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

曾经混迹录像厅的小弟,如今有机会当面向昔日台前幕后的偶像请教,崇敬之心不减,八卦之心不死。正所谓“风流总被风吹去,风情幸与同好说”,索性就与众影迷一起爽了吧!

网易考拉推荐

大话刘镇伟影坛斗战史(下)  

2010-06-07 09: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溯上回):大话刘镇伟影坛斗战史(上)

 

 

    刘镇伟做电影编导只是半路出家,虽则确有天赋,但要真正打出名堂,除了从王家卫、黄炳耀那里“偷师”,更得益于从开始就确定方向路线。“拍动作片,我打不过洪金宝、刘家良;喜剧片有许冠文、黄百鸣;文艺片有许鞍华、徐克;拍鬼片当时只有一个刘观伟(《僵尸先生》导演),比较好打,何况我的名字跟他很像,还可以浑水摸鱼!”刘镇伟不愧是做财经出身,计算得当,继《猛鬼差馆》和《猛鬼学堂》获得成功之后,便离开邓光荣的影之杰,以自由身与不同电影公司合作。初期最多是金韵(由第一影业老板黄卓汉儿子创办)和德宝,拍了《霸王女福星》、《猛鬼大厦》、《猛鬼撞鬼》等作,虽然香港票房及卖埠都不俗,但与同期宝禾的《灵幻先生》、《僵尸叔叔》相比,往往显得制作粗糙。刘观伟就曾经很纳闷,“拍僵尸和鬼片的导演中,刘镇伟也是我的竞争目标,他拍的每部戏成本很低,大概也就三四百万,因为成本问题,画面质量特技效果都很差,但就是好笑,票房也不错,这是他的本事。”

 

 

1989年,刘镇伟应宝禾之邀拍摄《尸家重地》。作为最擅拍鬼片的公司和导演首次合作,双方都分外卖力,宝禾付足制作费,刘镇伟拍得也格外用心,但让人意外的是,《尸家重地》香港公映票房只有区区五百万,还不如刘镇伟此前“粗劣之作”——“《尸家重地》拍于1989年,然后就拿去在东南亚放了一轮,收入非常好,但在香港上片已经是1990年的暑期,很多比较有针对性的时效笑料都冷了,当时很担心,还好《尸家重地》公映的第二周《赌圣》也上了,票房一路破纪录,我才松了一口气。”《赌圣》是刘镇伟迄今在香港的最高票房纪录,也是1990年的票房冠军,4100万港币打破了之前《八星报喜》(3700万)保持的香港纪录。谈到那段往事,刘镇伟坦言当时有如神助。“吴思远找我和元奎拍《赌圣》,只用五小时就做好了故事大纲和剧本分场,现在吴思远还保留那块写着分场的黑板,那次真的很神奇,我觉得是老天在帮我。”

 

 

由嘉禾和思远影业联合出品的《赌圣》亦是周星驰一鸣惊人之作,但当年男主角定的其实是梁朝伟。“嘉禾的邹定欧说梁朝伟演,吴思远开始也同意,但我提出让周星驰来演,他们都反对,有没有搞错!”当时周星驰只是无名小辈,但刘镇伟慧眼识珠,《赌圣》之前已找他主演《流氓差婆》和《望夫成龙》,“我看过星仔在TVB的表演,觉得他有潜力。但投资方都反对找他做男主角,还好我手头有吴君如,每次都说用吴君如配他,卖座没问题的。”事实证明,周星驰在《赌圣》中大放异彩,奠定周氏无厘头风格雏形,现在想来,刘镇伟却觉得亏欠梁朝伟,“这也是机缘,如果梁朝伟演了《赌圣》,就可能不会有王家卫电影中的周慕云了。到时就由不得你了,你最红,那么多钱请你,那么多机会,会随波逐流的。”后来刘镇伟与梁朝伟也合作颇多,甚至包括刘镇伟有份参与的《神龙赌圣》。梁朝伟对刘镇伟的喜剧才华开始持怀疑态度,直到《东成西就》扮“香肠嘴”大受欢迎才完全信任,《赤壁》宣传期间,梁朝伟还曾感叹:“像刘镇伟这样的喜剧导演越来越少了。”

 

 

周星驰拍完《赌圣》即成为各大电影公司争抢的票房灵药,短短一两年间便被尊为“星爷”。这段时间,刘镇伟与他的关系开始微妙起来,“人一红,自然有骄气,那两年周星驰其实有点得意忘形,我当然还是会帮他。拍《花旗少林》时,周星驰也在拍《破坏之王》,我在承德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正在讲戏,电话就响了,发哥,你稍等,我就跟周星驰通一小时电话设计桥段。最后我说,星仔,《花旗少林》跟你在贺岁档对打,咱们比一比吧。”结果1994年春节双周对决,《破坏之王》票房略输《花旗少林》。“一定要找跟他同一级别的巨星对打,如果是葛民辉和郑中基肯定不行。周星驰后来拍《国产凌凌漆》又找我谈,我都帮他想创意,但拍就再说了。当时我是想压下他的气焰,但没想到他会哭,很委屈,我觉得时机到了,就说合作没问题,你敢不敢演《西游记》,他说行啊,我说是爱情片,他又傻了。”显然,刘镇伟此举蓄谋已久,压不住周星驰,合作就有问题,所以才先打后拉,实现了拍《西游记》的梦想。“但问题是《大话西游》当年票房失败,周星驰受打击很大,我们两个坐在酒店里,他问我,我们是不是做错了?”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刘镇伟与周星驰合作的《大话西游》和《回魂夜》先后票房失利,二人合作也暂告一段落,但周星驰深知“葡萄”能量,是以后来拍《少林足球》专程发传真给已移居加拿大的刘镇伟全套剧本,通宵电话讨论。到拍《功夫》干脆直接请刘镇伟做监制,从他那里汲取更多灵感。再者,香港巨星中,除了周星驰,刘德华也一度把刘镇伟“据为己有”。那是自组天幕初期,刘镇伟匿名帮他执导《九一神雕侠侣》叫好叫座,“随后筹划《九二神雕侠侣》,刘德华忽然叫了陈嘉上一批编剧来,说要帮我度剧本,就觉得不对劲,同期天幕也在做一部《真假威龙》,陈嘉上带着八个编剧跟我开会,我说什么他们都说不对,我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好吧,《九二神雕》我也不拍了,离开吧。”

