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

曾经混迹录像厅的小弟,如今有机会当面向昔日台前幕后的偶像请教,崇敬之心不减,八卦之心不死。正所谓“风流总被风吹去,风情幸与同好说”,索性就与众影迷一起爽了吧!

网易考拉推荐

【施南生:“女诸葛”叱咤风云录】(中)  

2010-03-06 22:34:00|  分类: 摘星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施南生:“女诸葛”叱咤风云录】(上)(点击进入查看)

 

七星聚义新艺城


②《最佳拍档》打出品牌


   对于一个电影公司来讲,头等大事是拍出卖座电影。新艺城初期百废待兴,想找当红明星演出增加票房保证,但一线演员都签在邵氏、嘉禾旗下,无奈之下,只好致力于自己捧自己,反正自己好用,所以石天领衔《难兄难弟》、《追女仔》,黄百鸣担纲《开心鬼》,泰迪罗宾主演《鬼马智多星》,徐克和曾志伟分别演出《我爱夜来香》和《专撬墙角》,票房都相当不俗,一时之间,新艺城作品“丑男当道”,直到《最佳拍档》天价请许冠杰加盟,才扭转这一局面。


   “当时想拍《最佳拍档》这样的喜剧,但只卖麦嘉这个丑男肯定不行,必须找一个小生跟他来配。”施南生对七人小组的这个谋划至今记忆犹新,“我们都想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但徐克就很大胆,不如我们找许冠杰吧?”许冠杰虽然很难找,但找到后开出200万港币的片酬(据说当时50万港币就能在半山买一幢豪宅)才是最大难题。“本来以为很高,但是拍完你觉得很值,因为得到的无形资产很多,我们那阵子计算,许冠杰片酬两百万是天价,但是当时没有小生,他能来演的话,对新艺城好处很大。第一,这个戏级别拉得很高,当然我们也拍得很好,不是说有一个许冠杰什么都不用做了,还得努力把这个电影做好。然后你捧红了麦嘉也很划算。这样就有品牌了,因为新艺城有了一部龙头电影,还有种种没有计算过的无形价值很大。”


   《最佳拍档》第一集成本600万,虽然在当时已是天价,但无形中也是很大的广告,影片拍得摩登华丽,动作场面激烈,又有许冠杰加盟,是以未映先红,最终票房狂收2200万,打破香港卖座纪录。新艺城本土旗开得胜,台湾及东南亚外埠市场亦是大受旺场,岂能不自信爆棚?1982年,施南生带着《最佳拍档》出征戛纳,本来底气十足,去了才知世界之大。“从戛纳回来,觉得自己像沙漠一粒沙那么小,我就跟大家说都要去戛纳,去了才知道什么叫电影,人家一个小的荷兰片,北欧片,法国片,音质跟画面都漂亮得不得了,比我们好多少倍。那个时候我们不注重,都觉得都没有资格入场。”正因如此,施南生成为香港最早注重后期制作的电影人,即便如此,《最佳拍档》在欧洲也卖得很成功。“到第三集(《女皇密令》)我们还拍了两个版本,拍得很贵,有两千多万,去法国拍。拍的80%内容是一样的,多的是女皇,占士邦,这样就可以卖多点国家了,还能卖贵一点,《女皇密令》是当时北欧最卖座的电影之一。”


③“集体创作”分崩离析


   集体创作是新艺城区别于当时其他电影公司的最大特色,每一部电影都要经过严格的商业计算,导演只需执行就好。是以无论梁普智拍《夜惊魂》,林岭东导《阴阳错》都是在七人小组的监督下完成,很少能有发挥。对于集体创作,施南生认为开始成功是必然,但久而久之就会出现问题。“因为我们七个人对很多东西看法不同,各有各的特性在里面,可能我比较女性,或者中产,或者时髦那种,没有那么成功的时候,假设有点瑕疵可以回去再想,回来再讲,大家沟通,又好了一点。但是后来越成功就变得有问题了,当你很成功的时候,如果人家说你那个不行,你就会很自然说,你说不行,我说一定行!越讲这个话,就越绝了。”


