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

曾经混迹录像厅的小弟,如今有机会当面向昔日台前幕后的偶像请教,崇敬之心不减,八卦之心不死。正所谓“风流总被风吹去,风情幸与同好说”,索性就与众影迷一起爽了吧!

网易考拉推荐

泰迪罗宾:卧底主流港片的边缘人(下)  

2010-01-06 11:12:00|  分类: 摘星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泰迪罗宾:卧底主流港片的“边缘人”(上)



叁.新艺城主演/监制/导演 《我爱夜来香》《英伦琵琶》《卫斯理传奇》

 

我从来就没拍过主流电影,新艺城《最佳拍档》那些都不摆我的名字上去,我不知道什么是主流,包括《我爱夜来香》对我来说都是另类。《卫斯理传奇》我也觉得是另类。

 

我跟梁太讲,电影这个东西很复杂,创新太要紧了,真的觉得自己还要去学习,我又不是一个生意人,怕帮不了你。梁太和梁生当然希望我留下,“你可以先做简单的嘛,觉得可以拍就拍。我们现在每部戏都赚钱,一年拍四部,会更好的。”其实我就怕这个感觉,因为它不是一个制造厂,这个成功是不可以做出来的,脑子里面不够东西是不成的,最后我还是决定去外面闯闯。

 

离开珠城的时候,我把股份退掉了。那个时候所谓赚钱也不是什么大钱,坦白说珠城的电影当时只有香港市场,台湾、东南亚都不能上。我觉得还是做一个创作人比较好玩,所以就加入新艺城。进去时除了麦嘉、石天、黄百鸣、徐克,还有曾志伟,加上施南生。我们七个人当年真的厉害,分工合作,石天幕前比较多一点,他比较放手;施南生专做管理行政;创作是我们五个做得多一点,分工也没有很清楚,反正新艺城初期的电影我大部分都参与创作的,当时没有摆名字而已。每个月给钱我们生活,然后拍戏的时候扣掉,等于是月支一样。当然也是我性格使然,没有把钱看得特别重,钱来了我就用了,用了就帮他拍戏,后来越来越红的时候,他们也会加一点。

 

徐克找我演《鬼马智多星》,我也有条件:要我来演出,我就一定要做监制的。新艺城给我监制的第一部戏也是刘德华的第一部电影,叫《彩云曲》。应该算是不错的戏,现在我还引以为荣的,但当年的票房输给了麦当雄的《靓妹仔》,他那部比较大众化,我们这部比较青春干净。我是拍无线的训练班,刘德华是第二男主角,我觉得这个年轻人很有星味,可惜就是胖了点儿,最后导演还是找了吴少刚做男一号。我监制过的戏还有黄志强的《鸿运当头》,于仁泰的《灵气逼人》。

 

我不喜欢跟风,谈是什么题材都可以谈,但是拍的东西我就喜欢另类啊。麦嘉跟我常常斗嘴,他要拍的我都说不行,我要拍的他都说不行,但最后还是给我拍了。新艺城有一部戏叫《英伦琵琶》,是“鬼佬”梁普智(香港新浪潮代表导演)在香港最卖座的一部电影,当时有一千多万,就是我监制的。麦老板说这哪算卖座,《最佳拍档》卖三千万,但我拍的是文艺片啊,又不亏本。

 

泰迪罗宾:卧底主流港片的边缘人(下)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鬼马智多星》成功之后,麦嘉他们当然要拍第二部,徐克跟我说,你做导演,你肯定行。《我爱夜来香》是我第一次做导演,蛮威风的,笑料比较多。徐克也帮我,他还演了一个日本反派。徐克在现场的时候,我就更加大胆,乱来一通,很好玩的。《我爱夜来香》在香港比《鬼马智多星》更成功,在台湾是差不多,但第一部拿到金马奖,我这部也拿到金像奖8项提名,但一个没有得奖。徐克把我推到导演位置,所以现在他找我客串《狄仁杰》,我怎么可以说不去?


在新艺城做得最认真的是《卫斯理传奇》,我做了两年,我是导演,也是演员,监制让给了许冠杰。《卫斯理传奇》连筹备带拍,成本有1700多万港币,比《最佳拍档》还高,我到喜马拉雅山去取景,在台湾搭景。这部戏我走前了一点,当年完全没有利用外国的技术,很多小东西都是我跟章国明在研究的,戏里那条龙是我们自己做的,用电脑做不出那个感觉,当时在一个很大的场子里拍,在底下打灯,龙好像坐一个火车轨一样拖动,这些特技有很多想象力去创作。为什么找章国明帮忙?他很喜欢特技,以前拍过邵氏投资最大的特技片《星际钝抬》,但当时他很忙,要每个礼拜从台湾飞过来帮我,商量完之后再飞回去。《卫斯理传奇》算是卖座,因为我有钱分的,还卖到欧洲去,但是也没有预期那么高。到现在为止,好像都没有一部港产科幻片比我那个票房高。

 

