂能心安?”
长弓:“啊,你是为了天下第一。”

徐侠客:“我只要戚继光的《阵法书》。”
长弓:“这个我却猜不出,为何?”

徐侠客:“若得戚总兵鸳鸯阵法真传,我镖行若镖师组队苦练,面对抢匪盗贼可保毫发不伤。”
长弓:“这还像个高手的出师之名,可惜仍是鼠目寸光。不过,我若明告各位,你们说的这四样东西并不在我手中,你们可信?”

 

“四大头当然不信,然后一顿好打,当真惊心动魄!”黄敬祥回忆道

“那你说的四大头残缺之后变成色狼围住一个女子,可是真事?”徐三官追问。

“当然真事,我亲眼得见,小兄弟,那胡宗宪藏宝图就在你的手中,快交出来也好逃命。”

“你怎么没提到我手中的这本《四声猿》剧谱?徐文长衣冠塚为何又有这些宝贝?”韩寒松继续提出疑问。

“徐文长乃大明大才子,《四声猿》是他所写得意杂剧。徐先生当年曾辅佐胡宗宪灭尽倭寇,韬略无双,据说著有《屠龙术》,他与胡宗宪、俞大猷、戚继光又是好友,三人宝物在他衣冠塚内并不出奇。”李诚朋言简意赅。

“嗯,谅徐三官这小子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倒是你们二位,也把拿到的东西献上来吧。”
“韩魁首,我这阵法图,李挡头那屠龙书,都没啥用处,何必……”
“我就是要照单全收,怎么着,奶奶的,装了半年孙子,见人陪笑脸,今儿不收点利息,我就亏了!”

 
桥段(3)无间道

 

韩寒松叫嚣未毕,一队清兵就闯入客栈。当先一个头领(可由一位超级明星脸扮演)哈哈大笑:
“这么多宝贝,你这贼头怎消受得了?”

韩寒松大惊,正要招呼大家进地道,回头一看,几个兄弟都倒在血泊之中。
负责采购的兄弟手持短刀,面目狰狞,
韩寒松大怒:
“你这厮,胆敢杀自家兄弟,忘了咱们曾纳过投名状么?”

“大哥,跟着你忍气吞声,就算拿到财宝,我又能分到多少?还不如投了清兵,拿您做投名状,升官发财,大哥,安心上路!”

那贼子说完,清兵已将众人围在当中,头领走到贼子面前,拍他肩膀:
“那几样宝物都在他们身上?后面守住地道的贼子都被你收拾了?”
贼子连连点头,刚摆出一脸贱相,就被那头领一刀捅入胸口:
“汉奸行径,我们欢迎。汉奸,我们也讨厌!”

 

“杀得好!我们也杀!”韩寒松出了一口恶气!
“干!我本来还想投降,你这一杀,真是寒了天下做汉奸的的心啊!”黄敬祥大叫。
“唉,不懂为官之道啊”李诚朋也杀将过去。

 

徐三官与唐薇护着唐父和明月潇,也随后一路砍杀。

那头领自负高手,本没将这几个虾兵蟹将放在眼里,谁知被他们这玩命一冲,居然也乱了阵脚。
最后竟被他们杀入地道,一番九曲十八弯之后,不见踪迹。
那头领气愤难消,怒砍迎春阁一应家具物品泄愤
(镜头随他乱砍移动,最后定格到一个残破扇面,上写第五回标题:)

 
明月刀雪夜歼仇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