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日志

 
 
关于我

影评人

曾经混迹录像厅的小弟,如今有机会当面向昔日台前幕后的偶像请教,崇敬之心不减,八卦之心不死。正所谓“风流总被风吹去,风情幸与同好说”,索性就与众影迷一起爽了吧!

网易考拉推荐

狄龙说张彻(下) 船过水无痕  

2013-01-03 12: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狄龙说张彻(上):伯乐不常有

 

狄龙说张彻(下) 船过水无痕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大将之风  扶持新导

 

   跟张导演去台湾拍《八道楼子》(1976)、《海军突击队》(1977)、《少林五祖》都是用台湾最好的武行,利用台湾最好的条件。最让我难忘的是《八道楼子》。那时候爆破都是用TNT,结果我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演员被炸死。因为我们都要算准,要跟军人练习怎么扔手榴弹,怎么匍匐前进,练劈刺都要受基本训练。片场我是不用替身的,旁边人就忽略了危险性,走几步靠心算,等爆破之后,轻一点再前进,那个演员心急了,到了爆破点,整个炸飞就死掉了。当时副导演过来说,报告导演,我们这部戏不幸阵亡一个演员,张导演楞了一下,完全很震惊,他走过去,看了下镜头,最后完全大将之风,人已经死掉嘛,整个炸的都空条了,肠子都出来了,都没办法救,只能处理他,副导演已经哭得不行了。那一场感觉让我觉得,他是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这种大英雄的气势,这种修为,让我感觉很深,这是第一次。

 

第二次是在泰国为一个戏宣传,大家下车,有一个人把车门一关,把他的手夹在那里,等把手弄出来,戒指整个渗进皮肤去了,他一声不吭。很经典的一次,普通人无法了解。我们跟他一起生活,也没法了解,他个人看得很淡泊。他应该是政客?还是大导演?我说他选择大导演是对的。

 

他鼓励我做导演,那时我觉得还没成熟,经验跟做导演还有一定距离,我是不敢的。他说既然姜大卫已经做导演了,你也应该做了,这是很公平的,每个人都会有成功失败,你不踏出这一步,你是永远不会成功的。我了解我并不是一个学问很高的人,而且这么多年在电影圈是在补课,姜大卫从小在电影圈混打,他妈妈、他爸爸都是电影人,对他来说,有一个潜台词,他做导演是顺理成章的。他导一部叫《吸毒者》(1974),《吸毒者》我演的,我是导一部《电单车》(1974),他演的,对调嘛。后来姜大卫又导演过好几部戏,我也再导一部《后生》(1975).但我了解到欲速不达,还是太年轻了,做导演没掌握到很多重点。做导演必须要有做导演的条件,兼顾的事情太多了,灯光方面认识,摄影方面,对出来的片子怎么剪辑,宣传音乐方方面的,还有怎么调教演员的戏,太多方面,所以平心而论没有到位。没有到位就单纯做演员吧,这样会舒服很多。所以后来我跟导演说,完成这两部戏之后,安心做演员吧。  

 

《少林寺》(1976)是我们带动新的梯队,后面就是郭追、江生他们这一代了。我们那时候没有管太多,其实那时候也是很矛盾的,一拍完戏就玩、打保龄、去拍拖啊,去喝酒啊,也不会很周密的想很多。但是没有张导演的帮助呢,绝对不能延续到今天,无论是演技方面还是经济方面,没有他的支援,没有他的帮忙绝对不会有今天的成绩。所以我就讲,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

 

 

晚景凄凉 误会狄龙

 

张导演也会遇到一些问题,就是观众的接受能力,这个接受能力是国民的鉴赏指数。为什么大家这么捧外国血腥电影啊,日本那些,我们已经超越了它,反过来我们妄自菲薄,他完全是大师级的嘛。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看着他很多戏,然后再模仿他,拍出一些与众不同的电影,他带领潮流的,真的是一个很了不起的电影制作人。中国现在开放了,张导演也是曾经到内地去,拍过几部戏,戏名我也忘了。你要知道那个人的气势会走运一条龙,失运一条虫。同样的东西,观众已经是长大了,所以他就离观众远了,后来体力方面也是走下坡。

 

如果他在挣钱的时候,会理财,会处理后续的事情,晚年不会太凄凉,但他全部都花在电影上面。他也不是中风,但已没有走路能力,扶他的大陆人没有工作证,出去买菜被抓到了,香港政府把这个人赶走。他写一封信去有关部门,说这个人是我的拐杖,难道对服务一位老人这么多年的人,你们都不肯网开一面吗?我觉得这个事情给他一个很伤心的打击。这个大陆人走了之后,他在家里,除了他之外,没有人再肯服侍他。

 

后来我有一天去看他,那时候他已经生病了,他等在客厅很久了,他耳朵已经听不见了,不能对话了,就写字。我看他在洗手间很久都没出来,原来坐在那里睡着了。我就想到一首诗:“佣赁难堪一老身,皤皤力役在青春”,老人家体力什么的都不行了,所有的大头各走一方了,他老人家一个人守着那个位置,“林园手种唯吾事”。他帮助我们,提拔我们,把我们好像一个苗一样守着,“桃李成阴归别人”。但我们各战四方,结婚啊、买房子,王羽、姜大卫、陈观泰都不在他身边。所以后来我老劝他齐身而退,优雅的下楼梯,安享晚年,甚至住安老院。我送给他十万块,这十万块是不够的,但是我一份心意,我劝他退下来,不要再管电影圈的事。但他误会了,以为我嫌弃他,就留一封信,写给我。

