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

曾经混迹录像厅的小弟,如今有机会当面向昔日台前幕后的偶像请教,崇敬之心不减,八卦之心不死。正所谓“风流总被风吹去,风情幸与同好说”,索性就与众影迷一起爽了吧!

网易考拉推荐

不知细叶谁裁出?胡大为、林安儿揭秘“夺命剪刀脚”(一)  

2012-02-01 10:4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人人都可以随时用手机、DV拍片的年代,电影梦触手可及,大不了将自拍视频放到网上共享。但问题随之而来:若拍片追求专业水准,则必需拍摄和剪片两样基本技能。曾几何时,“剪接”对影迷颇为神秘,光是探究何谓“蒙太奇”已让我等着迷。当今电脑时代,有软件有素材,剪片倒是方便了,手法却难修炼。一部影片的叙事节奏、视觉冲击、主题呼应大多要靠剪接来完成,据说剪片高手可以化腐朽为惊奇,变平凡素材为神来之笔,只是这样的“夺命剪刀脚”深居幕后,现身说法的机会不多。小弟有幸,先后得遇胡大为、林安儿两代金牌剪接,聆听他们多年浸淫香港电影界的离合经历,受教剪片这门手艺不断变化发展的专业心得,获益匪浅之余,也不禁感慨时势造英雄,老一辈的传奇不可复制……

 

    以下就由胡大为、林安儿讲说香港电影剪接的历史和经验,如无特别注明,均为二人口述。

 

                          入行:学徒时代

 

【胡大为】义结吴宇森,夹在张彻刘家良中间

 

    我中学时已经拍实验电影,已经领略到剪接的神奇。那时候没有钱,就把吃饭的钱省下来,再到处找朋友借钱,买胶卷,胶卷很贵的,舍不得用,拍了又舍不得剪,最不舍得拍慢镜头。有一天,我拍马路上的路人动态,很多人见到我拍,都望着镜头;另外一卷我拍一个流浪汉在垃圾桶找东西,我把两段剪到一起,就变成另外一个故事,从此我开始领略到剪接。那时大概是十三四岁。

 

    我17岁已经肯定自己要做电影了,有天看到《星岛日报》登邵氏招请剪接学徒的广告,朋友开车载我到清水湾见工,哇,应聘剪接都有三百多人排队,但最终只会录取三个。剪接主管姜兴隆考我:知道剪接是什么?我说,是不是像裁缝一样,把不同的衣袖领子做成一个衣服。他说,你想错了,不是这样,就走了。我心想死了,但觉得是对的,电影就是这样嘛,远景就是一个衣袖,一个ending就是裤子,凑在一起嘛,结果一个礼拜后邵氏打给我,被录取了!

 

    我是1970年12月进的邵氏片场,那时我十八岁,爸爸开始不许我去,觉得那里什么人都有,我因为很爱电影,就跟他商量,你给我去,我答应你完成学业,晚上去北角完成大专,不能半途而废嘛。在邵氏做学徒,说一年半可以做正手,但没有人可以一年半做正手。我师傅是郭廷鸿,张彻的片都是他剪,但他也没怎么教我,常常骂我,哎呀,怎么那么蠢啊。麦子善是我师弟。李翰祥自己是一个剪接很厉害的导演,你看《乾隆下江南》,乾隆走上斜街的时候,他知道什么时候剪全景,什么时候剪中景,跪下来,差几格就是几格,知道怎么控制掌握节奏,高手!李翰祥家里有台剪接机,你问梁家辉就知道。张彻不懂剪片的,我们常常是剪好十本,抬到老板的放映室,然后请他过来看。张彻通常坐在放映室最后排最左边单人的座位,好像有个说法,他就坐在那里。吴宇森坐在最前面最右边那个角,跟他师傅有一个阶级的观念,我就站中间。他们每天拍戏太累了,回来看片,看到一半,就呼呼呼睡着了。吴宇森那时候是张彻副导演,我是剪接的副手,张彻从来不到剪接间,他拍了乱七八糟的镜头,郭廷鸿也不理,都是吴宇森拿着剧本晚上来剪接室对,把素材一一放好,第二天郭廷鸿就过来剪。晚上没饭吃,我加班就拿苏打饼打发,没有味道的,看吴宇森没吃的,就问肚子饿了没有?我俩是一起啃苏打饼建立的友谊。

 

    第一年进邵氏学徒,人工是三百块一个月,我给老妈两百块,自己用一百块,六十块用来看戏,全是看欧洲电影,比如梅尔维尔的《独行杀手》,吴宇森看什么我看什么。后来我们合作的时候,大家看的都是一样的戏,就有默契。吴宇森那时很瘦,好像戏院的黄牛一样,常被郭廷鸿骂,都叫他法国飞嘛,他赚得也很少,是六百块一个月,钱全用来看电影和买酒,他很勤力的。

 