魏君子注:新艺城的集体创作,麦嘉迄今引以为豪,泰迪罗宾亦自认受益匪浅,从容游走于监制、导演、演员、配乐多个工种。他主导创作的《彩云曲》、《我爱夜来香》、《英伦琵琶》、《灵气逼人》、《鸿运当头》、《卫斯理传奇》在注重娱乐性的新艺城勉强算得上剑走偏锋,但这也只是针对主流港片而言。显然,完全体现个人品味旨趣的创作,与奉行集体智慧的新艺城是相悖的,所以徐克中途离开自创“电影工作室”,泰迪罗宾的真正另类也要在离开新艺城之后……

 

 

肆,三家公司(好朋友、友禾、泰盛轩)两个女人(罗卓瑶、李碧华)

 

七个人一个公司,当然有问题的,志伟离开的时候就说,我们七个人吃一锅粥很辛苦,我出去闯一下,少一个人吃这锅粥。他讲得很对的,他先离开新艺城的,我那时候无所谓的,我拍的戏也不多。后来离开新艺城是因为三个老板要分手,最早是麦嘉出去拍《最佳福星》,其实就是出去赚点钱,但大家谈起来,好象觉得大哥没有全心全意为新艺城,我就没所谓。三个老板都希望我们合作,但是我随便跟哪个老板都有点背叛的感觉,所以我三个都不跟,我去找曾志伟:“我跟你,我不要做老板,你做老板。”曾志伟说你来,我们就一起做了“好朋友”公司,我是小老板,志伟比较大一点,还有谭咏麟,最大老板是黄玉郎。后来黄玉郎跟我说,你是唯一帮我赚钱的。

 

我为“好朋友”监制的四部小片都是拍另类的,除了章国明的《点指贼贼》;林德禄过来帮我拍了两部,《应召女郎1988》和《女子监狱》;还有罗卓瑶的第一部电影《我爱太空人》。四部戏我最喜欢《我爱太空人》,那部戏其实有点亏本,但是不多。我是因为相信方令正才给机会罗卓瑶,我觉得她很厉害。她在现场很知道自己要什么,后来越来越厉害,我反而不敢跟她合作,但是我做最多监制的就是他们夫妇的电影。

 

泰迪罗宾:卧底主流港片的边缘人(下)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后来黄玉郎出事,“好朋友”资金周转出现问题,我就跟曾志伟到嘉禾去做卫星公司“友禾”,监制了《川岛芳子》、《潘金莲之前世今生》等等,我以为是赚钱的,但最后没有钱分,他们的数字我们不会看,反正我本身不是一个商人。90年代,我跟宝丽金合作的时候就离开友禾,嘉禾把我们的股份卖给邹定欧,我们不赚不亏。《川岛芳子》和《潘金莲之前世今生》的编剧是李碧华,我跟她合作不是说她给故事我,很多时候是大家一起谈故事,谈完之后,把故事说给她,她就去写小说了。新艺城时期的《再生人》,最早也是我们一起谈出来的,但那部没有我的名字,后来我监制的《诱僧》也是我们先谈了故事,李碧华才写出去的。
 
泰影轩是92年我和宝丽金一起做的电影公司,郑东汉找我谈的,老外投资,好莱坞模式。老外要东方的市场,我希望冲出香港,但那个时候整个香港是走下坡的,我拍了《诱僧》和《非常侦探》之后世道已经非常差了,又拍了《青春火花》和《香江花月夜》都没有赚钱。看不见前景,作为一个公司来说,做生意不可能冒险太大,但那时每一部戏都有很大风险,已经不是以前的世界了。《诱僧》我是在内地拍的,另类加上超支,再加上亏本,虽然拿到很多荣誉,包括香港第一部入围威尼斯影展的电影(最终没有获奖),但有一点点两头不到,商业绝对不够,非常另类,艺术上又没有去到顶峰,成本也控制不了。我当时已经看到大陆的市场会起飞,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飞。

 

泰迪罗宾:卧底主流港片的边缘人(下)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与内地合作拍戏,我绝对有信心,可以跟内地联合监制,要信得过他们,而且我要求创作方面多一点,在发行、宣传方面完全帮不了。其实内地现在这个市场,我虽然偶尔也有注意,但没有刻意去研究,或者说是兴趣不大,反而很大兴趣能够再做导演。

 

拍电影的同时期我也做配乐,《最佳拍档》就是,《龙虎风云》是最有成绩的一部,因为打了那一仗,我跟林岭东成了好朋友,我帮他配过最少四部戏,包括新艺城之后的《侠盗高飞》,和《大冒险家》。有时候做音乐也可能是永远一个水平的,有时候创作力高,有时候比较低,还有看时间。

 

魏君子注:最能体现泰迪罗宾剑走偏锋的是与李碧华、罗卓瑶合作,《我爱太空人》、《川岛芳子》、《潘金莲之前世今生》、《诱僧》一系列作品流光溢彩,今日看来也颇觉前卫。泰迪罗宾最擅长在保持通俗主流的话题性之外,坚持另类的视角和艺术感,07年监制作品《野良犬》亦是近年港片难得清新另类之作,眼下他再度活跃台前,连续演出《打擂台》、《狄仁杰》等新作,不知能否继续担任卧底主流港片的“边缘人”角色呢?

  评论这张
 
阅读(9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