   

                                    书信正文

阿龙:

     道理是有两面的!我要“安享馀年”的先决条件是要有钱!没有积蓄就要有收入,否则连开饭都有问题,怎么“安享馀年”?!我有屋住,因为是邵氏的职员,水、电、伙食要钱,雇工人要钱,看医生吃药也要钱,没钱怎么养好身体?邵氏除免费的屋子外,还有些工钱拿,主要靠中国星给的月薪收入。

靠别人同情救济是不能长久的,长贫难顾!仍要人家觉得我有用!如果“唱”我年老,应不做事养生,就无异断我生计!住安老院就破坏形象,给人以老而无用的感觉,再说也要有钱住才行。

所以,我目前的“用处”已很少,足不出户,只联系一些“有用”的大陆关系,是仅有的“作用了”!中国的政策在开放中,只能盼望入世之后增加商机,排拒对我不利,更使我变得“无用”了。

我不太会积极参与,但不能一事无成。道理至为明显。我不会太麻烦朋友帮忙,但希望朋友理解,我不是有福不享,在自找麻烦。我现在没有西医能治的病,看中医,吃中药调理身体,也很贵的。

为做一点点事,所以还要有助手,助手贤仔是旧日邵氏同事的儿子,我要付少些津贴给他,现介绍给你,可以同你通电话联系。多谢你关照,祝日安。

 

                                          张彻   2001.11.26

 

他说“多谢你关照”,我觉得已经排外了,好人难做啊(哽咽)。他觉得我嫌弃他,其实他不了解我,真的(抽泣)!后来他病危,我去医院看他,看见他没事,他最喜欢吃蛋挞,说过几天出院,我就去拍戏,拍《还珠格格》,几天之后,老人家就病逝了(长叹)。

 

 

船过水无痕

 

他跟我之间,有几件事情是我必须要讲的。有一次台湾要搞他,因为他把一个片子重复卖了,走投无路要上法庭。他打电话来,阿龙,我需要你签一个文件。我说什么文件,他说比如片酬啦,你拿了我多少钱,你给我拍了几部戏。我说我一毛钱都没拿你的,导演请原谅我,就是我得罪你,我都不能签,因为这是违法的,影片我是免费给你拍。后来他回来香港,再去拍《义胆群英》(1989),是李修贤做监制,拍了两天就把我拿掉了。当时我生病了,牙齿全部要做手术,我拿医生证明给导演,说我必须要停掉,不能拍打的,先停掉我十天,让我先做好了手术,李修贤觉得麻烦,不能等,就把我换掉,让陈观泰来演我这个角色。当时是吴宇森导演,我看那个剧本之后,就问吴宇森,我说我戏中角色的太太最后跟姜大卫走,为什么我使她这么厌恶?我有什么缺点,你一定要让观众同情,让观众理解,不然的话这个拍出来会浪费。他不信我,吴宇森当时已经拿了最佳导演,没有商讨的余地,他完全就是戏已经定好了,不改,我说不改的话没有说服力,就算我是变态的,虐待他都可以。后来没有给我回复,把我换掉了。

 

有时候我会想,张导演是不是这样一个人?把路边的石头随便拿来磨光它,磨滑它,证明他有这个能力?因为电影圈我觉得是只有名利,没有人情的嘛。后来戏拍完,他送我一个小金牌,上面写着一个“义”字。然后他就教我:“阿龙啊,船过水无痕啊”,我也口服心服。我知道他当时很需要钱,也不再怪他。后来我定期去看他,找人给他理发,买东西给他吃,送十万给他,因为我住的跟他近,还是很尊敬他。但是我要说,他在不顺的时候,他经济上的缺乏,已经是众叛亲离,都散掉了,这是典型的一个电影圈的悲剧人物。

 

张导演是我一辈子的恩人。导演有他困难的时候,有他面对生老病死,面对他的处境,哪怕是这么一个有学问的人,也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他对电影圈的贡献是不可否定的。他现在摆放他灵灰的地方是一个小盒子,这么大的一个人物,我每年都会去给他磕一个头。我觉得香港电影圈欠他一份人道精神,应该调配一些人手,医生也好、护士也好,照顾他晚年,这是应该的。有这个能力,没做到。我们目前在中国也是,什么叫做长幼有序?敬老护老都没做到,使人觉得很心酸。

 

电影圈是跟红顶白,一文钱迫死一个英雄汉。你做了制片,求人很多,求人要用钱。像李翰祥到北京去拍戏,一个门一个门去敲,很耗费人的体力。李翰祥导演、罗维导演老来都是力不从心,推动不了,没有钱推动不了,最后筋疲力尽,两位都是心脏病过去的。他们把一生投放电影,全部钱投放电影,不留余地啊。多说一句就是没有经营人生规划,老的时候对过去的光环不舍得。但是你看外国的老导演没有啊,他们老下来的时候很优雅,而且很出彩,可能这个制度。外国一个演员拍一百部戏,他一辈子享受一百部戏的版权,导演也是。但在香港,一拍完断掉了,所以无以为继,一文钱迫死英雄汉!

 

 

 

狄龙说张彻(下) 船过水无痕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张彻写给狄龙的信,狄龙认为恩师误解了他

 

  评论这张
 
阅读(378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