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

曾经混迹录像厅的小弟,如今有机会当面向昔日台前幕后的偶像请教,崇敬之心不减,八卦之心不死。正所谓“风流总被风吹去,风情幸与同好说”,索性就与众影迷一起爽了吧!

网易考拉推荐

不知细叶谁裁出?胡大为、林安儿揭秘“夺命剪刀脚”(二)  

2012-03-06 12: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细叶谁裁出?胡大为、林安儿揭秘“夺命剪刀脚”(二) 

 

胶片时代

 

 

胡大为

    因为《倩女幽魂》和《英雄本色》,香港都说,现在是电影工作室的天下,那是87年,,有很多年轻人都进去学习。我说电影工作室像一个大家庭,一个大厨房,大家互相帮忙,有演员就做演员,有剪接就做剪接。我在《倩女幽魂》做演员,剪接是余灿峰,他在港台上班,不能外面捞外块,所以不能署名,他们又赶得要命,就要我过来救火,最后署名是新艺城剪接组,是我上台拿金马奖的,其实是大伙的。

    电影工作室好多戏是我剪的,比如楚原的《大丈夫日记》。黄志强第一部(《舞厅》)是我剪,他用的第一个剪接很传统,我是把素材拷贝重新印过,重新剪。拍了一半的那部(《狂人》)我也剪过。还有他给电影工作室拍的《天罗地网》,我剪得节奏很快,就是那部戏我跟梁家辉变成好朋友。《笑傲江湖》也是我剪,一开始是胡金铨拍,然后许鞍华也拍过几场戏。叶倩文演任盈盈,她拍过几场戏,后来剪掉,换了张敏。素材非常,但有些戏联不上,剪得蛮辛苦。胡金铨其实拍得不多,还真没多少镜头是他的,就开始用了他几个空镜。

    现在剪接用电脑,以前是剪胶片,所以我跟胶卷是一个情怀,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以前剪接室堆满了胶片,我喜欢胶片的味道。说个剪胶片的故事给你听,邵氏时代,李翰祥自己剪片,把三千尺的胶片一个小时的素材剪成三分钟,做完跟旁边的剪接助手、一个小伙子说:光仔,我现在去休息一下,你把我剪好的整理一下,明天你把我剪好的放给我看。第二天一看,哎?还是那捧三千尺,他把全剪好的三分钟还原到本来没剪的三千尺里面李翰祥疯掉了,还得重剪!所以剪胶片很费精力的!

 

 

林安儿:

    剪胶片的年代让我学会了什么叫三思而后行,胶片年代等于我们拍照片,拍了底片只印一个照片出来,剪烂了就没了。不像你用电脑,这个版本不好重剪,挪一格长一点短一点太容易了,所以他们就没有这个三思而后行的锻炼。当时我们不能剪片,只能坐在老师后面,看他把两个胶片放在机器上面,这个要的,抽起来,挂起来,就完全像砌图那种,把所有一片一片的放在架子上。今天拍了哪些素材师傅觉得要的就拼起来,万一发现如果这个画面接那个画面不好看,或者剪接点不好,就好惨了,又要把原来的放回去,再重新找一帧半帧。像徐克、程小东,一拍几十万尺,那些胶片整个房都是,为了一个画面的一帧往回找是很辛苦的事。所以当时我们在某些电影已经出了拷贝,胶片没用了,师傅说你们想学习的拿去剪,试一下怎么剪。我还记得我对着机器拿着刀,因为剪一个地方必须用蜡笔在胶片上画一个记号,真正要下刀的那一刻,确实是一个很大心理压力的,剪还是不剪,下了一刀就没有回头路,就像杀人一样,第一刀难下,能下,第二刀,第三刀,第四刀,往后,必须对自己的眼光准确,多一帧不要,少一帧也不要,剪胶片这种手起刀落完全是武侠片的感觉。

 

    现在我跟胡大为聊,第一个确定就是蜡笔在胶片上面做记号,做完还必须拉到剪接机器上,准备真正要下那一刀,这是第二次给你考验确定,你还可以犹豫,我不剪,往回再看。最后必须要下那一刀,这个训练对我们很重要,所以为什么我们老一代对自己的剪接点是很纯熟的,现在我闭着眼看电脑剪接,选那个入点和出点很快,我只是去选画面的感情,不再犹豫是这个画面的前一帧后一帧,这也是当年对胶片的感情。

