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

曾经混迹录像厅的小弟,如今有机会当面向昔日台前幕后的偶像请教,崇敬之心不减,八卦之心不死。正所谓“风流总被风吹去,风情幸与同好说”,索性就与众影迷一起爽了吧!

网易考拉推荐

专访刘家良:老骥伏枥 一代宗师豪气干云  

2010-02-20 19:0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年香港金像奖颁奖当天,终于约到刘家良见面。老人家依然豪气干云,我等小辈听得心驰神往。

 

   可惜时间紧迫任务在身,赶往颁奖现场之前,与刘师傅惜别之际,曾经暗暗祈盼:如有机会,必要再来聆听前辈大话当年。孰料直到最近才推出当日访问内容,惭愧得紧,只得斗胆自辩一句:好饭不怕晚!诸看官上眼!

  

对话/魏君子、竹聿名

文/竹聿名

 

采访手记

 

   什么叫“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功夫迷碰到刘家良,这句话是再适合不过。真真正正的功夫活字典。 

   刘家良在香港电影界、武术界德高望重,地位资历摆在那里,说起话来一副舍我其谁的气势。了解他的性格,再听他指点江山、快意恩仇、纵谈60年功夫电影,那是一种享受。

   承蒙刘师傅看得起,对话中途,他突然和我们说:“我今天什么都和你们说。我不想和别人说,他们不懂啊,你说了,他们就支支吾吾……”

 

 

 

专访刘家良:老骥伏枥  一代宗师豪气干云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左一刘家良,右一刘湛

  

    斧头帮

 

  我父亲刘湛在广州开武馆,很能打。他也很喜欢看大戏,认识人很多。那时候薛觉先(被称作粤剧“万能泰斗”)在上海演出,和人搞得不好,被他们拿玻璃粉撒到台上去,坏了眼睛。眼睛没有光的地方就看不到,后来好了之后他要回上海滩,但不敢去,有个朋友伊秋水,是我爸爸很好的朋友,就拜托我爸爸陪他去上海,上海当时有斧头帮,但我爸爸罩得住,别人都怕,因为有料嘛。后来薛觉先跟我爸爸说“我能不能跟你学洪拳?”我爸爸就问“我能不能跟你学唱大戏?”大家就变成好兄弟,你教我洪拳,我教你大戏。我爸爸也很爱功夫,他在广州开了八间武馆,我就是从武馆长大的。

 

  食夜粥

 

  香港那时候还没解放,国术很少到香港。我们以前就叫国术,后来大陆解放,在香港用什么代替“国术”呢?就用“功夫”。而我们广东人把功夫也称作“食夜粥”。

 

  什么是食夜粥?以前广州,清远、韶关等地,乡下地方要请一个师父来教拳,因为他们没有娱乐,晚上很无聊,就要打功夫,就在广州请一个师父,晚上在广场教拳,场子有一锅粥,煲起来,大家练拳练到很晚,吃碗粥睡觉。为什么吃粥不吃饭呢?热粥利于练拳后去瘀……我们都是吃夜粥出来的。

 

 

  踢馆

 

  当年在武馆见过有踢馆的。其实大家很讲礼貌。先呈帖,什么地方来,都写上,赐教一下,不赐教就见一个面,亮相,交给你(呈帖时候就过招)看你有没有料,你没有料,就走了。(魏君子注:刘师傅讲这段时,拿我做演练对象,教我怎么接,他怎么帖下出招,当时我就拿眼瞄客串摄影的虬髯客,可恨丫只顾目瞪口呆欣赏,根本没想起来拍,我靠啊!)

