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

曾经混迹录像厅的小弟,如今有机会当面向昔日台前幕后的偶像请教,崇敬之心不减,八卦之心不死。正所谓“风流总被风吹去,风情幸与同好说”,索性就与众影迷一起爽了吧!

网易考拉推荐

叶伟信:少壮派成长备忘录(中)低潮期的先锋  

2009-10-05 23:37:35|  分类: 摘星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香港电影这30年(1979——2009)风起云涌,堪称百年港片史最气象万千之时期。其中跌宕起伏,大概分为三个阶段:80年代可谓全盛期,97前后应为低潮期,《投名状》(2007)之后进入转折期。若从一个影人角度管窥这30年间变化,窃以为,少壮派叶伟信不失为合适人选。他在全盛期入行,从底层做起,于低潮期一鸣惊人,至转折期大展拳脚;最难得是擅长各种题材类型,鬼片、江湖、枪战、喜剧、功夫、文艺,无不涉猎,皆有成就——较之那些全盛期意气风发,如今已成昨日黄花的前辈同年,无疑更有资格代表愈战愈勇的香港影人。

 

若从影迷角度,叶伟信同样值得研究和亲近,他本身就是Cult片发烧友,每部执导作品总有概念包装和趣味表达,虽然也有妥协和失手,但始终保持一个影迷的激情心态。正因如此,叶伟信在香港电影转折期才应有更广阔的上升空间,而追溯这位少壮派的影坛传奇,想必对有志影迷也颇有借鉴价值……

 

(上)初入江湖·全盛期的龙套(点击进入)

 

 

(中)拳怕少壮·低潮期的先锋

 

上世纪90年代后期,香港电影进入低潮期,连当年叱咤风云的名导巨星都难以挽救连年下滑的票房,大量跟风模仿的烂片依然存在,但明显已是苟延残喘。这是最坏的时代,要想上位,只有拼创意,出奇制胜,杜琪峰、韦家辉的“银河映像”,文隽、刘伟强的“最佳拍档”,陈嘉上、林超贤的“仝人制作”,查传谊、钟继昌的“得意制作”,皆能逆流而上,取得不俗成绩。至于叶伟信,如果不按资排辈,当然也在这批精锐之列。

 

1995年导完《夜半一点钟》之后,叶伟信又有机会拍了一部《迷奸犯》。这部戏根据当时一个热门真实案例改编,由于之前已有一部抢钱之作《迷魂党》,《迷奸犯》只是跟风之作,加之制作水准普通,是以毫无反响。1996年,《古惑仔》票房大卖,一年连拍三集,自然再次引发跟风热潮,叶伟信的《旺角风云》又是其中一部,但就是这部“跟风之作”,成为他电影事业的转折点——《旺角风云》不仅斩获了第三届香港电影评论学会最佳编剧奖,并荣登年度推荐电影。随后,叶伟信连拍《回转寿尸》、《生化寿尸》、《误人子弟》三部电影,票房稳定,于类型片中展现不俗创意,自然受到业内瞩目,初步确立了低潮期新锐导演的地位。

 

叶伟信:少壮派成长备忘录(中)低潮期的先锋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对于当时能够脱颖而出,叶伟信自己总结了两个异于常人的优势。第一,他是个影迷发烧友,第二,他喜欢自己做剧本。《旺角风云》里就有不少相当发烧的致敬桥段,“张耀扬、梁汉文踢足球那场,根本就是学日本动漫《足球小将》,连音乐都一样,好玩嘛。我非常喜欢《杀人三部曲》,所以专门拍了一段戏中戏,叫黄秋生扮班德拉斯手提吉他盒开枪扮酷。”叶伟信最喜欢的是cult片,推崇昆汀、邱礼涛的邪典电影,“我跟郑保瑞、郭子健是好朋友,经常一起看这种电影。最记得郭子健,最早认识以后,我的《生化寿尸》首映请他去,他本来还说有什么好看?看完才明白,原来你以为题材是这样子,其实可以放进许多元素概念,会有不同效果出来。”

 

Cult片的最大特点就是类型糅杂概念混搭,叶伟信深得其中三味,“我喜欢丧尸片,比如《僵尸肖恩》,有机会一定要拍一部丧尸片,拍《生化寿尸》就是这个想法,这在香港是从来没有过的。但谁打丧尸呢?当时很流行《古惑仔》,哈哈,干脆概念就是古惑仔斩丧尸!”正在读导演课程的郭子健对叶伟信的混搭概念新奇不已,二人遂结为好友。后来郭子健成为叶伟信《神偷次世代》一系列电影的编剧,更被提拔为副导演,如今已贵为香港金像奖最佳新导演。叶伟信的另一好友郑保瑞,开始也是做叶伟信的副导演,最近则成为杜琪峰“银河映像”麾下的一员悍将。值得玩味的是,郭子健和郑保瑞的电影依然保持Cult片的邪气,当年的带头大哥叶伟信则成为香港主流商业片的代表人物。

 

叶伟信:少壮派成长备忘录(中)低潮期的先锋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郭子健曾任叶伟信多部电影编剧)

 