    有一个小插曲,我为胶片的一帧半帧哭鼻子。是程小东,当年他脾气不好,性子急,有一次他拍《倩女幽魂之道道道》之类的,同时电影工作室还有《黄飞鸿》。本来两个片都是麦子善剪的,可是麦师傅通宵刚做完徐克的片子,回去休息了,师傅说你留在这边等小东回来,看看他那边有什么需要,可是我也是一个晚上没睡觉啊。过了一个小时,小东来了,当然不高兴,师傅不在徒弟在,那我回来干嘛?小东自己也会剪,就坐在机器旁剪。他就选了一段递给我,我就帮他分类,这个是一人跳,那个是两人跳,一个是往左跳,一个是往右跳,原来他们根本不用直接去打,而是把这些剪出来,给你呈现出一种全新的武打片画面。他拍的就是这一种,怎么把这些东西组合在一起,这也是我当年从他身上学会。但作为一个剪接助理怎么能跟上他的思维,为什么他选这个?在没有找到逻辑之前,就按照画面分类,往左跳,往右跳,一个人跳,两个人跳,帮他分好了。程小东说,往上跳,一个人跳,往左跳,我就想到,我想到你想要的了,我找到我们沟通的方式,觉得发挥了自己的作用了。等他并好了,有一点架构,开始修,程小东完全不给面子,这个后面长了两帧,他就咔一刀,两帧扔在地上,我说导演不能扔啊,你扔我找不回来,万一将来并回来怎么办?师傅会骂我。师傅会骂你?他就更生气,他本来就该休息,让师傅来剪嘛,越说越生气,再扔四帧,越扔越多,我就在下面捡,一滴一滴眼泪滴下来。程小东知道我在哭,就说,我也不是骂你。不是骂我不骂我的问题,是我的责任问题,师傅说这是不能丢的呀,丢了很贵呀!导演你千万别再扔啊,再扔就扔这个盘里啊,我还要把它贴回去啊。因为整个过程,比如这个画面,真的缺了一帧,整个拷贝将来去录音的话,缺一帧整个同步会有问题。为了这一帧,你要重新去挑这个底片,在洗印厂重新印出来,印完加回去,整个时间两三天,花不起的,完全不像现在用电脑,多一帧啊,半秒的事!所以当时我为了一帧一直哭,程小东就安慰我,算了算了就这样了,我不剪了,走了。

 

 

 

电脑剪接

 

 

林安儿:

    相比之下,电脑剪接太快太容易,会犹豫到底还有没有其他做法?当然对青年人来说这是一个方便,但也给年轻人一个坏的习惯,对于落刀,三思而后行的锻炼没有。对我来说,也是带来方便与不方便。曾经有一段时间被电脑毁了,因为它太快,也因为导演觉得电脑剪片是一件很快的事情,所以催得很快,连基本的重新构思的时间都没有,所以我曾经有一段时间也是偷工减料。算了,不看了,都被催得要死了,基本拍的那些画面的台词都没听完,只能靠自己之前的熟练,剪出大概架构先应付导演,结果漏了很多能用的画面和细节。两三个片下来,我猛然觉得,这是我做剪接的初衷么?我不需要赶哪!我不要做一个赶的工艺,我想做创作。从那次之后,我就跟所有导演说,所有片我不用助理,大片例外了,从第一稿粗剪到最后精剪,都是我一个人的,我必须把所有画面,哪怕是OKNG条,所以导演拍完之后可以先休息一个月,给我时间从头到尾补一下,如果你没这个时间,赶着上映的话,不要找我。我也因为这样的态度推掉很多戏,这几年国内电影有一点不很正常的发展,“我有钱,找一个人可能剪了这一版不好,可是前面的时间都花了,后面要赶着上映,我给你两个星期你帮我赶,你要多少钱?”我说不是钱的问题,两个星期我不做,三个星期也很为难,我收了你的钱,我自己的功课根本没做好,要钱干嘛,情愿不要。谁不爱钱,我也爱钱,但如果我随意的做完了,又有什么意义呢?二十岁的时候,是什么东西都不能推,那是萌芽期,面对所有不同的机会都不能错失,哪怕好片坏片都要做,只能在里面去学习。当你过了那个阶段,就可以慢慢展开来,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是说我现在挑戏,我要感谢之前所有前辈给我的机会,我要把我这些经验回馈给年轻人。