 

 

  《武馆》

专访刘家良:老骥伏枥  一代宗师豪气干云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武馆》是刘师傅的得意之作
 

  《武馆》没有道具,九分多钟,拍了有十天,都是我想出来的,六尺地怎么打?长桥大马,三尺,怎么打?都是有根据的,再缩小2尺怎么打?用二字钳羊马,咏春打法,没人能想到这些。

 

  洪拳和咏春,大家的桥手都是差不多的,我们洪家有一套拳,铁线拳,《神打》里面戚冠军打的就是铁线洪拳。戚冠军是跟我爸爸的师兄弟赵教儿子赵威学的洪拳,也就是赵志凌哥哥的徒弟,他的辈分比我低,我们跟赵志凌是师兄弟。

 

 

  《黄飞鸿》——武师凑钱拍

 

  《黄飞鸿》1、2、3、4集,凑钱拍的。开始拍的时候,每个师父,每个徒弟拿十块钱出来,我们打功夫的人很有义气。

专访刘家良:老骥伏枥  一代宗师豪气干云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黄飞鸿》中躲在石坚背后的正是刘家良

  关德兴的造型很好,他平时健身,演关公什么非常有气魄,说话时候很有尊严,中气十足,声音响亮。当时关德兴还在新加坡,胡鹏请过来。当时的设计是练武那样的打,我们叫拆靶,每一套拳怎么打。当时是没有武术指导的,或者说每个人都是武术指导,每个人都教。

 

   武术指导

 

  香港第一部挂名武术指导的电影好像是我们的,还是韩英杰的《金燕子》,电懋的,和《云海玉弓缘》差不多时候。

 

  以前,我们是广东人,他们邵氏公司、电懋是国语人,上海人。我们广东人只能做小武行,人多就在后面走位,打是轮不到我们打的。

 

  后来我们拍《黄飞鸿》试试,很多演员看了,咦,他们打得很漂亮喔,然后就试试看,没得顶。

 

  兄弟唐佳

专访刘家良:老骥伏枥  一代宗师豪气干云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刘家良与唐佳

  我和唐佳很小就认识,在粤语片时候就开始。他跟袁小田,以前袁小田控制整个武行。因为他们的徒弟,石燕子、林家声、罗燕卿这些,他们打的是舞台打法,五虎堂、四人堂都是一套套的,京剧都是这样,打到各位低头……打得很厉害,但都是不碰到的,表演成份很重,靠自己的反应,好不好看?以前说好看,后面到了《黄飞鸿》出来,就是另外一种打法,比较写实,日本式的,《穿心剑》、《用心棒》、《盲侠》这些戏,黑泽明这些,有型,一剑就全部倒下去,后来看看有点觉得不对,又变,吊钢丝,《红影飞天侠》开始用这些,镜头怎么摆是自己学的,我本人不敢当这个武术指导,因为他们控制整个场合,邵氏韩英杰,我们很好的朋友,我说不如你来做,他是我叔父辈,我很尊重他。不想爬在他前面。后来,我就想怎么变,大家看来看去这些武打都是像唱大戏一样。

 

  后来张鑫炎和我说,我拍一部戏,你来指导,我不要以前那种,你好好拍。后来拍《南龙北凤》,从那开始。唐佳说林家声他来我不做,我说唐佳他是师父辈的不好这样,他说不管师不师父,我北的你南的,我们就想,后来就拍出来,南跟北很清楚的打出来,粤艺公司的,那时候还不算打响名堂,国语片我们还没机会拍,他们左派,长城公司又找我们,傅奇来找,我们就商量,觉得不行,因为一拍左派就不能去台湾了。后来还是拍他们的片子,我们这些武师坐车快到邵氏等公司的片场,大喊一声“蹲下”,我们都要低下头不给别人看到。

 

  但是他们给我一个很好的思想,他们很有计划,安排得很有条理。我们广东戏哪有这样的,唐佳叫我大佬,他说大佬,怎么拍?我说吊威亚,黄保真,从场这边平飞过去,打的时候有人升起来,有人拖到地下去。以前是傻的,怎么会这样拍,香港之前都没有,有些把钢丝剪去,刷一下子就到面前,多快……这部戏卖得很好,拍三十万,卖六十万,邵氏公司、邵逸夫眼睛都弹了出来,他们都是对比的。

 

   张彻恩怨

 

  他们要拍新派武侠,当时是徐增宏找的我,他比张彻做导演要早一点,张彻拍一部戏给他看,他说:“好……把他烧掉”。

 