   不久,曾志伟离开了新艺城,施南生与徐克也成立了自己的电影工作室,虽然与新艺城仍是合作关系,但已不复集体创作模式。1986年,麦嘉出去拍了对手嘉禾的《最佳福星》,一石激起千层浪,新艺城三兄弟各怀心思,徐克施南生夫妇也是焦急万分,“那一阵子他们三个不跟大家讲话,很难决定东西。但还是要跟嘉禾打嘛,我跟他们讲要不要开会,他们说到你家吧,结果第一次到我家来开会,他们三个进来就看报纸,不说话。我问拍什么呢?大家就开始构想,那时我们的灵感就是这样来的,有人提《水浒传》,把许多演员都叫来,但麦嘉不停推翻,你不够打的了,拍什么都不够这个戏打,大家都很生气,你自己还说。结果《最佳福星》出来票房也没见怎么厉害,这样他们三个又好起来,有一天很郑重其事的约了我们两个说,大家要团结才一起搞得好,所以你们不要做电影工作室了,还是重投新艺城大家庭吧。徐克当时的意思是这样的,我们是很老派的人,很重情义。新艺城好像一座大宅,电影工作室像这个大宅里的一个凉亭,你们住惯了大房子,我喜欢住小凉亭,我还在这个大宅里,结果他们不愿意,如果你们不肯关掉电影工作室,就表示有别的想法,我觉得这样也做不下去了,就辞职了。”


   施南生离开新艺城前后,麦嘉、石天、黄百鸣也不再将账目混在一起,他们决定分开,建立各自的账目,谁同意投哪部戏就归谁的账目,彼此拍哪部电影都互不干预,新艺城“兄弟班”式的集体创作由此分崩离析,成为传奇……


双剑合璧工作室


①卖片:打入欧美 征服韩国


   徐克在新艺城拍喜剧得心应手,但想尝试另外一些片种,则受制于“集体创作”的号令统一,遂生出自组电影工作室的想法。本来最早与嘉禾倾谈合作,后来被金公主院线老板冯秉坤诚意打动,电影工作室与新艺城一样都由金公主投资制片,施南生亦因此得以继续在新艺城工作,“工作室特简单,就是拍戏,我在新艺城上班,一向负责发行,新艺城本身设有发行部,但工作室哪有什么发行部,所以都是我下班后,一个人到工作室做兼职,他们(麦嘉三兄弟)知道我一定为工作室做事,因为那是我自己的生意啊。”


   借助新艺城的发行渠道,施南生将电影工作室的作品也卖埠到传统的东南亚市场,同时进军欧洲和韩国市场。让她最惊喜的是,工作室创业作《上海之夜》获柏林电影节邀请参展,结果反响非常好,顺利卖掉欧洲市场。“我们那个时候尝到甜头,原来传统市场外面还有一个别有洞天,可以对你的戏增添一分,钱多一点,赞助能力强一点。港片最厉害的时候,除了非洲和冰岛,英、美、法全世界全部卖掉了。有一个时期在外国卖的钱比香港和东南亚市场还多。后来打入泰国市场,是拜《英雄本色》所赐,当时有个泰国片商来香港买片,但他来晚了,已经没有什么片卖给他,我灵机一动,就说有部电影不错但未开拍,他看了演员阵容,可能也觉得反正花了机票钱,不能空手而归,就花二十万港币买下,结果后来他赚翻了。从此以后,泰国片商开始疯狂抢购我们的电影;韩国也是这样,到《黄飞鸿3狮王争霸》,我们卖了160万美金,上了韩国版的《新闻联播》,韩国人就检讨为什么给外国片拿这么钱去。现在你跟韩国电影人谈话,三四十岁那个年纪的,一看到徐克都是毕恭毕敬的,他们看了《倩女幽魂》,《英雄本色》,才知道中国电影原来已经这样子,他们每个人回去抽烟,然后有钱就去念电影学院,没钱就去做短工,反正千方百计要进电影公司。”


   2009年,正值电影工作室成立25周年,香港国际电影节专门做了一本特刊《浪漫演义》,施南生突然想起韩国这么受徐克影响,应该找几个人谈电影工作室,结果应者云集,李俊益(《王的男人》)、朴赞郁(《老男孩》)、金知云(《好家伙坏家伙怪家伙》)、柳升完(《哭泣的拳头》)……“本来还有《怪物》那个导演(奉俊昊),但由于时间问题没来得及,我不是夸张的,你去到韩国,就知道电影工作室影响他们有多厉害,包括很多电影公司老板,一听是徐克的太太,都非常客气。”若你对施南生的话表示疑问,不妨看看那些韩国导演对徐克的溢美之词,以朴赞郁为例,“坐在电影院里,电影快要开始之际,要是我们在人员名单见到某个令人如痴如醉的主角名字之外,还看到导演、监制徐克几个大字,简直有受到恩宠的感觉。要是随之还有特别演出:徐克,更几乎觉得自己是受到神的眷顾。”显然,能写出如此“肉麻”的语句,绝对是真正的徐克粉丝。


   徐克与施南生这对夫妻档,一个专事生产,一个负责销售,双剑合璧,虽然打出新天地,但是除发行卖埠外,电影工作室还面临一系列难题,徐克专注创作,诸多涉及制片、合拍、经纪等具体业务,都需要施南生一力承担……

 

 

  评论这张
 
阅读(5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