    《神打》之前,其实我剪了很多片,但悲哀的是,全都是署名郭廷鸿,每次他给我几百块,那时候给你五百块很厉害的,但有时候也不给。我最满意的是《洪拳小子》,好看,死的时候拿着鞋嘛,《洪熙官》也是我剪的。76年刘家良和张彻分家了,刘家良第一部我剪,香港很多导演的第一部都是我剪,刘家良、唐基明、黄志强、蔡继光、杨凡啦,还有徐克的《蝶变》。后来《陆阿采与黄飞鸿》提名了金马奖,但那一年我开始觉得邵氏步伐很慢。邵氏环境很好,有树有山,吃完饭走一走,下下棋,踢踢足球,但未来的十年是不是也要这样过呢?再加上两位导演中间,刘家良是我剪,张彻也叫我剪,不知道怎么取舍,就出来去无线电视做剪接了。TVB有动画节目、一小时的单元剧,连续剧,包袱很快,节奏很快,讲话很快,反正就是我喜欢的地方。三个月不到,全部都要胡大为剪,音乐片要我剪,动作片也要我剪,喜剧片也要我剪,因为他们要下订单,剪接房大概有七八个人,但主管每天看到的订单全都是要我剪,很有满足感。但这样下去,就感觉像妓女一样,什么都要接,到了79年,就离开无线电视出去闯了,开始专注电影了。

 

不知细叶谁裁出?胡大为、林安儿揭秘“夺命剪刀脚”(一)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林安儿】剪接拼脑力,谁说女子不如男?

 

    70年代,就是我师公郭廷鸿的时期,大公司能找一批人和团队不停拍,不停剪。到了80年代,有小公司,有新兴导演,他们就会偷偷找胡大为帮剪个片,广东话“秘捞“嘛。我师傅麦子善和师伯胡大为慢慢就发现,原来在外面干活可能比里面更好更赚钱,就跟大公司脱离这种雇佣关系。

 

    90年代以后,我们做剪接的都没有固定的公司,只有固定合作的导演,比如这个导演在这个公司开,他们就去帮忙。大家都有不同导演的合作关系,比如邝志良开始是跟德宝的张婉婷这一系列导演很熟,张嘉辉最早是在新艺城,所以跟这一系列导演很熟。正东的戏都是我剪的,但也不是跟正东签了所谓公司约,完全是大家信任,崔宝珠李连杰的片一定是你林安儿了!曾经有一部正东的电影不是我剪的,陈嘉上的《精武英雄》,他比较喜欢陈祺合嘛,我跟宝珠说,这个是对的,不能用公司的制度控制导演的创作空间,他有固定的合作伙伴,你逼他一定要用我,可能出来效果不好。所以,大家以为我是正东的长期员工,其实不是。

 

    我入行最初是做资料搜集的,当时黎大炜刚到宝禾,想给洪金宝组一个团队。他以前是麦当雄那边的,喜欢新鲜血液,想找一些小孩,我们七个人从不同学校地方过来做学徒,每天看好多片,黎大伟让我们开会,把故事里的内容架构桥段都摘要写出来,什么过瘾,哪个桥段好,马上放出来。当时麦子善也在宝禾做后期总监,正好《东方秃鹰》要做宣传,宣传部需要洪金宝所有以前拍戏合作的女明星的片段,麦子善赶着要收工,去外面秘捞剪片嘛。因为我是唯一念浸会大学传理系,也是惟一会用剪接机器的,他就说,那你来,很简单,今晚帮我搞定。我很兴奋,就让管货仓的女孩把素材送到剪接间,在洪金宝导演的私人剪接间弄这个事情。我一看,所有的片堆起来比我高比我重,整个房间都是,就傻了;中间也没有想得那么简单,错误百出。那晚的剪接是噩梦,到了十点才真正静下心来,比较顺的开始剪这个宣传片。以前没有概念,以为戏一定是正常play的,原来可以倒?怎么可以停?就觉得很神奇。看洪金宝打,原来他根本没打着,都是接过来,这是替身啊!

 

    就是那天改变了我的一生,麦子善觉得我做得很细,就问有没有兴趣学剪片,没钱的啊,只能给你车钱,后来我就开始跟他开工,跟他去秘捞了。我这条路别人看来很容易,其实比较难的,当初我念传理系(类似国内的大众传播),爸妈已经很不高兴了,我真的入行,跟家人矛盾越来越大,他们比较传统的,认为做电影这个行业的,都是坏人,戏子无情嘛。这样纠结了一年的时间,因为经常晚回家,妈妈觉得晚回家都不是好人的工作,有一天她说,你还要坚持这个,就断绝母女关系。当时我还是年纪轻,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第二天拿着身份证就离家出走了,有十年没回家。林安儿不是我真实的名字,我曾经发誓,如果这三个字不能响的话,等于我妈没看错。我也不敢用原来真实的名字,省得妈妈认为我沾污了家族的名望,总有一天我会证明给妈妈看。当年香港也是有性别的歧视,我是全香港唯一女孩子做剪接的,在洗印厂经常挨欺负,我也晓得老剪接师不是故意去玩我,只是觉得不可能有女的会成功的。我没有邝志良和张嘉辉那么容易,邝爸爸就是剪接师,张嘉辉也是传承下来的,我是那个年代真真正正念完书,有教育背景,还是个女的,在洗印厂里做下来的剪接师,我就是要证明给大家看,其实剪接是需要脑,不需要力气,为什么女的不能做?我真的有十年没打电话回家,等到慢慢有我名字打在电影上,也开始陆陆续续获奖,就第一个电话打给弟弟,试探一下家里怎么样。当然,电话里我们俩哭了,然后就回家吃饭。父母都很开心。

 

不知细叶谁裁出?胡大为、林安儿揭秘“夺命剪刀脚”(一)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胡大为】

    女剪接师其实比男的好,好莱坞女剪接很多,包括剪《沙漠枭雄》(又译名《阿拉伯的劳伦斯》)的都是女的。因为女剪接师会像一个母亲把电影当小孩一样呵护,但还是太少了,林安儿是香港唯一一个。(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