  我们拍第一部是《江湖奇侠》,王羽主演。后来张彻也开始拍片,就和徐增宏说借我们两个去拍《边城三侠》,王羽、罗烈、赵雷三侠,拍完之后就抓着我们不放,最重要的是在《独臂刀》,叫王羽拍,王羽叫我师父,半师半友,问我断那只手好看,我说最难的就是左手打,是很难打的,难度有嘛,我和唐佳花了很多时间研究武戏,怎么相克相斥,怎么破我的,怎么反破,断刀怎么锁住,一出来,好得不得了。张彻从这部开始就得了个称号“百万导演”。

 

专访刘家良:老骥伏枥  一代宗师豪气干云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刘家良与张彻在台湾闹意见 回香港后便走上了导演之路
 

  他上海人,就想拍大上海,杜月笙、仇连环,他想了很多,他有个很好的徒弟鲍学礼,升他让他拍,我说运气不好了,因为我很喜欢陈观泰,这个烂仔一定是陈观泰,因为很像,跟张彻讲一定要用他,他说好,你负责你跟鲍学礼搞,我们两个就一起拍《马永贞》,拍出来,台湾卖得不得了,陈观泰每天就很高兴,握我说师傅师傅感谢感谢。

 

  后来我跟张彻去了台湾,唐佳没有去,他说他要稳定下来,台湾不稳定。张彻为什么去台湾——邵氏公司在台湾钱太多了,又拿不出来,要人过去把那些钱花掉。到了台湾之后,他就开始拍《少林寺》等片了,我和他说“张生,要拍功夫了”“功夫有什么好拍?”我说“试试洪家,虎鹤双形,螳螂、蛇形”张彻说“不要来这些,难听死了”,我就说试试看了,交一部分给我,我做导演我拍,那部是《少林弟子》,傅声、戚冠军、陈观泰还有打拳嘛,因为虎鹤双形要打弓字型,拍完这部戏我说真是好,他说拍多一部,我说《洪拳小子》,开始相信我了,再拍就是《洪拳与咏春》。

 

  当时我和张彻在台湾搞得非常不开心,因为我要跟王羽拍一部戏,我跟他说:“王羽虽然是我朋友但是也是我徒弟,也是你的契子,他有难应该帮他。”王羽经济出现了问题,他拍《独臂刀与盲侠》,他说一定要刘师父做武术指导,我跟王羽那么好的朋友,我说不行的,你一定要和你干爹说,他说我去讲,他说张彻没有讲有没有不许我拍,我当然相信王羽了,马上开机了,10万块港币,那时候10万块一栋房子,《独臂刀大战盲侠》之后的,才是《独臂拳王》,闹翻了。

 

  问题是我跟张彻那么多年的朋友,应该和我说,因为我不懂嘛,但他要告我,赶我出台湾,我说:“以后都不跟你混了。”他说:“你回去都是不行的。”我说:“张生,不要(欺人太甚)。”

 

  当时带了很多刘家班人过去,我走之后,都跟我回来了,就剩下我一个弟弟,刘家辉,他走不了,合约在那,武行当时是一个月一个月签的,他是几年一签。

 

   上位导演

 

  张彻给我一个很大的刺激,为什么朋友也都这样?我说我要拍一部好过你,我在台湾拍谭道良,跟我很好的朋友,他说他准备去美国发展,我说我没戏拍也过去,他说好,两兄弟美国打天下。回来3天准备去了,方逸华打电话过来:“回来吧,不要生气,到公司我们聊一下。”我说不谈,她说来了,明天叫车去接你。请我吃饭,跟她谈话,张彻和你是两件事情,你是和邵氏签约不是和张彻,你拿的钱是我们邵氏的。我说这样好了,我和邵氏公司解约我不做了,她说不好这样,你看邵氏公司多大?这么多厂,做导演吧!我说我不做,她说你行的,我算钱给你,我说7万块,她说不行,谈了很多次,我说我一定走,去美国,我太太跟我说不行,你家里怎么过,我这马上拿钱出来了,孩子要读书,每个月都要给钱,还要等你寄钱回来,怎么办?