    去年做《恋爱通告》,特别高兴,我跟王力宏的合作方式是网络剪接。他拍完心情太紧张,又迷茫,马上回美国老家休息去钓鱼。我说你也轻松一下,剩下就责任交给我吧,我先剪了一小段,就通过skyper传给他,没想到这个做法变成我们整个片的沟通和交流,他也是年轻人嘛,喜欢用这种。后面就是我剪好一小段就发给他,他看完写一些意见,然后说哪里想换哪一条。直到一个月后我去台湾,真的两个人坐下来面对面,但我们已经成了很好的朋友。

 

 

 

现场剪接

 

林安儿

    现场剪接是一个新兴的行当,我们年轻的时候剪胶片,哪会有现场剪接?是什么时候开始呢?还是香港人。他们比较着急,到国内拍片,就没有以前当天拍当天洗印第二天剪接师就剪的节奏和效率可能在云南拍,然后把胶片运到北京去洗,洗完再转磁,回来可能两个星期,他们就会紧张,到底我拍出来会有漏镜头或者怎样,就直接用现场摄影机给的信号,采到一个机器,剪接师临时搭一个架构,给导演看,大概是怎样,有没有漏的东西你知道电影圈是很小的,一传十十传百,这个很有用,我必须有一个现场剪接,后来导演就要求剪接师现场参与,好快一点,拍完剪完,就可以收工了,慢慢就多了一个所谓现场剪接的岗位。

    我也曾经做过,投名状,程小东第一次跟陈可辛合作,也可能李栋全也不大了解程小东拍的那种比较跳跃的武侠,程就找我过去剪了一个月,我直接就现场的信号每天帮他大概捋一下,然后剪完重新弄,他们请我去做现场剪接,当然价钱是很贵了后来我跟朋友一起聊这个做法,有好处有不好处,做现场剪接的好处是时间会逼着很快过滤很多素材马上搭一个架构出来,但长期累月下来,对一个不好的锻炼是,的思维空间很窄,因为会被现场拍的东西或当天拍的东西有限制,等于我今天拍了这个画面,就是第一个画面,就会有一个先入为主,觉得这个一定放在第一个画面可是作为一个真正去面对整个片的剪接师,我会等那场戏所有素材回来,再重新捋一遍。我永远认为,剪片像一个拼图,整个片有很多小方块,如果一开始整个拼图只给你三块,你就死命想这三块放哪里人就是一个矛盾,不愿意放弃之前建立的东西,万一如果有一个块新的拼图过来,比你现在拼得更好,你也很难放弃自己的。如果一开始,这个拼图所有零零散散的素材都已经给你,你是从宏观的角度看,到底哪一块拼哪一块是好一点,那你的思维就是不一样的。当然,跟同行讨论这个问题还是有分歧他就说现场剪接,马上剪完,导演马上知道结果,将来真正的素材回来我替换就好了。我说替换就不行,那就是永远看一个事情只有一个观点,我们作为一个艺术的有创作成分的工作人员,看一个事情,这个杯永远是方的,那你的生活世界永远是方的。

 

不知细叶谁裁出?胡大为、林安儿揭秘“夺命剪刀脚”(二)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最快的剪接

 

 

胡大为

    我最快是七天,徐克的《打工皇帝,从关机到混录完成,出拷贝,其实七天都没有

 

林安儿

    我应该是最早的现场剪接,当年《方世玉》、《太极张三丰》时,他们是直接把机器搬到宾馆因为拍戏,剧组会一块住到一个宾馆我们剪接师都在宾馆,只是当时我们不是要坐在拍戏现场,素材洗印回来,然后马上在宾馆去剪,剪完给导演去看拍摄三个月,我其实一直在剪,最后定版是一个月。胡大为说从拍摄到定剪只用五到七天,其实是说从第一版到定版确实有一段时间这样的,可是第一版之前也是有一个过程的,所谓五到七天是有了第一版,然后五天之内定版香港当年的后期是很快的,我曾经试过一年剪十二个片,同时间三个四个,早上爱情片,晚上做恐怖片,然后枪战片,一天转三个脑袋。有好有不好,也是因为当年这个训练,逼得你不能回想,去想不同的东西,转得很快。(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