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

曾经混迹录像厅的小弟,如今有机会当面向昔日台前幕后的偶像请教,崇敬之心不减,八卦之心不死。正所谓“风流总被风吹去,风情幸与同好说”,索性就与众影迷一起爽了吧!

网易考拉推荐

《追影》最原始版本超级血腥变态(二)迎春阁风波  

2009-08-04 02:41: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回:迎春阁风波


桥段(1)

满腹心事的徐三官,老马识途般走进跃龙门客栈。
一进门就觉不对,眼前布置精致,诗情画意,歌女笑,丝竹乐,与旧日完全不同。
他退回去再看门匾,“跃龙门客栈”却换成“迎春阁”。
惊讶之余转身要走,却被跑堂伙计拉住,一番说词诱得这涉世不深的小镖头穿堂进大厅,找了一处桌位坐下。
他一副寒酸相,东张西望,不慎碰到旁桌扮酷的丝绸商人,对方颇为不屑,哼了一声“乡巴佬”。

徐三官要饼要菜,留个心眼,先问价钱,居然要半钱银子,刚吓得叫一声:
“要人命啦”,
就听大厅中央,也有一声喊
“要人命啦。”


 
桥段(2)

(镜头一转,大厅正中一个帅气后生,被一群人使刀弄枪围着,却镇定自若。此段可完全复制胡金铨《大醉侠》郑佩佩饰演的“金燕子”在客栈扬威斗群寇的场面)。

许三官不识眼前这位本事女扮男装的小丫头,见其被困似极惊险,居然飞身相救,双枪一摆将小丫头掩在身后,惹得全场哄笑

——原来这小丫头乃当地首富唐镇业的宝贝女儿唐薇,小女儿好动好打,老爷子有钱有心,每日找几个泼皮在这迎春阁来场惊险打斗,丫头不知真假,只以为自己武功真高,每日都有挑衅狂徒,她还能次次得胜,沾沾自喜。
大家看的习惯,又收了唐家好处,无人愿意点破,正好瞧个热闹。

 

今日意外,来了三个外地客人。
那丝绸商人自负高手,对这种无聊伎俩不屑一顾;
徐三官不自量力舍身救美,徒增笑料;
唯有刚刚进来的说书人自负聪明,自卖自夸:
“这种小孩过家家有啥意思,丫头功夫差,泼皮演得假,不如听我讲讲十年前,就在这江南镇后山,那一场惊天动地之战,中原四大头千里追杀女真第一高手!”

此言刚出,就听咔嚓一声脆响,原来是那绸缎商人失手捏碎了酒杯。伙计连忙换上。

此言一出,小丫头生气又委屈,刚进来的老爷子唐镇业哈哈大笑,说就爱听评书。
这边徐三官无名火起。突然叫将起来
“兀那说书人,休要胡言,在下威远镖局小镖头徐三官,绝不许你再羞辱我义父徐侠客!”

此言刚出,又听咔嚓一声脆响,又是那绸缎商人捏碎酒杯,伙计又换上。

说书人闻听此言亦颇诧异,连那唐镇业脖子都一动,却闻楼梯一响,迎春阁的掌柜现身,先打圆场,给各位陪不是,尤其照顾徐三官。

店中众人对徐三官各怀鬼胎,连小丫头唐薇都对他怀好奇之心。

 
桥段(3)

徐三官却懵然不知,还自以为镖局名头响震慑群雄。自顾回到座位吃喝。

饭饱后居然拿出义父遗物昆曲旧谱当场研究。

他刚一拿出旧谱,又是咔嚓一声,邻桌绸缎商人又捏碎了一只酒杯,这回伙计倒快,马上换了酒杯,还贫嘴:
“客官,这招您教我成么,以后我吃核桃就不用拿石头敲,直接用手捏得了。”

 

徐三官不受影响,继续研究昆曲旧谱,发现上有义父手书《牡丹亭》。

他自幼随徐侠客学文习武,深知义父藏头留谜的雅趣,不经意间一试,居然看出大秘密:
“闻戚继光阵法图藏于江南镇草头山徐渭衣冠塚,长弓留京日久,盗或未必,其中蹊跷,必查究竟。”

窥出玄机,徐三官啊了一声,一抬头,见绸缎商、说书人、店老板、店小二众人都探身看他手中谱。
见他抬头,忙若无其事转身各忙各的。他低头再看,他们又围过来,如是者三
(此段可学《倩女幽魂》一群傻逼在宁采臣背后看来看去的喜剧效果)。

此时徐三官已打定主意,便要店小二准备房间,晚上休息。
本来价钱一两,徐三官转身要走,却因店老板频频叫住,从一两连降为半钱。

徐三官正要起身,忽听一声锣响,一声高叫:
京城名旦明月潇登台献唱《牡丹亭》哪。”

 
桥段(4)

这一声锣响,又惊得绸缎商人捏碎一个酒杯,店小二见怪不怪,不再客气:
“客官,都说丝绸瓷器不分家,现在看来是势不两立啊。”

绸缎商脸色凝重,却不理他,一面等明月潇登场,一面看似漫不经心对徐三官道:
“明月潇当年红极一时,徐老镖头最爱听他的昆曲啊。”

“啊,噢,当时年纪小,没啥印象。敢问大叔,又怎知晓?”徐三官反问,丝绸商哼一声,却不作答。

少顷,明月潇上台唱起《牡丹亭》,唱功扮相果然倾国倾城,台下众人如痴如醉,尤以首富唐镇业最为动容。

一段唱完,明月潇下台,没了鼓锣居然仍在唱,不止不休不卸装,忽哭忽笑举止失常。
说书人不由一声长叹:
“可怜一代名旦,却落得个失心疯的下场,台上台下戏里戏外,已分不清了。也怪,她似乎也疯了十年?”