 

专访刘家良:老骥伏枥  一代宗师豪气干云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神打》令刘家良的导演才能受到邵逸夫的瞩目,同时也捧红了汪禹
 

  我说一定要低头,那时候七万块,买房子都够了,方逸华又打电话来说,我叫张荔枝去接你,我们再聊聊。

 

   细说《神打》

 

  对方给我一种感觉,开始觉得她不懂,现在好了,慧眼识英雄,因为一个武术指导怎么可能做导演呢?我没有表现,他们是不知道的喔,她是从感觉里判断,这么辛苦的求一个刘家良。马上开拍,说写剧本吧,我说有了,我以前有三个剧本在邵氏公司的,因为张彻叫我去台湾,答应给三部戏我做导演,让我写剧本为难我,我跟倪匡坐下来聊了三个,一个《神打》,一个《陆阿采与黄飞鸿》,一个《的士》,的士就给了姜大卫拍了,他没把感觉拍出来。方逸华说开拍,我说拍《神打》,他说很久了喔,打电话叫人翻那部《神打》剧本出来,一拿出来,就说明天开工吧,演员都没定,我说不需要明星,汪禹当时只是做一些咸湿皇帝仔(李翰祥的《北地胭脂》),我从制片里走过来,有两个人跟着,制片说师傅应该先找演员,我说很容易,一看汪禹蹲在那里赌钱,我说这个吧,汪禹望着我,他不认识我,制片就和他说这个新导演,想找你做主角,他说哦哦哦。走过,有一批台湾新人在学跳舞,制片说,做什么,我说找女主角嘛,就是那第三个,明天3点开工——林珍奇。制片说没景喔,我说拍露天,临时演员80个,汪禹一个拍一场求神求下雨,……如果不行就算了炒我鱿鱼,我拍了32天,试片,邵逸夫打电话给我,叫刘家荣马上下去,我说死了,他看毛片嘛,叫我下去,你说是不是炒鱿鱼?我和曾志伟他们说:“你们这帮家伙,以后就要小心了”,(曾志伟他们说:)“一齐走咯”。打开门,他(邵逸夫)很瘦,大喊家良,广东话很正。我从来没有见过邵逸夫,他说过来过来,他有两张椅子,他说坐下来,我说邵先生有什么指教,他说哎呀哎呀拍得真好啊,我说你为什么看着会觉得好?他说我看电影看了不止五千多部,你的东西,我从来没看过,从来没想过,你现在给我看,哇,好得不得了。回来和曾志伟他们说去买啤酒,36天拍完,马上开多一部,《陆阿采》拍这部,给你什么人,傅声好不好,我说我不要明星,那你要谁啊?我说我想找我弟弟拍,刘家荣,我说不是,是刘家辉——我要把兄弟从台湾救出来,他说在长弓喔,我说那我就不拍了,他说好好好,我说:“他回来马上拍。”结果3天马上回来了。

 

  《神打》我用的是搞笑武打,这些都是我先拍的。第二部戏我要拍真打的,我不要拍关德兴的,我拍《少年黄飞鸿》,我说我三兄弟演,我、刘家荣、刘家辉、汪禹够了,其他不用了,没卡士,第三部戏都要开了《洪熙官》,邵逸夫对我不错,我要什么他都给。白眉的缩阴功是我创的,后来很多人都有学,包括昆汀。

 

  姜大卫找到我,你不记得我了?邵逸夫说,家良给些东西姜大卫拍吧,马上拍了,不要等了,因为我每个人都要求有真功夫,我说你一定有问题,很大问题,60万给你拍,那部戏(《螳螂》)拍完之后我买了一部劳斯莱斯,当时40万左右一部。

 

专访刘家良:老骥伏枥  一代宗师豪气干云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少林三十六房》红遍全世界

   《少林三十六房》

  还有条件,多拍一部,一起拍,他说这部戏就《螳螂》我说就螳螂,票房220万??接下来《少林三十六房》马上要拍,当时场景什么都没有,片名都没有,他说哇36房,好东西,怎么样的?我说练功咯,分手啊、脚啊、眼啊,他说啊,好呀,没听说过,拍出来,《螳螂》好,《三十六房》更好,

 

  《少林三十六房》太卖座了,在印度卖得很厉害,但钱回不来,叫我去印度拍戏,把钱用了,我不去,后来李翰祥就去了,《武松》打虎那些就是在印度拍的(李翰祥回忆录里则说武松打虎戏是在印度拍的)。

 