叶伟信的另一个身份是编剧,但创作的都是自己执导的电影,在这方面,他仍是信奉作者论的专业影迷。“第一次做剧本是《鬼剧院之惊情艳女郎》,我也是副导演,导演说,好啊,你自己写,再帮我拍吧。我一定要参与编剧。如果有一些剧本已经写好了,除非我跟那个编剧已经沟通,否则我不一定相信或明白他写的意思,有时候文字不一定能表达画面的意思。我的电影一定要加进自己的生活,譬如说两个人在咖啡厅说话,对话的环境很重要,为什么你要这个餐厅,为什么要在这里拍,不到公园去拍?所以不同的场景,对观众有不同的感受。我在跟你说话的的时候,为什么周围不会发生一些事情呢,为什么你就能很容易探讨故事呢?人生就是很多意外发生嘛。”

 

自《旺角风云》开始,叶伟信就不断尝试把生活经历和个人趣味注入到影片中去,逐渐形成了个人风格。“《旺角风云》写给黄秋生演的角色,太贱了。他很开心,哇,怎么会这样子,我说为什么不可以,他非常喜欢。《误人子弟》里有个学生经常被老师罚站,就是我。有些老师给我的感受,我从你身上没学到什么,我不觉得要尊重你。老师也是人,他也会去买三级片,他也可能去夜总会,但身份总是很尴尬,这就是生活,我都会放进去。虽然有时候不满意老师,但他怎么都是一个人嘛。”叶伟信从来都不是一个好学生,《旺角风云》中“大佬”黄秋生可谓“至贱无敌”,只有《旺角揸Fit人》和《黑道风云之收数王》里的吴镇宇可与之相比。《误人子弟》让林海峰、黄秋生丑态百出,但又对这两位“老师”的尴尬人生饱含同情——正是这种写实生活细节带出意外的荒谬感,为低谷期的港片出来一缕清新之风,但这也只是叶伟信的牛刀小试,真正让他坐稳少壮派先锋导演位置的是1999年的《爆裂刑警》和2000年的《朱丽叶与梁山伯》。

 

叶伟信之所以能拍成《爆裂刑警》和《朱丽叶与梁山伯》,好友马伟豪功不可没。“当时他有一个公司,是美亚附属的制作公司,要开几部戏。我就在里面拍了第一部,就是他监制的《生化寿尸》。马伟豪最擅长爱情喜剧,他做监制,如果对这个类型不是很擅长的时候,譬如《生化寿尸》,很放手给你拍,非常信任你,只要你不超支。但拍完之后,他会给你意见去剪,我就觉得这种关系非常好。拍《爆裂刑警》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人不能控制自己命运的时候,总会有一种突破的力量,怎么去表达那个力量?最好用警匪片或动作片表现出来,人通常会走到绝路之后,才会爆发出来。在生活中,人在美好的时候,谎话特别多,在大家都经历痛苦的时候,人越来越真诚,人有灾难的时候,不会再骗人,我们一起去努力。我很喜欢看真的感情,不要以为我拍得很荒诞,其实最荒诞的事情都在生活中。”

 

叶伟信:少壮派成长备忘录(中)低潮期的先锋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爆裂刑警》是一部很另类的警匪片,貌似恶警破案的故事,重点渲染的却是几个互不相识的人居然组成一个奇怪家庭同舟共济的温馨场景,片中有很多黑色怪趣桥段,尽显叶伟信的新锐才气。再者,演员吴镇宇与导演叶伟信也因这部戏达成默契。“之前我也有看过他演《古惑仔》,他能演成那样子是很正常的,但我不想找他演靓坤,没意思,他演技很好嘛,没理由总演反派。后来我看他在《我爱你》(尔冬升监制、李仁港导演)演一个律师,哇,真是好。本来他跟古天乐看完《爆裂刑警》剧本后,说要不要我们两个换一下,我说不可能,好像没人找他演那么有层次的复杂角色,所以他有点没自信。”

 

《爆裂刑警》公映后,虽然票房差强人意,但好评如潮,不仅夺得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年度推荐电影和最佳编剧奖,更令吴镇宇、罗兰亦分获最佳男女主角奖。同年香港金像奖罗兰再次封后,吴镇宇则获得自己从影以来首个金像奖影帝提名。其实作为新生代导演,叶伟信同样渴望受到业内肯定,但2000年的香港电影依然在低谷徘徊,本土市场的萎缩,台湾及东南亚市场的陷落,内地市场还处于观望阶段,越来越少的产量令越来越多的影人无工可开,叶伟信尽管已跻身影坛少壮先锋之列,但面对恶性循环的电影环境,要想“再上层楼”或“固执己见”,却有“时不与我”之感。

 

“拍了《爆裂刑警》之后,就很想往继续这个类型方向,做一些小人物的感情生活。但马伟豪告诉我,下一部你拍个喜剧,名字已经取好了,《朱丽叶与梁山伯》,我们有两个演员,吴镇宇和吴君如,都是喜剧演员,内容你跟邹凯光(《爆裂刑警》编剧)去想。我回去想了一个晚上,做了一个决定……”(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