 

 

脱离天幕之后,刘镇伟专注为筹划已久的《92黑玫瑰对黑玫瑰》找投资,但没人认为这种老掉牙的怀旧题材会卖钱。就在刘镇伟一筹莫展之际,遇到朋友陈善之,“他在迎滔公司做策划,就帮我牵线跟老板浮乐莲谈,他们虽然愿意投资,但只有几百万,也只好凑合拍了,找的演员都不贵,梁家辉当时还是票房毒药。拍摄期间,经费很紧张,最后连地板刷漆的钱都没有。”还好刘镇伟堪称“低成本之王”,花小钱赚大钱颇有经验,更何况粤语残片往往是“七日鲜”的粗糙制作,《92黑玫瑰对黑玫瑰》正好像60年代的粤语残片致敬,效果反而无心插柳。该片上映后好评如潮,足足在影院放了五个月,累计收2200万港币,而且是刘镇伟用“陈善之”化名执导。如此一来,刘德华立即又找刘镇伟回天幕,“刘德华这辈子就包过一个男人,就是我,一年三部戏。但其实只拍了两部,《天长地久》我化名‘刘宇鸣’,还有一部《二分之一同床》拍拍停停,后来实在没戏可拍,刘德华干脆把我借出去拍周润发的《花旗少林》。”

 

 

就在与刘德华合作前后,刘镇伟还与王家卫合组了泽东电影公司,创业作本来是《东邪西毒》,但王家卫一直拍不完,为了填补预算超支的损失,刘镇伟赶拍《东成西就》在1993年贺岁档推出。即便如此,王家卫的《东邪西毒》和《重庆森林》也要到暑期才能公映,泽东运营经费捉襟见肘,为此刘镇伟将拍《都市情缘》赚到的钱贴补给王家卫,解了公司燃眉之急。但到泽东化解危机之时,刘镇伟已准备移居加拿大,“其实王家卫很紧张,因为泽东我有一半股份,公司将来赚到的钱都能分一半,但大家是朋友,我既然决意要走,就把股份送给他喽。”

 

 

 “我与王家卫是好友,但与元奎就更像兄弟,亲到什么地步?我女儿就是他从产房抱出来的。”与元奎的缘分最早可以追溯到刘镇伟入宝禾拍《尸家重地》时期,93年元奎帮李连杰拍正东创业作《方世玉》,紧急找刘镇伟做剧本,可怜他正在赶拍《东成西就》,但为兄弟两肋插刀,居然还是抽出五天时间写了一个剧本出来,“那是我写的最差的一个剧本,时间太赶了,后来应该找人在我的基础上改过,有人说有蔡康永,但我就不知道了。”另外,刘镇伟本身是名编剧,拿过香港电影评论学会的最佳编剧,但作为强势编导,真正敢找他写剧本的只有元奎一人。“元奎帮李连杰拍《致命罗密欧》,剧本表现父子关系的对白有问题,也找过我改。”给元奎写剧本,刘镇伟从来义不容辞,不说二话,只有一次例外。“是邵氏(大都会)找元奎重拍《马永贞》,元奎找我写剧本,我说价钱都好商量,但有一个要求,不答应我就不写,是什么呢?《马永贞》将来上映片头必须打‘SB’的标志,为什么呢?就是满足一下个人小小愿望,十几年没看到真正的邵氏电影啦。”

 

 

   从与周星驰、刘德华斗智斗法,到联手王家卫、元奎斗战影坛,刘镇伟堪称香港影坛的异数:做财务出身,拍电影只是半路出家,却编导合一,唯作者论。拍戏往往天马行空,奇思妙想尽显顽童心态(包括写《马永贞》只为大银幕重现邵氏LOGO);商业计算精确到位,攻守兼备不愧财务专家——但当商业计算与顽童心态碰撞时,早年占上风的似乎是个人兴趣,所以才有了《大话西游》;近来年事已高,则经常瞻前顾后计算太多,所以才有了《越光宝盒》……所谓心态得失,大可不必计算,唯愿“亲爱的葡萄”最大限度保持顽童心态,得空再叙与元奎、黎大炜“创艺影库”的未了传奇罢。

 

 

特别鸣谢刘镇伟先生接受访问提供资料

 

 



 

  评论这张
 
阅读(9077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