  我为什么知道呢,有一次聚会,很多朋友,有一个印度的,别人介绍我是《少林三十六房》导演,他告诉我的,但是邵逸夫不和我讲,怕我要钱。他就叫我再拍一部《少林搭棚大师》,搭棚,鲁班师傅,气力什么,我是从这里得来,全攻全守,嵌手要很快的,

 

  我们当时拍的戏,成为后来许多电影的蓝本。李连杰他们都要看刘家良怎么打。

 

  我跟我弟弟刘家荣两个拍一部戏,全世界都拍不了的,叫《十八般武艺》,当时人看了,都哇,邵氏公司第一部有一千万,就是从《十八般武艺》开始,当年金像奖最佳武术指导,给洪金宝拿了,我不紧张这些东西,《少林三十六房》在欧洲拿奖,最佳动作,邵逸夫去拿的,又不是钱,我不看重这些东西的。

 

 

   《南北少林》 邵逸夫原本答应我

 

  当时拍武打戏,是你们这些人要学我的,我说怎么拍怎么拍,你去拍不行,一定要我来拍,因为你没有我功底。我学武功学了很多,每样拿出来都已经够拍了,南拳北拳我也会,《南北少林》是邵逸夫对不起我,他有一次在酒会,跟廖承志说我们拍部戏好不好,你出刘家良我们出李连杰。

 

专访刘家良:老骥伏枥  一代宗师豪气干云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李连杰与刘家良

  邵逸夫和我说,我说邵先生,我去大陆拍,台湾就不能去了。不怕,有六叔我在,有谁敢不给你去,你想不想去?我说我一定信啊,结果拍完《南北少林》之后,3年没人敢找我拍戏。台湾不能去。他后来邵氏都已经停产,你们拍不拍已经无所谓了。那就不好嘛,你之前已经答应我了。

 

 

   麦嘉、重出江湖

 

  麦嘉很小就跟我的,“大佬,我请你拍戏。”曾志伟请我拍戏,最多不要了新艺城,先是余允抗的,《凶猫》,王晶,拍完之后,他说你跟我签三部戏,我说“好啊,细佬,无所谓了”《老虎出更》上下集,《新最佳拍档》,《横财三千万》那个只是客串,后来就又没有了。

 

专访刘家良:老骥伏枥  一代宗师豪气干云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刘家良当年为新艺城执导《新最佳拍档》
 

  《老虎出更》当时没人说我会拍(现代),我说我一定会拍得很好看,请了一个很笨的(李元霸),请了一个很蛊惑的(周润发),收了三千多万,哈啊哈哈,不过这个好,很多花红。

 

  洪金宝、《群龙戏凤》

 

  本来(和洪家班)是水火不容的,他有他,我有我,你叫我拍他我也不拍,请我也不请,后来他要请我拍戏,我在半岛坐下来,跟我太太说家良哥,帮帮我,那我就帮,4天,ok,我帮你打4天。

 

专访刘家良:老骥伏枥  一代宗师豪气干云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群龙戏凤》刘家良首次和洪金宝合作
 

  现场当然是我来设计动作啊,他哪里有本事(设计我的动作),拿棍子谁打得过我,不靠翻不靠钢丝,靠打的,他只能请我。但戏里面我不要打输,三毛跟我弟弟是兄弟。以前他们一起拍《搏命单刀夺命枪》什么的。

 

  武打的电影界,洪金宝没有跟过我,成龙、元彪、林正英、陈会毅、他们都属于我们管,在19号,19号的“蛇二度”是陈少鹏,神仙是我爸爸的徒弟,是我师弟,他很怪,神仙来的。他最怕我的,看到我就跑。

 

 

   舞狮、武馆

 

  神仙和刘家勇去跟成龙拍舞狮,还有冯克安,把我们的东西都拍了出来,《师弟出马》。

 

  他们不懂什么是舞狮,我拍《武馆》,我要告诉大家什么是武馆,什么是舞狮,舞狮是武馆的镇宝,你舞狮舞得好,你武馆的地位才会高,舞狮一定要……,南派没人说,我就拍了出来,规矩是怎么回事,不能闻哪个尾巴……是尊重别人,没人拍的,我以前在广州就是舞狮长大的,真的很高的,我替麦德罗,他不懂的,我来替,有4层,非常非常高,他那种是靠威亚等等来做出来的,另外一种拍法,他不会和我们一样拍的,