他言未毕,早有店老板过来邀他喝酒,请他未来几日在迎春阁说书,价钱好商量。
却又问起那明月潇的身世,因明月潇分不清台上台下,但水准实在太高,台上光彩照人
,他爱明月潇之艺,却又疑她往事,故有此问。

 
桥段(5)

不表迎春阁众人纷扰,却说徐三官独自回房。
此时已入夜,他并无困意,继续在烛下研究那昆曲旧谱,居然从怀中掏出炭笔,将那几个藏头字勾了出来。
苦苦思索一阵,困意上来,突然趴倒桌上睡着(可加一个透窗吹迷香的镜头)。

少顷,门栓微响,一个黑衣人闪了进来。
偷窥桌上徐三官勾出的昆曲旧谱那几个字,看完失声脱口:
“咦,怎么是这个?怎么不是……”

话音刚落,突听窗外轻响,黑衣人忙一闪身,躲进床下。(又是一个透窗吹迷香的镜头,床下黑衣人捂住鼻口),

却见窗棂一动,又跃入一个黑衣人,他也偷窥那昆曲旧谱,看完也失声脱口:
“咦,怎么只有这个?其他的呢”

话音刚落,又见窗外轻响,黑衣人身形一纵,上了房梁。(第三次出现透窗吹迷香的镜头,床下梁上两个黑衣人都捂住口鼻),

又见窗棂一响,又一个黑衣人跃入,不出所料,他也偷窥那昆曲旧谱,看完也失声脱口:
“咦,原来徐老爷子当年也只知其一?”

话音刚落,却听门外轻微脚步声过来,第三个黑衣人忙跳到床上犄角处站定,身形被床帘挡住。

却听门声一响,又进来一个黑衣人,偷偷走到徐三官背后,抽出一把短剑贴在他的后脖子上。

藏于三处的黑衣人(注意:这四个黑衣人蒙面人造型还是要有所区别)都目不转睛,看他如何斩下。

谁知听到的却是噗哧一笑:
“吓着你了么?”

那黑衣人摘下蒙面,竟是白日的那个女扮男装的唐薇。
唐薇说完,却不见徐三官反应,有些奇怪,凑过去一看,见对方睡得正酣,不由又笑:
“真是个傻小子。虽然你武功不怎么样,还是要谢谢白日你出手相助,刚才只是个玩笑,可惜你睡得太沉。我叫唐薇,爹叫我傻丫头,其实我一点都不傻,怎会不知道那些人都是在哄着我玩,但不这样玩,江南镇这么小,又能做什么?我爹是个奇怪的人,我其实只是他养女,他倒也怜我爱我,只是没事就自己闭门发呆,也不理我,也不许我出去,闷得很……”

唐薇自言自语不久,就受不住屋中三重迷香,慢慢晕倒在徐三官身旁。

见唐薇迷倒,躲在床上的黑衣人先出来跳窗走了,
然后是梁上黑衣人下来跳窗飞走,
最后是床下黑衣人钻了出来,站在一旁,想扯唐薇又缩了手,哼了一声,又自语一句:
“难道除了藏宝图还有其他宝贝?”

随后撤身出门,悄悄由走廊溜出。(镜头由他溜走的身影,慢慢又回到徐三官房门前,赫然站着一人:徐侠客!这段可向胡金铨《空山灵雨》、徐克《新龙门客栈》、《刀马旦》致敬

 
桥段(6)勾魂噩梦

 

半睡半醒间,徐三官如坠云雾,居然看见义父徐侠客,正惊喜间,老镖头却沉声说:
“三官,十年前的噩梦又要轮回了!你这个小镖头,还有新一代的挡头、贼头、捕头,你们四个将会重回当年那个山神庙,重蹈我们当年的惨剧!想要破这个魔咒,明晚去江南镇草头山进徐文长的衣冠塚去盗出那个戚继光的阵法图,完成义父的遗愿吧。切记,除了阵法图,还有三宝,都弄出来,这样可以破解你的懴语!切记,好好琢磨胡八爷教你的本事,用的着!”

徐三官梦中得见义父,激动异常,大叫义父莫走,
却见徐侠客一声冷笑,突然消失!
一惊而醒,才发现已日上三竿。

身边也没有唐薇的踪影。回想义父梦中所言,徐三官心惊不已,暗暗牢记,
又手托腰间挂着的穿山甲爪制成的摸金符,喃喃道:
“义父亡魂居然知道我在乡下跟胡八爷学过倒斗的糊口营生,看来鬼神之说不可不信啊。”

注:这段其实是唐镇业即叶赫长弓扮成徐侠客生前模样,以摄魂术催眠徐三官,令他夜盗徐渭衣冠塚,堕入他的局中,晕倒的唐薇自然也是被长弓带走。三个黑衣人先后是店老板、说书人、绸缎商

 

(镜头一转,清风不识字,翻起那昆曲旧谱最后一页,赫然写着第三回标题)


 鬼打鬼

  评论这张
 
阅读(220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