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

曾经混迹录像厅的小弟,如今有机会当面向昔日台前幕后的偶像请教,崇敬之心不减,八卦之心不死。正所谓“风流总被风吹去,风情幸与同好说”,索性就与众影迷一起爽了吧!

网易考拉推荐

庄澄回首:“后港片时代”之“寰亚”成长史(上)  

2011-12-14 14:3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4年,香港电影的繁荣显露败像:类型单一、跟风横行的重复创作恶性循环;台湾市场逐渐失守,靠卡司卖片花难再屡试不爽;许多赚得盆满钵溢的电影人无心恋战,争先恐后在97前移民;在这段混乱的颓势下,依然有曾志伟、陈可辛的UFO,杜琪峰、韦家辉的银河映像,王晶、文隽、刘伟强的最佳拍档相继逆流而上,但相比这些制作公司,反而是同期成立的寰亚,从小打小闹变身十几年后香港电影的龙头公司。

 

    寰亚能走到今日,创始人之一庄澄归功于专业,相对于“兄弟班”的经营模式,寰亚成立伊始,大到公司运营、股东分工,小至剧本评估、合约草拟,已经相当专业精细。正因如此,从“七武士”创业、成龙加盟、到林建岳入主、扛起北上合拍大旗,寰亚的沉浮堪称香港电影产业近二十年来的风向标。

 

    如果梳理香港电影业的脉络,七十年代主流是邵氏与嘉禾的对阵,八十年代弄潮儿是新艺城和德宝的崛起,九十年代中期至今,则以寰亚的发展最具代表性。若然如此,不妨听听寰亚执行总裁庄澄以发起人的身份和执行者的视角讲述这家公司的来龙去脉……

 

庄澄回首:“后港片时代”之“寰亚”成长史(上)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七武士”创业:除了没导演  哪个岗位都有

 

    “七武士”是我们自己开玩笑的称呼,指的是我和钟再思、马逢国、冯永、廖永亮、陈子良、Nick James七个在卫星电视(1991年李泽楷创立)打工的同事。卫视有一个姊妹公司,叫综艺产权。卫星电视透过这个公司从嘉禾和金公主买了差不多600部戏做片库,做发行。还有就是拍电影,我跟冯永、马逢国就是负责电影制作。后来卫星电视卖给澳洲的默多克了,我们几个人就跟卫视说:“我们也要离开了,但是可以帮你们把综艺产权的电影发行。然后我们拍戏也卖给你们,好吗?”他们觉得反正要用人,这样最好,所以就有一个合约,我们就成立了寰亚,那是1994年。

 

    香港电影那个时候很差,因为80年代、90年代,我们拍了太多嘛,每年200多部。太好的环境时候,比如有刘德华的合约就可以去台湾拿几百万回来,再到东南亚拿一两百万,就可以拍,基本上已经赚钱了。所以越拍素质越来越差,香港观众也觉得越来越不好,电影市场就越来越坏。我们成立寰亚的想法是,不拍烂片,拍一个戏出来,你们观众可以说不好看,但不是烂;你可以不喜欢,但不会觉得我骗你。从94年第一部《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很成功开始,后来的几年下来,香港的观众也觉得,寰亚这个公司拍的电影还可以看,这样就是我们打造品牌的策略。

 

    我们七个人来自不同的领域,其中一个以前在无线电视TVB做助理总经理。现在无线有三个总经理,以前是一个总经理,下面三个助理总经理,他是其中一个。马逢国以前在银都搞电影制作;我是创作跟宣传;冯永以前是新艺城总经理,也做监制;另外一个做戏院的发行,还有两个分别做财务和计划书。每一方面都有不同的人负责,这跟所有以前香港的电影公司都不一样。以前是怎么样?一个大老板,比如邹文怀、邵逸夫、向华强,他们请人来拍戏;或者是几个导演,比如以前的电影人UFO,陈可辛、李志毅、张之亮全是导演或创作人。新艺城七个人只有施南生一个搞行政,其他六个都搞创作。

 

    所以,这样的组合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我们除了没有导演之外,每一个岗位都有,发行、财务、宣传,要是我们每一个部分都比较专业的话,会怎么样?还有,我们在卫视做买卖嘉禾和金公主电影版权的时候,就觉得香港的合约太不好,不完整,我们就参考外国的合约来做,兼顾得比较好一点。所以寰亚开拍戏的时候很麻烦,外面的导演说,寰亚那个合约全是英文,怎么能签?不能签!还说里面有一个人很麻烦,姓庄的那个,剧本什么都要管,不要跟他玩了。后来慢慢就习惯了,慢慢觉得他们都不是来害我们的,后来大家都有信心了。

 

初期主打口碑:《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创纪录

 