 

  他拍不出来的,我小时候就拍过《斗金龙》、《金鸡斗蜈蚣》,他们都是抄我们当年的,重新拍出来,没创新,没有想象力,以前都拍过了的,里面的功夫基本上就是北派了。黄飞鸿打北派,我很谢谢他(徐克)。黄飞鸿本来是南拳的,现在打北派了,你叫他北派黄飞鸿了,他当时有请我做任世官的那个角色,后来请刘家荣来做武术指导,刘家荣拍了10天就不拍了,觉得不是我们洪拳,我们是有尊严在里面的,功夫是有尊严在里面的。

 

  熊欣欣是个很适应环境的人,他是我从大陆带出来的,自己创出来的天下,但是他没有一个主力,这一下是他的,这一下是洪英的,他没有自己的东西,他的脚很高,你以为踢芭蕾舞嘛?奥运会那些已经很厉害了的,不需要这样做的。

 

  《七剑》为什么出山?给他(徐克)骗到了,又说这样拍,结果还是被骗了。

 

   《醉拳2》:成龙怕结尾多我

 
专访刘家良:老骥伏枥  一代宗师豪气干云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醉拳2》火车底之战
 

  《醉拳2》,不是成龙找我,是我找他,为武师公会筹款,买房子,我叫大眼(袁和平》一起搞,袁和平推掉,说大哥别搞我(其实后来也有帮忙),功力问题,我拍摄是一定要很实在,我说不要讲话,有三场戏一定要拍,你看我拍,在火车底打我和你打,在茶楼,一支竹竿打几百人,怎么打?破了竹竿来打,茶楼那场,我控制他不要翻跟斗、跳舞;第三场在火炉旁打,在炼钢的地方打,上面很多炼钢的地方,烧红了,打醉拳,拍手,烫脚嘛,不是醉拳怎么行,太烫脚了。

 

  成龙很怕engding多我一个出来,本来engding是我和他一起去打的,我说没问题,我自己死,好不好啊,砰,我中了一枪,你帮我报仇吧……

 专访刘家良:老骥伏枥  一代宗师豪气干云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刘家良舍我其谁的气势背后是辈分和功力

 

 

  我一打双截棍,美国人都惊了

 

  《忍者龟》都是我。都不敢说出去的,偷偷来。何冠昌不敢和我说,是邹文怀打电话给我,希望我去帮导演,他那边本来是有武术指导的,但全部不行,导演都挠头,让我去收那个烂摊子,我说:“我无所谓,邹生,我和你去一个礼拜”哇,美国那批人原来是越南的华侨,看不起我一个老头子,又老老的,我一打双截棍,哗哗哗,哇,美国人都惊了,我说不用出我的名,我不是很注重这些东西,十万一日,双机器。我的武功是有价值的,我以前练功是很辛苦的,我爸爸逼我练出来的。

 

  托尼贾是我的fans,在走廊碰到我,远远就喊:“刘师傅,你好。”我不知道他是谁,旁边的人就告诉我他是泰国人托尼贾,他永远低头,看不见,他看我的戏看得很多,最喜欢看我的《疯猴》,他说这部戏很难忘,你打的时候太有意思……

 

  他身手不错的,从小就有练,泰拳什么,没有一个实感,没有太多给人学东西,每个人看一部功夫片,一两个动作是一定想模仿的,这样很漂亮。不能只是很好看,但学不到东西。这样没意思。

 

  我们中国传统的功夫,一定是我们自己保留,不能是外国人来保留,所以我们要传给我们自己人,外国人教我们打功夫,我们中国人不练功夫,练空手道,老外要功夫。向老外学,多丢脸。香港没有地方,开武馆要地方很大。

 

  tvb说了很久,还是没有老板,我准备拍《火烧少林寺》,比如南派,本来南派上面是没人知道南派是怎么来的,剧本不是问题,需要太多钱了。

 

专访刘家良:老骥伏枥  一代宗师豪气干云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评论这张
 
阅读(1374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