    最早是卫视给了我们一个少量的定金,所以《我和春天有个约会》还没谈下来拍的时候,我们几个合伙人互相问对方“你有多少?”我记得我说没多少,但我可以拿几万块出来。7个人嘛,每个人先拿一点出来垫上。自己掏钱来做,在发行、宣传的时候就很用力,因为都是自己的钱嘛。确定一部电影值不值得拍,主要是我们几个电影人,马逢国、冯永和我,去跟人家谈,可不可以拍?可以拍我们就要做一个发行回收计划书,大家来通过,这样。

 

    《我和春天有个约会》300万拍,没有明星能得2000多万的票房,这个纪录香港现在似乎也没人打破。这部影片其实改编自同名舞台剧,当时舞台剧比较成功,做了50多场,里面有4个女主角。看过舞台剧的人都知道这个戏是很好的,很多电影人也都想买这个剧本。《我和春天有个约会》舞台导演叫古天农,编剧是杜国威。杜国威拥有剧本版权,他说这个舞台剧我想拍电影,但是我不想换演员,这4个女演员我想用。那些导演就说,不能用,她们每个都是新人,没名气,演得是不错,但谁来看呢?舞台剧还成,但拍电影不可以这样子,所以一直谈不拢。高志森说,他可以用那四个女演员,我们也觉得可以。我们看到她们四个人在舞台的感觉,好像一个真的朋友关系,因为大家都不认识她们,所以就很像真实的故事,这是有卖点的。还有就是,很红的大牌演员,没有她们的经验,她们做了50多场,光彩排都不知多少,所以我们觉得,化学作用是很大的。

 

    戏拍了,但是怎么叫人去看呢?我们想了一个方法,当时电影已经开始低潮,我们就在每个星期六的四点做一场,先做几家,两三家戏院,然后是五六家。第一个星期,两三家,差不多没人看,也就几十人的上座率,我们一看,唉,很惨。慢慢,第二个星期就多了一倍。当然我们也要宣传,报纸每天都换广告。后来第三个星期,比较多了,那时候戏院比较大,里头有一些观众说,看来应该是文化水准不高的,满口脏话的,“哎呀,太好了,但是很可惜没有演员,不能成功啦,”他们看完以后,我又听到在戏院门口的买票的几个年轻人说“这个戏怎么样?我们时间很宝贵,看这样的戏不知道好不好。”我就跟一个年轻人说,保证好!他们就说你是谁?这部戏就是我们公司做的,我在外面等你,不好看退钱给你。真的吗?你真的在吗?后来他们看完出来,跟我说真的好看!

 

    那个时候我们宣传也很多方法,因为我做宣传很久了。但每天换报纸广告这种做法,其他同行就警告说,这样的宣传不行,每天换,换的太多,人家不会看。还有这样的排片,每个星期都做,这样口碑不会出来的,太少人看了。后来到第五个星期,已经很多人看,后来一开画,都已经不得了,大片一样,公映的时候戏院有20多家,后来口碑都很强。

 

    寰亚初期是怎么样一个公司呢?有些时候商业很成功,大部分时候艺术上很成功。我们就给香港的导演建立了一个信心。我们拍《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的时候,很多朋友知道我是做电影的,但不知道这个片子是我们拍的,还跟我说有一部戏你这个拍电影的你一定要看,就是《我和春天有个约会》!所以从那个时候,我们就慢慢做起来了,

 

    那个时候因为资金不够,寰亚拍的戏比较少,主要是小制作文艺片,打口碑的。由马逢国牵线,我们跟内地合拍了一些文艺片,比如谢飞的《黑骏马》,我看完以后就想哭,因为拍的镜头基本上你想不到更好的镜头,太厉害了。那个片子拿了柏林的银熊,还有何平的《日光峡谷》,也在柏林参展拿奖,那个是我监制的。后来还有一部戏叫《归土》,导演是梁本熙,以前我是他的编剧,所以他一定信我,冯永是他老师,真的老师,无线电视做训练的时候他当老师。所以就很有信心。我们就做了《归土》,到了黄土地去拍,拍完之后可以去柏林参赛,虽然没拿奖,但很高兴。《归土》那么小,也是不到300万,国内拍的,还能拿到柏林参赛。人家就注意,这是怎样的一个公司?这么厉害!

 

    注:八九十年代的中小型香港电影公司,若非名导演创办,便是旗下拥有签约导演或艺人,如寰亚这种只以投资宣发项目主的平台,又没有财力雄厚的金主背后支撑,只能靠打造品牌杀出血路,但如何与导演沟通,甚至说服对方,当然需要专业技巧,下一章将会以陈嘉上的《野兽刑警》为例。而“七武士”的相继离开和成龙、林建岳的先后加入,则为寰亚日后的发生带来困境和生机……(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2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